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三十七章(4)

作者:以殁炎凉殿|发布时间:2018-10-11 14:04|字数:3425

  上官耀华皱眉道:“七煞圣君垮台?怎么,你们不是盟友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怎地诅咒起他来?”

  平庄主哈哈大笑,道:“那个年轻识浅的小子,自以为武功高强,足以统领世人,我可不买他的账。眼前合作,不过是将他一切的价值完全榨干,剩下一张空皮,就是我们动手料理之时。给他几分面子,让他活得风光,最终栽在我四大家族手中,死得也风光!我从来就不怕他,大不了就是撕破脸皮。因此对他交待的客人,大可不必如何拘礼。”

  上官耀华心中烦乱,知道凭他这几句话,便是明明白白的说清,自己在平家庄中并不享有任何特权。更不必自诩身份尊贵,敢来干涉他庄中事务。

  几声锣鼓敲响,场中四角各自放出炮火,直冲云霄,拖出几条长长的烟迹来。就在平若瑜指间刚要触及牌面一瞬,忽听一声呼喝:“慢着!”一块细小之物急冲而来,向她手背击去。单以风势、声响判定,来势既快且险。

  平若瑜不敢硬接,当即缩手跳开。但见地面炸出个孔洞,一物余势未歇,滚了出来。平若瑜定睛一看,原来只是块指甲大小的石子儿。这个人实是丢得大了,但能以如此手劲,转俗物为利器,那暗处之人仍是不可小觑。

  距离尚远者看不真切,只道是受了火器攻击。如今使用火器最为多广者,除了潜伏在暗中的霹雳堂,便要属满清朝廷。一时间众人四面环顾,喧闹大作,只道是来了敌人。

  上官耀华则是大松一口气,无论何人,只须能顺利破坏典礼进行,便是自己的恩人。至于之后更有何企图,就不是他所要担心的了。显然平庄主也是毫不知情,变故一起,手指当即按上他脉门。仅为防敌人若是七煞圣君或朝廷一党,就可立即擒了他来做人质。

  上官耀华本就武功不高,倒没感到如何妨碍。心下暗暗冷笑:“我什么都不是,你还想拿我做筹码,这可是最大失策。”

  那石子一发,平若瑜便抬手按上扇柄,四面环顾,看遍了每一个藏身角落,要寻出敌人踪迹。忽然眼前一花,一个白衣人影闪身到了面前。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微笑道:“真是幸会了,表弟。”却是许久不见的原家少爷原翼。那一声“表弟”尤其加了重音。

  平若瑜咬了咬唇,强装随意,从怀中取出折扇,以扇柄轻击掌心,道:“哟,我还道是谁哪?原来是原家表哥啊。我就说么,除了你翼表哥,还有哪一个有这般强横的内力,能以区区一粒碎小石子,封退我的脚步?”

  原翼淡淡一笑,道:“谬赞了。功夫多年不练,也不知生疏了多少。”平若瑜气得脸色发白,依他此意,便是说自己的功夫即使生疏不练,对付她却也是绰绰有余。

  原翼默默转向众人,道:“盟主之位,有关整个武林兴衰,不可如此含糊吧?这不是王位传承,由先帝一道遗旨便罢。既是李盟主执意请辞,交出了信物,是否该当另行大选?好比七、八年前,在中原论剑林召开的一场英雄大会,比武夺帅,胜出者即为新一任的武林盟主?”

  当即有人出声质疑道:“出任武林盟主,关键看他是否具有承载天地之心胸、包容万物之气魄。是否真有能力、有志向带我们夺回天下主权,可不是单凭武功最高便够。不然……哼,要说七煞魔头,武功那是高得很了,又怎能叫他来做咱们的盟主?”

  另有不少人认得原翼,一年前更曾见他大出风头,心下一直极是仰慕,道:“怎么,原少侠,突然如此热心阻止,莫不是你也有出任盟主之意?那不如来同平公子比试一番啊!”众人最喜热闹,又是一阵哄然响应,浑然忘了扰乱大礼的罪过。平庄主一张僵板面孔,脸色更是难看。

  原翼道:“这位兄台说笑了。在下胸无大志,向来自比为闲云野鹤,怎敢妄论大事?只是推举盟主,还应慎之又慎才成。即使亲密如家属亲眷,也不可因情偏私。”台下一人道:“李盟主英明神武,既是他看中的人,我们自然也信得过,无须多此一举!”平若瑜向一旁原翼望了望,面上隐现冷笑,少不了一丝自得。

  原翼见众人浑不重视,无可奈何之下,只得随便寻个托辞,道:“依照惯例,新盟主就任之时,该当由前任盟主亲手将令牌交在他手中,代表着对他的肯定,同时也是对前盟主的尊重。这条固守多年的武林规矩,总不可废吧?咦,李兄怎地如此嗜睡,这么不给你面子?待我来叫醒他。”说着一步便要跨出,作势伸手推向李亦杰。

  平若瑜慌了神,身形一闪,便晃到他身前,强耐火气,道:“翼表哥,你就别瞎掺和了。李盟主即将与舍妹成亲,连日疲倦,还肯强撑着到场光顾,便是给足了小弟面子。他既要休息,咱们也别去打扰他。不过是一个典礼,重在结果,而不在形式。只要能得天下民心,使人人认同,那令牌是由他亲自交给我,还是我自行领取,又有什么相干?”

  原翼道:“话不能这么说。李盟主方才认同了你,说明意识尚清,咱们不会打搅他多久,只要一个交代,便是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说着绕开平若瑜,在李亦杰肩上轻轻推了推。

  台下忽然有个花白胡子的老者高声叫道:“嘿!兀那小子,好生多事!你又不是咱们武林中人,盟主如何就任,轮得到你来多管什么闲事了?还不快快给我滚下台去,别耽误了新盟主继位时辰!”

  原翼似笑非笑的侧转过身,道:“平三叔,请恕小侄愚鲁,咱们四大家族长年与人世隔绝,不知您是几时加入了武林盟?又是何门何派的掌门?怎地放着上席不坐,偏要到台下,跟旁人挤在一处?这就任意见,当然还属您最有资格提!”那老者给他几句话一激,登时说不出话来,面上一阵青、一阵白。

  众人视线登时向他注目。方才众人或是盛赞李亦杰,或是转而力捧平若瑜,无不都是受了这老者带头鼓动。见他容颜苍老,虽然面貌陌生,只道是某一派久不出山的前辈高人,谁也未敢稍加质疑。此时竟而听闻,这口口声声帮着平若瑜之人,原来是平氏本家,真不知唱得是哪一出?

  原翼淡淡一笑,趁着众人尚未回过神来,加大力道,又在李亦杰肩上推了推。凝力于指,暗将一股真气传了过去。唤道:“李兄,旁人要想假借着你的名义胡作非为,想必你也是不能容忍的吧?你的后人好像遇上了点麻烦,再不说几句,恐怕难以收场啊?”

  掌力一送,李亦杰身子顿时失去平衡,仰天栽倒。众目睽睽之下,见他双眼紧闭,这副情形却是失去意识已久之象。一个毫无知觉之人,刚才竟还能开口说话,言辞有板有眼,那又是什么古怪?

  众人还未从平家老三隐姓埋名的惊愕中回过神来,又见李亦杰四肢僵直,软瘫于地,这一下震撼更甚。两相对比,平家究竟在弄什么名堂,也即是不言而喻。

  平若瑜又羞又恼,跺了跺脚,道:“翼表哥,你干嘛非要同我过不去?”

  原翼神色淡然,道:“这还不算什么。最令人意外之处,这就给你们开开眼界。”说罢一掌挥出。平若瑜与他近若咫尺,一时难以抵御,匆忙一个跟头倒纵而出,喝道:“表哥,你想做什么?”原翼一句不答,双掌齐出,绕着她身侧打转。平若瑜起初就给攻了个措手不及,仓促应战,左支右绌。

  原翼单掌虚劈,袭向她右胸,平若瑜一个灵活旋转,上身疾仰。原翼趁势一指点到,一股掌力激贯而出,射穿了她束发短带。轻缓飘落,随之而下的还有满头青丝,一路披泻。众人相顾大惊,这一幕的确是远出意料。

  好一会儿才有人道:“想不到那平公子竟是女儿身!哎,武林盟主之位,怎可由一个女子担任?如此乱了套路,简直是瞎胡闹!”原翼笑道:“众位变脸倒是快得很。刚才也不知是谁,口口声声,支持李盟主引荐的平公子……”

  那平老三既已给人拆穿,也就有恃无恐,大声道:“都给我闭嘴!我家瑜丫头肯接下盟主之位,替你们收拾这一团烂泥也似的乱摊子,便算是对得起你们了,还要挑三拣四是怎地?退一万步讲,就算她做得不好,也差不过你们那个李亦杰!是女子之身又怎样?谁说自古以来,女子定然不如男儿?”

  原翼笑道:“平三叔这般大的个子,却原来害怕老婆?小侄倒还是初次得知啊。”此话一出,登时哄笑声响成一片。

  平若瑜恼火已极,脸色铁青,双眼中如欲喷出火来,咬牙道:“翼表哥,看来你今天,是成心来砸我的场子了,是不是?我怎么记得,好像没做过什么对不住你的事啊?你更是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第一人,几时热心至此?”

  原翼道:“不错,小妹,咱两个从小一起长大,关系一向好得很。只是李盟主也是我的朋友,旁人如何,我可以视而不见,却不能放任你对他做如此不仁不义之举。”

  平若瑜冷笑道:“哦?我让他提早退位,早日得享清福,有什么不好?难道非要让他给七煞魔头杀了,你才觉着舒坦?真不知你这位好兄弟,是怎么当的?他是你的朋友,难道我就不是你的表妹?”

  忽然转过身子,大声道:“传我的令,将中原武林这帮子老不死的家伙,一齐给我捆了!这个武林盟主,我是当定了!谁若不允,我操刀就砍了!”又向原翼道:“翼表哥,你应该是了解小妹的。我的性子一向是要做什么,就非做不可,连爹爹也管束不得。奉劝你最好不要挡我的路。如果你现在愿意站到我这一边,就仍是我的好表哥,将来我做了盟主,也少不了你的好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