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12

作者:不如子衣|发布时间:2018-12-05 15:09|字数:2891

  公司开业那天,借着苏宇珏的名头,请来了许多明星记者和朋友,场面十分热闹。

  幼灵一身新潮的时装引来围观的人注目。短袖衬衫,黑色娃娃领,下身配百褶绸缎到膝的短裙,脚上是最近流行的镶钻高跟鞋,露出的腿又长又细。脸上笑而不露齿,端庄得体的模样站在人群之中十分醒目,

  宾客们带着礼品前来祝贺,幼灵站在门口相迎。舞龙狮在门前表演,红色的龙身舞动里,幼灵的身影时隐时现,人们伸长了脖子悄悄打量这位漂亮的女商人。

  来人络绎不绝,幼灵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苏宇珏到的时候,看到她在人群之中招呼一帮朋友入座,忙里忙外。精致的妆容,时髦的装扮,给人眼前一亮的视觉。

  他含着笑走上前,玉树兰芝的身影在人群中挺拔而出,幼灵一转过头就发现了苏宇珏,她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明媚。

  两人有四年多未见,先前创办公司都是通过电话或是写信联系,现下老朋友相见,幼灵激动地一时噎语,两只眼睛大大地望着苏宇珏忽闪忽闪。

  苏宇珏笑着道:“每次见你,你都能给我惊喜。”她变得越来越好了,内心真心为她开心。说话间,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下人,手里提着一堆礼品送上前。

  幼灵笑着接过去转过身递给服务人员,亲自引路让苏宇珏坐到前排的位置上。公司门前布置了舞台秀,为了给自家公司的衣服做宣传,通过苏宇珏请来的明星当模特儿展示衣服,这使得公司的名气得到了极大的宣传。

  一时之间,她的品牌成为上海名流们炙手可热的追求品。

  苏宇珏是这公司最大的股东,但却极少来公司,从不过问公司的盈利,也不问自己的分成得到的红利有多少,出于信任也是对她能力的肯定,完全把公司全权地交给幼灵打理。就这样,白日里除了要去大学教书外,只要有空,幼灵都会在公司打理财务,巡视运营情况。

  幼灵做事不亚于男子,手段雷厉风行,性格稳重果敢,在她的经营下,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兴隆。她变得越来越自信,从前那个经历的诸多打击和悲伤的自己是再也寻觅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个漂亮的新女性。

  苏宇珏说起她就一直赞不绝口,他曾跟朋友说道,“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初始见她只觉得是个孩子,只是在听她跟杜盛阳的谈话中觉得她有做商人的一些本事,有可塑之才。没有想到是她会有今时今日的风光,如此出彩,是她自己为自己活出了非凡。

  她的坚强和努力如同给那些令她不幸的人和觉得她不幸的人投来了一枚炸弹,叫人吃了一惊。看着吧,她以后只会越来越叫人敬佩,越来越叫人羡慕。”

  幼灵善于交际,苏宇珏经常带着她应酬,两人因为合作的关系经常在公众场所出双入对。有人便开起了他们的玩笑,“王玉如潘安,幼女出水灵,成双成对把家还。”

  这话从不当着苏宇珏面前说,没人敢。别看平日里苏宇珏做事重情重义,但翻起脸来如雷霆之怒,从他年少靠自己混帮派的事迹就可看出,能混到今时今日的地位,没有心狠手辣的手段是不可能的。

  幼灵也不知道这句歌谣,当事人都被蒙在鼓里。

  有一次苏宇珏请幼灵去茶楼听戏,那是有名的伶人顾晓梅最后一次登台,打算息影嫁人。又听闻幼灵喜欢听顾晓梅新编排的《红鬃烈马》,便包下场子和一帮商友们一起聚会谈生意。

  他们在二楼的东面包厢,窗户敞开,春风灌入,惬意而舒适。一低头就能看到底下台上对唱的伶人,点翠头面,青色水袖长衫,捏住嗓子发出细腻悦耳的唱音。幼灵听得入神,嘴角微微上扬,听到动人之处,表情细微变化,隐隐有泪目。

  苏宇珏坐在她身旁眼尖地留意到,眼睛深暗,一切了然于心。即便过了这么久,嘴上不说,她心里还是被过去牵扯。见她手边的茶杯冰凉,伸手要去拿,他手快地替她换了一杯。手指无意间相触,幼灵回过神来,看到他拿过自己冰冷的茶杯,明白过来,两人对视笑了一下。

  这一幕落在同桌的商友眼里,有说不出的默契和暧昧。

  看戏看的正浓时,茶楼外有小孩子们聚集在街巷里,欢快地唱起最近流传的歌谣,“王玉如潘安,幼女出水灵,成双成对把家还。”

  茶楼里没有其他人,歌谣无比清晰地传入耳,苏宇珏和幼灵神色微变,其他人尴尬地笑笑,只当没有听见继续聊天喝茶听戏。

  苏宇珏直起身子凝神细听,双手手指交叉相握,大拇指缓缓摩挲,嘴角微微勾起,面如寒玉,目光冷冽。

  抬起眼眸巡视桌上一圈的人,脸上的笑意寒冷,问道:“你们都知道?”

  几个人面面相觑,有人尴尬的轻咳了一声,或是“嗯,啊”了几声,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什么。

  沉默的间隙里,大家十分难熬,如坐针毡。苏宇珏不发话,任何人也不敢出一声。幼灵明确地感知到坐在身旁的人十分不悦,也是第一次看到其他人对苏宇珏露出无法掩饰的惧怕。

  苏宇珏缓缓抬起一只手向身后的跟班招招,打手立马走上前弯身在他身旁,听他吩咐。

  “去查查是谁家的孩子。‘子不教,父之过’,也该好好教教他们的家长怎么教孩子了。”

  他话里带着浓浓的暗示性,十分的不妙,眼看那身材魁梧的打手抬脚就走,幼灵连忙叫住了他。

  她笑着对苏宇珏说道:“这歌谣想必流传了许久,你找人‘杀鸡儆猴’没有必要,反而落实了别人的口舌。我与你行的正,坐得端,‘君子相交,坦诚相待’,就不怕这些流言蜚语所困扰。”此时幼灵与二哥嘉㯳的五年之期早已过,不怕有人怀疑拿乔她离婚的事。骨子里也有一股抗逆,偏不要被人言语左右的执拗。

  她三言两语地拂去了苏宇珏的盛怒,眼底寒意减轻,露出几分欣赏看着幼灵。照她的话,叫回了打手。

  看到苏宇珏脸上缓和下来的笑容,一桌子的人暗暗松口气,幼灵那番话反而没有消除他们心中的怀疑,而是更加觉得幼灵在苏宇珏心中占据着不可估摸的分量。幼灵简单几句话,虽有几分道理,但是能左右苏宇珏,在他们看来就是不一样的。在今后的合作中,更是小心翼翼,甚至有点阿谀奉承地对待幼灵。

  幼灵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外头的传言,从不刻意避开苏宇珏,从前怎么样如今还是怎么样。有一次,苏宇珏为她着想,自己也忍不住试探地问了一句:“流言虽然假,但传久了,总有人信以为真,你就不怕对你名声有影响?”

  幼灵毫不在意,笑着道:“你我是生意伙伴,生意场上免不了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不能为了别人口中的嫌疑而避开。我是个经历过风霜雨露的人,这些流言蜚语远不及我曾经的万分之一。”

  苏宇珏笑着点了点头,对幼灵是越来越欣赏,自此之后,他再没有提及过这些流言蜚语,也不去理睬。

  其实,苏宇珏从来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听了也从未上心过。以他这岁数,少不了有心之人传播那些与他有交集的名流交际花,明星戏子也是有的,可是对象换成了幼灵,他无法不动怒。这段日子相处来下,她的的性格及行事作风让他对她有了一番新的认知,无论出于兄长的情谊,还是朋友的交情,不想让她受到这些不实流言的影响。

  他们两人照常相处,偏是幼灵家中的两老就有些忧心忡忡。他们知道苏宇珏帮过幼灵许多忙,也和自己的大儿子和二儿子有交情,就是碍于这些重重的关系,他们不好叫幼灵刻意疏离他。

  知道他们的想法,嘉鸿和嘉㯳轮流给他们做思想。他们相信苏宇珏和幼灵的为人,绝不像外界传言那般。而且他们多年和苏宇珏相交,素来知道他的为人,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和身居高端的家庭背景,如此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不会对幼灵的产生兴趣。

  并非贬低自家妹妹的意思,如今幼灵也是非同凡响,有名望的人,只是离婚如同衣服上的标签,无论如何怎么也摘不下来。如此天差地别的两个人,说他们在一起,他们第一个不相信。在嘉鸿和嘉㯳的反复解释下,两老倒也渐渐消除了心中的忧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