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九十七章、何时是头?

作者:博凌|发布时间:2019-10-20 22:19|字数:2116

  天没放亮,风许已穿戴好走出屋门。

  守在门外的兵士牵过坐骑,替他关屋门,门轴吱扭一声响。

  “轻些。”他提醒道,“让她多睡会。”

  兵士低头应承,他才策马而去。

  屋内床上的小晚双眼圆睁,等马蹄声走远,才翻个身,沉沉睡去。

  风许的作息,比她想象的还要早出晚归。天不亮要赶着去城墙和长城上巡视,巡视完后,还要检查兵士们操练。天黑以后,还要巡视一圈。他也要去长城上值守,一守就是6个时辰,只是轮班比别的将领少一些。值守了下来,赶上早上巡视,他照样得去巡视。

  多数时间,小晚在自己的房里,做针线活。如果兵士来叫,她就得来到风许的房里……继续做针线。

  做针线她不反对,但是风许每天起得太早了,连已经适应了古人日出而作的小晚也不胜其烦。

  “我说,我也不用天天来吧?”她忍不住了,“你每天早出晚归,摸爬滚打,还能夜夜笙歌?你也不是铁打吧?”

  巡营回来正在吃晚饭的风许剧烈地咳了起来。

  “随你。”他止住咳嗽低声说。

  糟了,自己的话似乎是怀疑他的能力。小晚斟酌了一下,说到:“那个……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每天你起得太早了,我实在睡不好。再说,我在这里,你也睡不好。”她嘟囔着,一边继续缝了一半的小孩的围嘴。

  好。他说。

  然后,他默不作声地吃完饭。吃完饭,默不作声地看书。她则继续在灯下缝衣服。油灯晃动,她凑到桌前,远远看去,活像两个守着桌子读书的考研党。

  夜深,熄灭了油灯,屋里一片黑暗。

  “嗯……这个……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她和衣钻进被窝,探出头问。

  躺在床前的踏板地铺上的风许睁开双眼。

  *******************

  ”敢问公公,京城何时才能送来军粮?去年秋天送来的军粮,已短了两成。若军粮还不运来,浮图关将士有断炊之虞。”他恭恭敬敬地问传圣旨来的太监。

  “咱家只管宣旨,军粮之事,概不知晓。”干瘦的太监抖动着光滑的嘴唇,“缺粮之事,将军可向兵部、户部上书。”

  “末将早已数次上书,未见回信,故而询问。”

  “……将军何不再修书一封?”太监答。

  招待太监的席间,太监趁他敬酒时悄悄告诉他,征发运输军粮都是祁王负责,不如直接给祁王修书一封,陈词利害。

  祁王在代管户部?为何尚未返回藩地?他问。

  太监说祁王给太妃祝寿过后,太妃身体抱恙,一直在京城侍奉。再加上祁王去年救灾镇压流民作乱得力,皇上忙于炼丹,就让他代管户部。太监还说皇上本来要给风顺将军上个将军的谥号,是祁王殿上反对,才未果的。皇上正在气头上。等皇上炼完了丹,您在边关大破蔑儿乞人,再上书求封不迟。太监劝道,干瘦的脸上每一条笑纹都那么深。

  送走太监,众将在议事堂忿忿不平。大家说去年给我们少两成军粮,逼的我们上草原打兔子。入冬给我们送稻草冬衣,害的大家差点冻死。今年开春还不送军粮,分明要将我们逼死。

  是不是我们都投了蔑儿乞人他们才满意?有人愤怒地说。

  将军,咱们怎么办?大伙将目光移向风许。

  我即刻给祁王休书一封,向他求粮。风许说到。

  万一祁王不理咱们呢?有人问。

  再写。风许面不改色道。他镇定自若下,骚动的众人终于安定下来。

  *****************

  “将军……我问你”小晚的问话将他从回忆中惊醒,“这得到什么时候?”

  “至少等到运粮草的监粮官到。”他裹紧被子答道。

  “什么时候监粮官才会到呢?”小晚有点焦急。

  他没有回答。他也不知道。也许在浮图关众人饿死以前会到,也许不会。安抚众人之后,他在屋里急得团团转。然而,除了写信给祁王俯首贴耳,他只有等待。

  小晚翻个身,想起在议事堂的那个夜晚。

  “将军,皇上跟你们风家有仇吗?”她垫着脚仔细看过议事堂的圣旨后,指着圣旨问。

  “五十两……开玩笑吗?我在狄府当下人一个月还有6两多例银,小顺得了瘟疫还在战场上拼命,死了朝廷才给五十两?哦----合计不如一个下人做一年?……什么叫副将仪安葬?难道不应该是上柱国神武将军之类吗?死了还是个副将?……副----将?!”

  “上柱国,勋之极也。不是谁都能用这个谥号和葬仪。”他纠正道,“按惯例,将军战死应官升三级,赏赐依恩宠,并无定例。”

  “恩宠?------就是谁会拍马屁给谁多,谁不会少给喽。”

  “……不能如此说。”他瞥了她一眼。

  “那该怎么说?倒给个痛快话呀?为什么不按军功来?小顺从小在军中拼死拼活,一辈子的军功难道才值狗皇帝50两?50两够不够狗皇帝吃顿饭?”她叉着腰,脸涨的通红。

  “还有……副将是什么意思?给他升一级皇上会掉块肉?”她提高了音调。

  “朝廷说,他行为不检。”等她骂累,他插话道。

  她重新看了一遍圣旨。

  “是我连累了小顺。”她的眼眸黯淡了下来。

  “你今天喊我来,不是让我观赏圣旨这么简单吧?兴师问罪吗?”她问。

  “不。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让伤害二弟的人付出代价。”

  “……狗皇帝?”她打了个冷颤。

  “圣上只是受奸臣蒙蔽……假以时日,清君侧后,皇上自会廓清正道……”

  “听不太懂,直接点。”她打断他。

  “扳倒祁王。”他只好直截了当地。

  她屏住呼吸,漆黑的屋里没有点灯,她瘦弱纤细的身体整个沉浸在黑暗中。他辨别不出她的动作。过了好一会儿,只听得她用十分谨慎的声音说:“我帮你。”

  “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回忆终结的分割线***************

  小晚叹了口气,一旦决定,她便没有回头路可走。

  漫漫长夜,两个人一个床上,一个床下,都无心入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