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二章、胡人女奴

作者:博凌|发布时间:2018-12-06 13:18|字数:2849

  “大哥,你不是允州人士吧?你说的话……”她做胆怯状,“小女子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旁听的群众炸了窝一样,他们也没听懂。

  古人交际范围十分有限,昨天听追杀自己的猎户和三娘子他们说话,分明是北方口音。巴蜀就算这个世界也有,应该也相距甚远,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古代女人,怎么可能听得懂外地方言,能听懂的才有鬼!

  男人楞住了,他用这招诈住了无数穿越人。没想到翻了车。

  他上前揪住小晚胸前的衣襟:“啷个可能听不懂?你分明是异人!异人!你淫荡的眼神,早已出卖了你,mmp,装什么纯洁?”

  “啊!娘……娘亲……救我”小晚乞求得看着三娘子,拼命想扯开自己的衣襟,仿佛男人的手上有无数病菌,那是人性的丑陋。

  三娘子心领神会,上前叫骂着拍打男人的手。

  衙役赶忙拉开三人。

  “娘亲,他欺辱我!女儿以后还怎么嫁人呀,我……我不活了……”小晚哭哭啼啼,挣扎着撞向大堂上的柱子。

  三娘子和牛二哭着阻止,堂上闹成一团。

  叮,第三关闯关暂停!

  刺史的惊堂木快拍烂了,才平息了大堂的喧闹。

  刺史命人将宽窄巷子男人带下去,把他拖下堂的时候,那男人还在哭求刺史饶过他。

  姜到底老的辣。刺史眼珠一转,把问题的焦点重新聚焦到小晚的黄色卷曲发梢上(染烫的头发长长了,没来及打理)。

  “你的头发,为什么是黄色的?还……卷曲?从实说来!”刺史盯着小晚,“你讲。”

  三娘子昨晚看到黄发梢,只说让自己撒谎说是卖给胡人为奴后烫的!至于细节,全然没提,眼下只能自由发挥。

  小晚止住悲声,哭哭啼啼地说自己年少家贫,父亲牛二好赌,12岁就把自己输给别人,别人转手卖给胡人为奴。

  “他们简直不是人,给我吃的是狗食剩饭,稍不顺心便非打即骂。他们高鼻深目,头发是黄色胡或者红色,看我们黑发黑眼,耻笑我们是贱民……”小晚抽了一下鼻子,看到百姓们愤慨起来,继续诉苦。

  “有一天,就因为我送酪浆稍晚了些,主人便毒打我。打完尚嫌不够,还拿来烙铁,说汉人黑发太低贱,太丑,要给我弄成胡人的样式。于是,他们……他们就……就……拿烙铁烙……”

  小晚再也说不下去,哭倒在地。

  “禽兽不如的胡人!”

  “黑发低贱,他们黄头发才低贱呢!”

  百姓群情激愤。

  “那……你又如何逃出来呢?”

  “胡人爱饮酒,一日他们饮酒醉,我趁机逃出。一路上历尽艰辛,才回到家中。”

  刺史大人粘动着几根白胡须。

  讲述难辨真假,非要拿下她,估计百姓会闹……真不该让他们来听审。

  师爷耳语了几句。

  “我等不知胡人习俗。只有请知晓胡人的方才可辨别真假。来人,去请狄老爷过来。”刺史大人悠悠地说,“狄老爷在京城曾与胡商交游,定能断出真伪。”

  阿哦,第三关闯关失败!

  “狄老爷来了!”百姓们奔走相告。

  姓狄的什么来头,大家像见明星一样?小晚正嘀咕,一个腰板笔直,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缓缓步入大堂。

  他身着布衣,衣服全无褶皱,朴素中却带着一种难以言表的低调。雍容气度、堂堂仪表,竟比刺史还出色。

  好一个老帅哥!

  狄老爷见过礼,极度潇洒地一撩袍子要跪。刺史大人说狄府世受皇恩,皇上有命,见官不跪,可站着回话。

  原来是皇商。

  刺史大人简单说了事情大概,让狄老爷看看小晚,有否可疑。

  狄老爷低眉听完,说自己的确认识几个胡商。只不过胡人习俗,不让女眷见客,他们的女人头发样式,并不能断定。

  小晚心口一紧。

  不过,狄老爷说,胡人高鼻深目,头发的确有黄色的,可更多是赭石色,也有卷发。男女应一样。不如让自己问几句话,查探真伪。

  刺史应允了,狄老爷走到小晚身前。

  小晚盯着面前的一双黑色布鞋鞋面,强自镇定。

  “抬起头来。”

  小晚狐疑地抬头。狄老爷洞彻一切的眼神刺了过来,小晚赶紧低下头。

  “你说你被卖于胡人为奴,可有卖身契?卖了几年,做的是什么奴?”

  “契约在胡人手上,我逃亡出来,手里自然没有。一共四年,做的是使唤丫头。”

  “你的主人叫什么名字?”

  “哎……”小晚一惊。

  胡人的名字?shit!自己怎么忘了这个岔?

  现在去哪里找个名字出来?

  所有外国人和其他民族,古人全部统称胡人。一“统”就把细节全统掉了。波斯、大食、还是匈奴、鲜卑?不同国家,民族,名字皆有不同。再说了,谁知道这个朝代它有没有这些国家和民族呢?

  她额头沁出了冷汗……

  “难道你不知道主人的名字?”

  “民女……不知男主人的名字。”小晚诚惶诚恐地说,“男主人说女子卑贱,不配称呼他的名字。连家中女主人也不能称呼他的名字。我是奴婢,当然更不能称呼。所以,不知男主人的名字。不过,女主人的名字倒常听男主人唤起,叫妮娜。”

  只有瞎编一个了。狄老爷刚才说不见胡人女眷,该不会他连人家的女眷名字都牢记在心吧?

  狄老爷略一愣神。

  “那你会不会说胡语?既然为奴4年,简单的,怎么也懂几句吧?”

  可恨的狄老头。

  “仪式列巴跌。问好的意思。”小晚憋出一句。

  横竖是个死,如今死马权当活马医了。

  德语的我爱你,上大学时大家开玩笑用各国语言说爱你,才学会的。她还会说日语的,和意大利语的,当然,只会这一句。

  “民女愚笨,会的不多。哦,还有一句,八嘎。”

  她对着狄老爷完美地发出了音。

  “这句好像是骂人的话。具体是什么,民女不明。民女为奴四年,不知被他们骂了多少次。狄老爷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可否告知民女?”她张大无辜的双眼,泪水在眼眶内呼之欲出。

  死也绝不能白死。

  狄老爷脸色微变,陷入了沉思。

  就在小晚已经认命,准备被拖走的时候。他回头对刺史略一颔首。

  刺史的脸立刻由白转红,到底是官场打滚的人,很快他的脸色又由红转白。

  他干笑两声,道:“多谢狄老爷辨明真伪。本官观此女形状虽可疑,却不似异人女子放荡。既然文书确认无误,言行无可疑。本官自当放他们进京投亲。”

  叮当,第三关闯关成功!

  围观的老百姓见小晚被松绑,纷纷上前问候她。刚才大家恨不得吃了她,现在大家又像认识多年的熟人一样,对她问东问西。还有好心的大婶眼圈红红拉着她的手,直说她在胡人那里受苦了,还有人塞给她烧饼当路上的干粮。

  小晚瞟了眼面色如常,和刺史大人寒暄的狄老爷。

  他有没认出自己穿越人的身份?

  如果认出了,他为什么要救自己呢?

  也许,自己一辈子都没机会弄明白了。

  她掉头又看了看暗带喜色的三娘子和牛二,刚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出了龙潭,又出哪个虎穴呢?

  这两个在她穿越之初救了她的人,要带她去哪里呢?

  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会送自己去可以保护异人的处所吗?想想昨天晚上三娘子的耳光和牛二的淫邪的眼神……

  小晚不禁打了个冷战。

  绝不能跟他们走!

  官府不可信,他们更不可信!

  出衙门大堂的时候,小晚发现衙门口摆着几盆快要凋残的菊花。她趁三娘子不注意,悄悄过去,不着痕迹地把双手在菊花上擦了擦。

  穿过热心群众的围观,三娘子和牛二死死钳住小晚的手,带着她往城外走。

  眼看要走到城门了,三娘子和牛二对视了一眼,暗自得意。

  “咦,看那女子,脸好奇怪呀。”行人纷纷指指点点。

  三娘子一回头。

  小晚的面上、颈上,手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红斑,所有长红斑的地方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小晚疯狂地挠着痒痒。片刻之间,她的脸已经肿的像个猪头,眼睛只剩了一条细细的缝!再看牵着的小晚的手,也是红肿得像个小馒头!

  三娘子吓得一松手。

  “死女子,你怎么了?”

  小晚浑身发烫,眼神涣散,她哼哼了几声,口吐白沫,仰八叉倒在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