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三章 超级饭桶

作者:素沁绫|发布时间:2019-01-11 13:30|字数:2363

  倪月将肉末茄子出锅装盘,一转身就看到餐桌前坐着一个人,她大惊,一趔趄,差点连人带盘子一起摔出去。

  “你是怎么进来的?”倪月奔至桌前,又惊又气地看着凭空出现在她家且大摇大摆坐在餐桌前的隔壁夏先生。

  “门没锁。”夏宙说着,伸手指了指那扇洞开的家门。

  倪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见房门大开,可她明明记得之前将门关得好好的。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就算我没关门你进来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敲门,你这样不请自来和闯空门有什么区别?”

  “抱歉。”夏宙一脸歉疚,“实在是你做的东西太好吃了,我没忍住。我付你钱,买你做的这些菜可以吗?”说着,他忽的从背后拿出一个背包,倪月还在惊讶这背包从哪里冒出来的,就见夏宙从背包里掏出一捆钞票摆在桌上。

  倪月眼睛都直了,这捆钞票少说也有十万,这人就像揣零钱一样的揣在身上?最重要的是他掏钞票的手一直没停,只要倪月不出声他就一捆接着一捆往外掏,仿佛那大口袋就是个提款机,能从里边提取无穷无尽的大钞。

  “停!”倪月脸色煞白地制止了夏宙这匪夷所思的举动,将那碟肉末茄子摆上桌,在夏宙的对面坐下。

  夏宙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只是眼睛依然盯着那碟新鲜出炉的肉末茄子,事实上从倪月端着菜出来,他的目光就没有从这餐碟上移开过。

  注意到夏宙那灼人的目光,倪月怔了怔,心道这人该不会有恋菜癖吧?想到这,她又赶紧摇了摇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把这些拿回去。”说着,她伸手指了指面前堆积如山的钞票正色道,“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钻石的问题么?我也可以付……”说着,夏宙又变戏法似的从背包里抓住了一把钻石放在桌子上。

  倪月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个男人该不会是个行走的金库吧,怎么会随身携带这么多金银财宝?

  “不够吗?”见倪月不说话,夏宙以为是自己付的酬金太少,立刻又伸手进背包,倪月唯恐他又掏出什么令她胆战心惊的东西,忙一把按住了他的胳膊飞快地道:“我都说了不是钱的问题,更不是钻石的问题,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你现在是未经允许就闯进一个单身女性的家里么?我完全可以向警方报案说你私闯民宅,不出五分钟你就会被关进拘留所。”

  这回夏宙不说话,他盯着倪月瞧了半晌,忽的像是明白了什么,从椅子上站起来,快步走向门口,然后煞有介事地敲了敲门:“请问,我可以进来么?”

  倪月瞬间石化,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奇葩中的奇葩,远远的看到夏宙盯着自己的餐桌一副很想吃又不敢吃只得拼命咽口水的模样,她终是有些心软,叹口气道:“进来吧。”

  “谢谢。”夏宙愉快地表达了谢意又一阵风似的卷到了餐桌前端端正正地坐着,像个正在等妈妈喂饭的宝宝。

  倪月看到他那傻乎乎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吧,她承认之前倪邝上门要钱的不快都在遇到这个奇葩后被一扫而光了。

  倪月转身进厨房盛了两碗饭,一碗递给夏宙一碗放在自己面前。

  夏宙又是礼貌地表达了谢意后就着桌上的菜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每吃一口都要发出享受而赞叹的声音,倪月不由觉得好笑,她做的菜真有这么好吃么?

  眼角的余光瞥见桌上那大堆的钞票和钻石倪月从中间抽出了1张百元大钞,其他的都推到了夏宙的面前:“这顿饭你给这些就够了,其他的你都拿回去。就算你再有钱也没有这种用法,你没听过财不外露这句话吗?以后做人低调点,不要动不动就把大把钞票往外掏,小心被坏人惦记。”

  夏宙认真地审视了一遍倪月的脸,片刻的深思后依言将钞票和钻石收回了背包里:“你不喜欢钱和钻石吗?”他忽然问。

  “喜欢。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钱,但我更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理,属于我的我一分钱不会少,不属于我的我也一分钱不会多拿。”倪月云淡风轻地道,那轻飘飘的语气就像在说一个事不关己的故事。

  夏宙又盯着倪月的脸深思了几秒,然后收回目光继续吃饭。一分钟后,夏宙将空碗摆在倪月面前特认真特诚恳地问:“我还能再吃一碗吗?”

  倪月瞠目结舌:“你还真能吃!”

  转身进厨房倪月又给夏宙盛了一碗饭,结果又是不到几分钟的功夫便被他风卷残云般的消灭干净,将空碗往倪月面前一递道:“还要。”

  倪月这才拔拉了几口饭,夏宙已经吃了两碗了,她嘴角忍不住抽搐一下,索性将整个饭锅都从厨房里搬了出来放在夏宙面前:“你自己盛。”

  “谢谢。”夏宙诚恳地道谢,然后就见他将饭锅端到面前,不客气地将桌上的菜全数倒进饭里,搅拌了几下就拿着勺子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往嘴里塞,倪月甚至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将那些饭菜咽下去的,饭锅眨眼间就干净得连渣都不剩了。

  “还有吗?”夏宙又看向倪月一脸期待地问。

  倪月将碗筷往桌上一放咆哮道:“整锅饭都被你吃完了哪里还有!而且我做的菜我一口都没吃到全被你吃了,你还好意思问我还有吗?你上辈子是猪转世的吗?这么能吃!”

  夏宙被倪月的气势吓到了,有些怕怕地看着她,愣了几秒才后知后觉地扫了一眼桌上空空如也的餐碟和饭锅,立刻双手合十诚心诚意地道歉道:“对不起,实在是因为你做的东西太好吃,一时没忍住。我赔你。”说着他就要伸手掏钱。

  倪月伸手往桌上猛力一拍吼道:“带着你的钱马上从我的屋子圆润地出去!”

  面对倪月这火山喷发般的暴脾气,夏宙竟然还能不动如山地坐在椅子上一脸虚心求教地问:“什么叫圆润地出去?”

  倪月青筋暴突:“就是叫你滚!”

  夏宙一脸的为难:“我身上的伤还没好,现在还不太方便做滚的动作……”

  “滚!”倪月再次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碗碟全都弹了起来。

  夏宙这回总算学乖了,识趣地起身,一溜烟地跑走了。

  倪月坐在桌前一个劲地拍胸口,一个劲地安慰自己:“倪月,顺顺气,犯不着和一个二货较真,不然也会被他的二传染。”

  低头看着桌上干净到连渣都不剩的餐碟,倪月真是欲哭无泪,今天怎么会这么倒霉,被倪邝那小子无理取闹地吵了个天翻地覆就算了竟然还要遇上一个蹭饭的二货,她这悲催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没办法,倪月只得用那可怜巴巴的小半碗白米饭填了填空空如也的肚子,收拾好桌子和餐碟,从厨房一出来就又看到那二货身姿笔挺地站在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