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三十八、当网红去!

作者:博凌|发布时间:2019-04-14 20:54|字数:2420

  “嘉年,我不需要有人为我试毒。明日起让她离开莲庄。”狄雍放下书说到。

  嘉年一喜。自从那天她发表胆大包天的勾搭计划,他瞥见少爷在院门口的身影时就想到了今天。

  “……老爷说过……”

  “老爷那里我去说。”狄雍神色如常,“你今日就去跟她说吧。”

  嘉年应下。

  “替我准备下,过几日我要斋戒沐浴,开炉炼丹。”狄雍继续看书。

  “少爷要炼丹?”嘉年惊道,“未占卜吉日。”

  “选个吉日即可。”狄雍不再抬眼。这是他不愿说话的信号。他眼里的黯然,熄灭了嘉年的喜悦。

  小晚重新回到厨房褪鸡毛。她并不沮丧,相反,熊熊的野心正在她心中燃烧。她正为当网红忙活呐!她找了个借口出了府,出城找到树洞,挖出了在雨水、阳光肆虐下,面目全非的蜘蛛侠漫画,揣到怀里。她顺便检查了下青霉素,一板青霉素还好好地藏在那里,雨水没有腐蚀密封包装。

  她拿着买好的纸笔回到刘大夫家,对照漫画开始了说书配图的创(chao)作(xi)加工。经过她不入流级漫画爱好者的加工,几副连环画水平的古代蜘蛛侠配图终于出炉了。

  “你画什么?”刘大夫推门进来,看到摊了一桌的画,问道。

  小晚连忙给他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网红大计。刘大夫坚决反对。

  “你疯了!好不容易过了两天安生日子,你又要折腾?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刘大夫拿起一张古装蜘蛛侠吐丝的图。

  “你以为自己很聪明?穿上古装,装成蜘蛛妖就可以招摇过市了?人家内行一看就知道你抄的是哪里。如果有异人报官,一报一个准。你还要不要节操?还是你觉得节操是狗屁,想扔就扔?”

  “大哥,只有这个法子,我……我……才能……认识他。”小晚低着头说道。

  “他……谁?高富帅?人家还不认识你?!你豁出命去,就为了认识人家?!简直是色令智昏!对了,按你们年轻人的话说,有异性没人性!”刘大夫在屋里转着圈,几乎词穷。

  “大哥,我怎么穿过来的,你知道吗?”小晚眼里噙着眼泪,“我得了甲状腺癌,做手术都没意义了。我去山顶跳崖,不知怎么就跳到了另一个世界。神仙听说我从来没有恋爱过,送我过来偿还心愿的。”

  “我的心愿,就是和心爱的人轰轰烈烈的爱一场,哪怕一天,一个上午,一个小时!反正在这里也朝不保夕。苟且偷生是死,拼一拼大不了也是死。我一定要拼一次。”

  没有爱情,每天拔鸡毛的生活,跟死有什么两样?第一次看见风许的时候,他就像一道光照进了小晚的生活。她迫不及待地渴望抓住他,即便要耗费她所有能量。

  刘大夫愣住了,他一直以为小晚说自己得了癌症是骗取同情的。

  “你想恋爱在狄府也可以恋呀!现成的高富帅不吊。你脑子瓦特了?”

  “狄府?三少爷?”她无奈地摇头,“大哥,我跟你不同,我有自己的底线,不跟未成年人谈恋爱。”

  刘大夫一蹦老高。

  “你个混蛋!说什么呢?采薇?不是你想的那样。”

  老大、老二听到吵架,以为他们为了药吵,过来拉架,采薇也过来了。一听原委,纷纷劝小晚不要生事。刘大夫一拍桌子。

  “谁都不要拉!老大老二,趁今天你们也在,跟她说说采薇的事。省的污了我的名声。”

  老大放下擀面杖,老二放下扫帚,叹了口气,拉小晚到一边,跟她讲了采薇的故事。这是小晚第一次听到采薇的身世。

  采薇是个苦命女子,从小父亲去世,母亲带她另嫁。没几年,母亲也去了。继父是个禽兽,不仅好赌,还侮辱了13、4岁的采薇,让她怀了孕。继父还把花柳病传染给了她。她愤然割腕,被送到刘大夫这里。刘大夫诊病的时候,发现继父的秘密。撒谎说,采薇的花柳病需要花费重金才能治好,如果继父愿意把采薇卖给他做妾,他就可以给采薇治病。继父为了20两银子,就把采薇卖给他。救下采薇后,他替采薇堕了胎,治好了花柳病,烧了卖身契,告诉采薇,如果遇见心爱的人,随时可以送她出嫁。采薇自己坚持留下做家务报答刘大夫。两人实际上并无夫妻关系。

  小晚没想到刘大夫跟采薇是这样的关系。也没想到采薇这么可怜。

  “大哥……”她嗫嚅着。

  “别喊我大哥,当不起。”刘大夫冷着脸道,“你想勾搭谁,我管不了。我这儿一家四口,不能让你连累。真出去冒险,我也不拦着,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永巷的老百姓最爱看热闹,谁家狗拿了耗子,都要议论三天。

  这天,街坊邻居炸窝了。大家奔走相告,纷纷围观。

  江湖大夫刘大夫家打架了!

  “看你无依无靠,好心收留你。不仅不感恩,反而盗卖我的药材。你这样的人,留你作甚!本就与你无甚关系,以后,不准你再登门!”刘大夫凛然道。

  老大手拿扫帚当街将小晚打得哭爹叫妈。

  “从今往后,我们再无瓜葛!”刘大夫将小晚的包裹扔还给她,拉回面带不忍的采薇。

  邻居们对着倒在街上的小晚指指点点。

  小晚拿起包裹,扶着肩膀,一瘸一拐地走出大家的视线。

  等走到无人的巷子,她跪倒在地,对着刘大夫家的方向,磕了个头。

  城里最大的茶馆也是最大的书场。

  这天,来了个身材修长的白衣书生,要登场说书。这样的人太多了,掌柜懒得搭理。这个年轻人说,他只说三场,分文不取,若有盈利,全归茶馆。掌柜心思动了动,问他说什么书。年轻人说,到时候就知道了。不过,如果三场后,来的客人多,要继续请他。盈利二八分成,茶馆八,他二。单有两样,说书时挂的条幅,他要自己准备。一般说书时,都有一个条幅,写着本回书的名字,让观者知道讲到哪里了。另外,什么时候说书,也要依她的时辰来定。掌柜满口答应。于是,书生粉墨登场。给他的场次都是上午,没什么人气。

  掌柜特意看他挂出的条幅。

  大漠蛛妖。掌柜眉头紧皱。神仙妖怪,历来不受落。他回后面喝茶去了。

  前面传来一阵尖叫。掌柜从后来挑帘出来,刚好看见硕大的蜘蛛爬在一幅画中的正中。

  观众瞠目结舌,偶尔有人窃窃私语。

  当书生讲完这一回,说道男主人公从此变身为蜘蛛妖,会吐丝、能飞檐走壁,并放出第二幅图,图中蜘蛛妖手吐蛛丝,攀爬墙壁时,全场鸦雀无声。

  第二天,书生又来说书,书场也没见增加多少人,但是异常安静。

  第三天,书场早上也满满登登,人人都期待着挂图卷轴放下的一刻。等看到蜘蛛妖行侠仗义时,坏人横尸街头时,全场都被深深吸引。大漠蛛妖,从此成了书场的固定节目。

  无人注意,说书的白衣书生,每次都待客人散尽,悄悄从后门离开,走街串巷,摸进狄府的后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