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四十章(25)

作者:以殁炎凉殿|发布时间:2019-07-11 20:24|字数:3387

  李亦杰松开了手,道:“不错,常人难以跟得上你的速度。但你可有想过,这种战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种较为高深的障眼法,如果你的对手根本就不去看,却又如何?眼下临敌之际,讲究的不是招式有多么华丽,多么好看,对于真正的高手,假如他不理会晃眼纷繁,一心一意,只向本体进攻,你所占据的先机和主动,立时都会转为被动。但我相信,你也不会仅满足于依靠虚妄讨巧之流,所取得的胜利吧?”

  原翼默忖半晌,道:“我明白了,李兄,你说得的确不假。”阴霾既去,反而展颜一笑,主动勾上李亦杰肩背,笑道:“不过也真令人意外。我自出于江湖,总以为自己的功夫在中原称得上数一数二,也不知几时,李兄弟也能这么正儿八经的教导我,还能给我传达武学至理?”

  李亦杰老老实实地答道:“只是近来翻看武学典籍,明白了些最基本的含义。料想此道乃是一理通,百理皆通。咱们剑客所要做的,是控制你所学的武功,并能妥善运用,以臻一流,却永远不要为你手中的剑所操控。”原翼如有所悟,点了点头,向身旁弟子道:“听李兄弟指点几句,果然大有益处。你们还不快去求教?”

  李亦杰淡淡一笑,又向一旁静坐读书的汤远程走近,道:“远程兄弟,不是我不主张你学武。但一来你体质较弱,二来习武要打持久战,并非朝夕间能见速成;三来咱们这些人中,属你读书最多,学识渊博。因此我主张你还是坐守后方,给咱们这些前方将士出谋划策,同时也可保证你的安全。我给你担保,此战倘能顺利告结,他日你如仍有心学武,我定会倾囊相授,绝不藏私。”

  汤远程笑道:“李大哥客气了,取胜之道,本就是每人各居其位,尽忠职守。不过对付七煞圣君这样的敌人,并不是传统的儒道之学所能奏效。因此这几日我还在研读《三十六计》和《孙子兵法》,希望自己不仅是一介腐儒,还能成为兵法中的博见之士。”

  李亦杰眉头立时舒展,道:“远程兄弟,你想得开自是最好。”

  这时一阵沙沙的脚步声轻轻响起,一个身着翠绿衣衫的少女来到众人身前,却是程嘉璇。捧着一碗汤走到李亦杰面前,屈了屈膝,道:“李盟主,你备战辛苦,我特意煲了一锅汤,来分给大家喝。前几日的事,从我自身而言,我并不认为自己的主张有错。但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搅了你的说话,思来想去,还是此事最不合武林规矩。我特来给你道歉了。”

  李亦杰冷冷地扫了她一眼,道:“不必,我不渴,喝不下你的汤。”程嘉璇面上胆怯之意更甚,道:“李盟主这么说,莫非是仍在生我的气?”李亦杰冷冷地道:“与你无关,每个人都会有没胃口的时候,如今我也不过是遵循凡人常理,没必要都揽到自己头上,你没那么不可或缺。”

  原翼见程嘉璇一脸委屈,虽然心下对她并无好感,倒也不仅起了怜香惜玉之心。上前道:“正好,同李兄弟切磋一番,我口渴得很了。他既然不喝,能否让我捡个现成便宜?”

  程嘉璇眨了眨眼,似是受宠若惊的小鹿一般,忙颤栗着双手将汤碗捧到原翼面前,小声道:“原翼哥哥,多……多谢你啦。”

  原翼似笑非笑地瞟了李亦杰一眼,道:“没什么,我生性善良,不愿令一个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下不来台。”说着仰头将汤水喝干。抹了抹嘴,道:“还不错么!看不出,原来小璇妹子的手艺这么好。”

  程嘉璇脸颊微微泛红,看来倒有了几分小女儿风情,道:“没有什么,只是一碗汤而已,我……我练了好久,也只是会做这一道汤而已。对了,原翼哥哥,听说你曾经在火山上受了伤,如今怎样,不碍事了么?”原翼笑道:“好人既有好报,我自然是大富大贵,有天道护佑着,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程嘉璇别扭的一笑,道:“那就恭喜原公子了,祝你早日痊愈。”说着又从身侧的矮桌上端来一碗汤,捧到汤远程面前,道:“远程,你近来也够辛苦啦,喝点汤吧。”

  汤远程抬起一边视线,意味深长的望了她一眼。程嘉璇被他看得一阵慌乱,竟不敢同他对视,慌忙将头转开。胡乱抹了抹脸,掩饰道:“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么?”

  汤远程又望了她半晌,才不咸不淡的道:“好。那就多谢了。”接过汤碗,却不同于原翼的“豪饮”,而是小口小口,缓慢的喝了下去。

  原翼在旁笑道:“真不容易,是几时改口直呼‘远程’了?咱们可都不知道啊!”程嘉璇急道:“你别乱说,只是感激他……连日以来,对我的照顾。谁都知道,我心里便只有……”见到李亦杰阴沉的脸色,总觉此时再申明此事,也是全无意义。又径去端汤,分给一旁众人。

  李亦杰冷冷的打量着她背影,等她分送完毕,才道:“你用不着这样子给我们大献殷勤。就算你玩出再多花样,我也不可能答应你那些个荒谬请求。”程嘉璇双手在身前反复揉转,小声道:“没有……我自然知道,就算当真要贿赂李盟主,这点小恩小惠,也不够格……”

  李亦杰重重冷哼一声,道:“你便是搬一座金山到我面前,却也休想令我心意动摇半分,最好早点打消你那些痴说妄念!”程嘉璇吃了一惊,不得已刹住话头,轻声应道:“是。”但垂下的眼眸中,闪动的分明是不服气的怨恨。

  自此日开创先例,其后程嘉璇便常会给武林盟众送汤“补补身子”。有些老成持重者,见她伺候得如此周到,相信她几日前只是一时糊涂,也不再同她计较,只因相比之下,还是玄霜这小魔星更令人头痛些。而脾气火爆之人,却同李亦杰一般心思,只道她是假献殷勤,借机相求。虽不愿助她,却仍是大模大样的收下恩惠。

  程嘉璇从不动怒,偶尔委屈,也强行忍下,仍是默默担负着煲汤的自承任务,甚至还要求主动到厨房打下手。她在武林盟本就帮不上什么忙,众人倒也找不出阻止她的理由。

  日子周而复始,一天天的星月流转。这一天,又是一个漆黑静夜,天空中只见得几颗稀疏的星子。程嘉璇又在厨房开始了照常的忙碌。面前支着一口大锅,锅中汤水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程嘉璇正握着一个长柄勺,在锅中反复搅动。

  月至中天,一片清凉的月光洒到她脚旁。这神秘的静夜中,似乎正悄悄地酝酿着一场罪恶。程嘉璇鬼鬼祟祟地向四周张望几眼,从袖口摸出一个白纸包,手指哆哆嗦嗦,在锅前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将纸包撕开一个口子。刚要向锅中倾倒,斜刺里忽然伸出一只手,牢牢扣住她手腕。

  程嘉璇大惊失色,猛然转头,面前站着的竟是脸上挂了一层冰霜的李亦杰,登时惊惧更甚,手指发软,纸包“啪”的一声落地,溅开一地白色粉末,隐隐升腾起一层烟尘,在两人身周浮动,将环境衬托得更是极不真实。程嘉璇心脏剧烈扭曲,“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声音在静夜中分外刺耳。

  李亦杰冷冷地道:“别叫了,到时惊动旁人,对你没什么好处。”程嘉璇一想不错,虽然一颗心已险些从胸口跳了出来,仍是强自压下声音。看了眼躺在两人脚边的纸包,嗫嚅道:“我……我……”李亦杰道:“怎么,人赃并获,你不会还想告诉我,是我冤枉了你吧?”

  程嘉璇连连摇头,语无伦次地解释道:“不……这……这不是毒药……”李亦杰道:“不错,你没有毒死我们的必要。这不过是一点服下之后,能够令人筋骨酸软,使不上力道来的药。”程嘉璇对了对手指,小声道:“因为……我是想……”

  李亦杰再次毫不留情地打断,道:“你只是想当然,以为让我们服下这种药,受其束缚,便再赢不过七煞魔头,也就达成了你的心愿。现在我们才是弱势一方,哪轮得着你来同情心泛滥?一旦输给他,我们就是必死无疑,反正死不死的,都是迟早的事,是吧?不过你想过没有,像他那样心高气傲之人,为了一点面子,就能将全天下闹得天翻地覆,又怎会接受你的担心,乃至是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暗中相助?到时他只会认为,你这是在瞧不起他,以他心性,还不需要你这样卑微的同情,更不会接受你的施舍。他是典型的恩将仇报之人,你还巴望着他会对你知恩感激还是怎地?”

  程嘉璇步步后退,喃喃道:“是,我想要他的感激,可是我也忘了,他根本就不会稀罕。我……我该怎么办?”

  李亦杰道:“这一件事,我可以不声张,但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任何地方,都是讲规矩的,武林盟中,同样不允许出现叛徒。”撂下几句狠话,扬身而去。程嘉璇双手颤抖,双脚颤抖,不由得跪下身来,十指都插入了满地的粉末中。时而又插入头发,狠狠拉扯,身子战栗不已。

  与此同时,依着钱玉提议,有关七煞至宝供奉的消息,已然传遍江湖,至于七煞魔头是否上当,众人也就不得而知。但此前他约战时曾说过“地点由你来定”,因此李亦杰给他递去的战书上,便说清了“赴冒纳罗亚火山之巅,一决生死”。

  此外众人另有一层把握,那里是他重生之所,必然被他视为圣地。要在此处决战,连天神也会眷顾着他,自无不允之理,这倒不怕他不来。

  人在心有顾虑之时,想争取多一倍的时间练功,但日子偏就过得飞快。转眼间,距离三月之期,已只剩下了最后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