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三十八章(22)

作者:以殁炎凉殿|发布时间:2019-02-11 01:06|字数:3367

  自己心里这一份保护一个女孩子的强烈渴望,是在多年前邂逅沈世韵的那一刻,之后许久也未曾再有。料不到多年以后,那份熟悉的心动竟会死灰复燃。苦笑着打量她脸上白嫩的肌肤,似乎吹弹可破,两道尚未干透的泪痕依旧清晰的挂在脸上。叹一口气,望着桌面一片杯盘狼藉,唯有暗自苦笑。

  只因维持着固有姿势,四肢都不能活动,没过一会就觉全身酸麻,再过不久转为僵硬,其中却仍时不时的夹有刺痛,意识在种种折磨中愈发清醒。不由暗自苦笑,揉了揉程嘉璇的头发,自语道:“小璇,你不是号称千杯不醉么?果然拼酒到了最终,依旧清醒的那个人最是痛苦。”遥望夜空,四野静谧无声,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

  上官耀华将玄霜送回乾清宫,在大街上兜转几圈,最后实在难以拖延,不得已转回王府。同时心下暗暗祈祷:“但愿我出门这几日,若瑜已代我将麻烦都解决了。我义父终于想通,不再挽留,而她同平庄主早已告辞离去,到山林间过他们与世无争的生活去了,最好平庄主好生补报女儿,让她一生知足常乐,再不去动什么歪脑筋。而我回府以后,便再也见不到他们,可以安心批阅公文……”

  一路上想着,然而真等踏进府门,眼前所见却全不是那一回事。放眼一望,处处都悬挂着飘扬的大红彩带,花团锦簇,“囍”字贴得随处可见,仿佛生怕旁人不知府中正有大吉利事发生一般。一群家丁忙忙碌碌,东奔西跑,步子比寻常更为轻快,手中都搬着蒙罩红布的大箱子,又有几尊价值不菲的精雕玉器。

  上官耀华一时间瞠目结舌,直要怀疑是否自己寻思间一时恍惚,走错了府邸,忙不迭退出,待看清顶端牌匾,果真是福亲王府不假,心头登时闪过几许不祥预感。

  带了十二万分的疑惑,小心翼翼的跨入府门,干咳一声,果然成功引起众家丁注意。而这效果似乎又太过轰动,众人停下手头忙碌活计,视线齐刷刷的向他扫视,另有几人满脸嬉笑,转头同身边人交头接耳起来。

  上官耀华此时便再如何迟钝,也能觉出他正是那几人谈资笑料的中心。面上很有些挂不住,一面挥了挥手,道:“都干活去,忙你们自己的。”一面向主卧房走去,要寻福亲王问个究竟。

  没走出几步,突然有几名家丁笑嘻嘻的迎上前来,不住向他打躬作揖,口中连称“小王爷大喜啊!”“恭喜小王爷,贺喜小王爷了。”

  上官耀华半点摸不着头脑,道:“你们在说些什么?本王方才回府,何喜之有?”想到顺治确曾许诺,只要他能找回玄霜,便给他加官进爵。然而等他真见着儿子,早忙于连声叙旧,培养父子亲情去了,那封赏诏书可还没正式下达。这些人如此兴奋,究竟又是为着什么?

  一名家丁笑道:“小王爷可也是,还将大伙儿蒙在鼓里,难道是紧张我们到时去叨扰一杯喜酒?”上官耀华奇道:“喜酒?谁的喜酒?”

  那家丁笑道:“大伙儿都问你讨酒,那自然便是你的了。您眼瞅着就要同平小姐大婚了,宴请宾客,可不能少了咱们。好歹咱哥儿几个都是曾同你出生入死的老弟兄了,做人懂得韬光……那个什么养晦,是好的,却也不能太过藏私。否则岂不是跟咱们见外了?”

  上官耀华莫名其妙,道:“你们在胡说些什么?我同平小姐大婚?八字还没一撇,我几时答允娶她来着?”那家丁笑道:“咱们知道您脸皮薄,这可就别再瞒啦!王爷连日子都选好了,大伙儿这么忙忙碌碌,正为了给你们布置新房,终究是瞒不过的。小王爷莫不是怕我们晚上去闹洞房?”

  上官耀华眼见此事属实,一股火气直往上蹿,自语道:“这个该死的贱人!竟敢同我玩阳奉阴违?告诉我,她在什么地方?”那群家丁还沉浸在喜悦中,初时一头雾水,怔怔道:“什么?”上官耀华强压怒火,道:“回答我,平若瑜在什么地方?我倒要寻她好生算算这笔账,非叫她给我一个交待不可!”

  那群家丁不敢对小王爷扯谎,战战兢兢答道:“平小姐在她的卧房休息……”又怕惹出祸事,苦苦劝道:“不过平小姐大病初愈,伤势还没全好。小王爷到时千万控制住情绪,别对她动粗。小……小王爷?”

  上官耀华哪听得进他们多说,转身便行,心下暗道:“身子没好,就能将我王府闹得翻天覆地,要是等她大好,岂不连房顶也要拆了下来?这样的疯女人也想做我王府的入幕之宾,做梦都休想!等下辈子去吧。”

  火气越想越是旺盛,到了平若瑜房前,也不通报,一脚将房门踹开,直闯了进去。平若瑜正坐在窗前的一张竹椅上,手中摆弄针线,膝头还摊着一块布料,红艳艳的未令人感到喜庆,反觉刺目。

  一见上官耀华进房,不慌不恼,脸上反而浮现出个宁静温柔的笑容来,像极了给丈夫等门的妻子,喜道:“耀华哥哥,你终于回来啦?这是我连夜缝制的喜袍,你觉着好看么?府上是布置得差不多了,新郎官任务倒也不少,你可要早些准备着。”这话直有如挑战人愤怒极限,一面还将那件大红色喜袍推到他面前,邀功一般展示着。

  上官耀华登时怒不可遏,看着喜袍上几只展翅欲飞的凤凰,强忍一把撕成碎片的冲动,劈手夺过,狠狠甩在地上,抬脚碾过,扫到一旁,恶狠狠的道:“准备你个鬼!外头那些个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到底算什么意思?你最好趁早给我解释清楚!”

  平若瑜却也不奇,慢条斯理的捡起喜袍,掸净灰尘,微笑道:“就是如你所看到的意思,义父给咱们选的,当真是个黄道吉日呢。咱们在这样的大喜日子成亲,一定能够得到上天的赐福。”

  上官耀华真要给她气得发了疯,喝道:“你给我闭嘴!该死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如此先斩后奏,算你有本事!你忘了自己是怎么答应我?不是说过会帮我推掉这宗荒唐的亲事么?”

  平若瑜一口应道:“不错,以前我的确是答应过,但连经几日相处,我才发觉,自己是真正爱上了你。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会感到安心,甚至当我昏迷的时候,你在床边寸步不离的守着我,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受到任何伤害,因此我才可以放心大胆的睡下去。前几日你不在府上,我只感觉什么都不对劲,做任何事都提不起精神来,总觉得心里有某块地方空空落落的。直到今天见到你,我才仿佛又活了过来,我终于知道,我是不能没有你的。我不求其他,只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们有机会一起面对今后的风霜波折。你的追求,便是我的信仰;你的承诺,便是我亘古不变的守候。我的天空在下雨,那是我的心灵在流泪。只有遇见你,才能使它转为晴天,我愿用我全身心的爱,交换你回首时一个怜悯的眼神。你是我的一切,我的唯一,咱们就像港口停泊的两艘小舟,风平浪静时,相依为命;大风起时,不论未来如何坎坷,咱们彼此扶持,终能到达遥远的彼岸。”

  上官耀华单手撑在腰上,等平若瑜一番侃侃而谈说罢,方自冷笑一声,道:“大小姐,你的戏词,唱够了没有?像你这样的女人,也会真心爱上别人?当年你对李亦杰,不也是同样的死心塌地?这会儿又来装什么情窦初开?”

  平若瑜振振有词,道:“李盟主早已有了南宫姑娘,他二人历经那许多风风雨雨,不离不弃,是再也不会分开的了,我又怎能去拆散这一对鸳鸯?而且我对李盟主的感情,如今想来,都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上官耀华学着她语气道:“推而广之,你如今对我的感情,日后想来,也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平若瑜用力摇了摇头,道:“要咱们成亲,是你义父也认同的。府中上下都在为咱们筹办新房,宴请宾客的帖子也发出去了,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知道这一桩喜事,这几日贺礼陆陆续续的送到了。如今你突然宣布告吹,岂不是白费了大家的一番心意?你让义父的面子又往哪里搁?我爹爹年事已高,只想看着女儿风风光光的出嫁,才能了却一桩心事,你就非要他的愿望落空不成?难道你就从没有考虑过长辈的感受?”

  上官耀华冷笑道:“你的大帽子,再给我乱扣啊?要成亲,你自己去成亲,我可不陪你丢那个人。贺礼从哪一家送来的,统统退回去便是,咱们也不来欠他的人情!义父怎样想,与我何干?他又何尝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亲爹亲妈早就死了,你家的长辈,同我可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瞪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什么孝子贤孙,算你看错了人,现在还有机会反悔。跟我玩这套鬼把戏,我只会一辈子看不起你,怎能令你称心如意?”

  平若瑜冷笑一声,道:“耀华哥哥,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你要是执意回绝,我就敢再去寻死觅活!第一次在平家庄,我敢玉石俱焚,拉所有人下来陪葬,你就应该明白,我并不是说来吓唬人的。我知道你们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将我救了过来。要是我死了,旁人定然都要指责你无情无义!”

  上官耀华冷笑道:“别拿你寻死觅活的无能当做辉煌!你自以为人比花娇,命比纸薄,偏好自作多情,与我何干?此前在平家庄的那些话,都是谎言,我不是早已给你说清楚,叫你不要胡思乱想的么?小姐,我从没说过要娶你,请问,我何错之有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