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二十九章、发明家(一)

作者:博凌|发布时间:2019-03-13 12:39|字数:2210

  嘉年和小晚面面相觑。

  狄少爷放下汤碗,又问了一遍:“妻子想出这么妙的法子,只为让丈夫喝口热汤。丈夫有没有发奋苦读,考取功名呢?”

  “……这个……”小晚挠了挠耳朵。传说就是传说,每次都是到汽锅鸡这里就完了,然后是服务员介绍菜单,谁也没追究过丈夫到底考上没考上。

  “不知道。”她老老实实地说。

  狄少爷似乎有点失望。他盯着前方精心休憩的院子里悠闲走过的白孔雀。

  “妻子如此辛苦,只为让他求取功名。如果没有考取,如何面对家中贤妻呢?”

  “嗯……”他吃了很多鸡,也不亏呀!小晚想。狄少爷这么一说,好像妻子也有用鸡汤激励丈夫的意思,天天喝鸡汤,想来压力也蛮大的。

  咦,他还知道做汤的人辛苦。怎么不体谅一下给他送饭的人的辛苦呢?

  狄少爷放下碗不吃了。嘉年的脸顿时灰了。

  “下次,”他站起身,“我想再尝尝汽锅鸡那样的菜,有故事的。”说完,他走进书房。

  “可是……我……”

  门从里面带上。

  小晚无奈地说出后半句:“……我也不会做菜呀!”

  ---------

  允州街头

  人们围观着祁王率领的府兵得胜归来。这次剿匪,大获全胜。朝廷嘉奖了祁王和将士。唯有风许和风老将军,因为指挥不力,被朝廷怪罪。因风老将军已经战死,所以罪过一笔勾销。本来朝廷要将风许贬为庶民,祁王一力保举,才保留原职,将他调到允州祁王麾下。这样一来,风许就留在允州了。祁王还顺便向朝廷求了个人情,把风顺也调到了允州。

  风许默默跟在队伍后边,神情黯淡。

  义父的后事在祁王的照拂下,办的还算风光。但除了他和风顺,风将军没有什么亲人。想到义父的葬礼上,朝廷象征性送来的悼词,他心里就不是味。

  风顺说,义父临死时,特意嘱咐,让他们勤读史书。意思他很明白。吸取当年武安侯一众名将的教训,免遭朝廷猜忌。可是,如果朝廷一直猜忌你,你该怎么办?

  风顺骑马走在前面,他好奇地伸长脖子,观看允州街貌。

  到底是个孩子。风许叹了口气,催动马,跟上前面的队伍。

  围观的人群堵住了巷口。

  小晚走到巷口,刚要挤过去,想起自己有事在身,沮丧地转身离去。

  说道底,还是汽锅鸡惹得祸。狄少爷一句,吃点有故事的菜,嘉年公子就派活给小晚。别说她不会做菜,就算会做,大户人家的菜谱,根据四时节气早早拟定,哪里是小晚想随便做几个菜就能做的。更别说,厨房是周大娘的地盘,她一个试毒的,去那里试菜,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嘛!

  不熟谙世事的狄三少爷,不知道其中利害,小晚可是太知道了。四十大板,她暂时不想再挨。可是少爷已经提了,又不能糊弄过去。于是,小晚只好利用厨房已有的菜谱,寻找这些菜背后的故事,讲给少爷听。

  怎么狄三少爷连本地菜的故事都不知道吗?这就要感谢他的瘤子了。他很少出门吃饭,也不怎么见客。嘉年公子伺候他吃饭的时候,也讲究食不言。所以,很多本地菜的故事,他并不清楚。于是,每次到了吃饭的时候,就成了小晚的故事时间。还别说,因为要说故事,他吃饭的时间准点多了。

  不过,每天就要麻烦小晚索尽枯肠找故事。今天,小晚就是来街头,找故事的。她四处买小吃,连说书的茶馆都进了,收获甚少。只好灰溜溜回到府上。

  她正想着嘉年公子盘问起来,今天怎么说。前面就看见嘉年公子跟管家说话。嘉年公子是管家的独子,老爷从不把他当仆人看待。从小让他陪少爷读书,说要培养他,让他出息的。

  她偷偷掉头,准备从旁边的廊下绕过去。

  “站住!哪里去了?”嘉年公子到底眼尖,喝住她。

  “那个……去街上转了转。”

  “大伙都忙晕了,你倒好,还有心思出去闲逛!”嘉年抬手,打断她的辩驳,“好了,赶紧收拾东西,与我们一同出门。”

  “啊?去哪里呀?与谁同去?”

  “当然是三少爷!”嘉年没理她,“我们要出门去祭拜少爷的师父。你也一起去,帮少爷尝味。”

  初夏时光,鸟语花香。

  小晚走在山中小道上,林幽、花香、蝶舞、鸟鸣、溪清,别有一番意趣。

  除了食盒有点沉以外,没什么缺点。

  都怪嘉年,自己是男的,还不拿东西,食盒全是自己拿。她严重怀疑嘉年是故意整自己。

  “怎么还没到啊?”

  “还早着呢!才走了一半。”

  她苦着脸,拎着食盒快步跟上。

  过了不多时,走到了一处山中道观。少爷进了观中一处内室,让小晚把食盒里的东西摆在条案上,让他们在外面等。

  原来,少爷的师父是个道士。就是早年给他算命,说他不能结婚的那个。后来,道士羽化登仙,每年少爷都要来道观祭拜。

  原来食盒里装的是祭品,不是少爷的午饭。小晚看看空空的食盒,忍不住问嘉年,饭在哪里吃?

  嘉年没好气地说,在村里吃。为什么不在道观呢?小晚不敢多问。听说有些道观素斋很不错。她没吃过,还挺想尝尝的说。

  少爷从道观里出来,天色还早。只见他们不走回家的路,直接拐上小路,走进附近的村里。

  村民们见到他们,非常熟稔,问寒问暖。

  少爷说了几句,村民把他带到一处井边。井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但是井上方一颗大树,树枝上悬挂的……不是别的,正是当初被小晚认错的-------桔槔。

  村民给少爷演示取水。狄少爷还询问是否好用之类。原来,这些工具是做给这些村民的!

  小晚大张着嘴,半天才合上。看嘉年正看着自己,连忙伸出拇指。

  “……甚好。”

  村民又把少爷让到田间地头,指给他看一些农具,有些好像也在爱死爱慕大本营见过,这里它们都变成了犁、改良的马鞭……有个带轮子的转盘,原来不是转盘,是水车!

  水车本来在南方出现,这里地里种的都是北方作物。利用水车,改良农业技术,这个点子真的蛮不错的。可是,这个大门不出的少爷,真的是自己想出来的农业改良点子?不是穿越人?

  他真的不是13床?会不会是他为了自保,才假装不认识自己,假装不是异人呢?

  小晚盯着水车,陷入了沉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