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雨女·九

作者:长歌未闻|发布时间:2019-07-10 07:30|字数:985

  鬼鲤,一种原本只应该活在忘川的灵怪。

  它们祖祖辈辈都是被豢养在忘川中,专门以吸食鬼魂的负面情感为生。也被称为忘川的清道夫,一旦离开了忘川水,便是会直接干涸到鳞片爆裂而亡。

  “我原本以为雨女只是来吃一些负心汉的灵魂就会离开的,但是这次她连鬼鲤都带来了,怕是没那么简单就会离开了。”庱戚蹙着眉头,伸手敲打了两下玻璃缸,里头的鬼鲤倒是好整以暇地摇晃着尾巴,根本不畏惧庱戚的样子。

  顾青说,鬼鲤除了不会说人话,无法幻化成人形,其实属于人类的感知已经完全开窍了。

  也就是说,它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也明白我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庱戚捉到的这只不是来自雨女衣服的那条,而是问“冥界老友”借来的一条,用老友的话来说,鬼鲤皆是可以互通气息,只要有了一条,便是必然可以追踪到其他的鬼鲤的行迹。

  可是到了这种时候,庱戚却是有几分犹豫。

  “顾暮,你说不过一两的魂魄,值得我们去冒这个险吗?”庱戚底气不足地低低说道,她的眸中闪过扑朔扑朔的光芒,瞧着分外困惑的,似乎对自己将要做的事情一点都没信心一样。

  顾暮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随即便是将手掌重叠置于庱戚的手背上。

  两人双手相叠的瞬间,玻璃鱼缸表面瞬间浮起一串潦草的咒文。

  血红的,透出一股股阴森至极的感觉的咒文瞬间化作一个个有形的文字,统统包裹住鬼鲤的身体。

  “你只需要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剩下的事情只需要交给我就可以了。”

  顾暮话音未落,只见鬼鲤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挣扎着挺直了整条鱼身,那血色的鳞片统统张开,那些咒文一个个刻进它的鳞片里了一样,刺的它不得不张大了嘴巴,缓缓从口中吐出一枚类似于珍珠的东西。

  只不过这颗“珍珠”表面绕着一根根血丝,像极了眼球附近的细小血线一样。

  庱戚捏了个诀,那“珍珠”便是突然缓缓飘到了我面前来。

  我刚想张口询问庱戚是要做什么时,四肢忽然猛地一僵,阴寒入骨的气缠绕着我的脚踝不停往上攀附着,仿佛要将我给笼罩住一样。

  这种感觉,我已经熟悉了——鬼上身。

  我张大了嘴巴想要呼喊顾青和庱戚姓名,结果在我张开嘴巴的一瞬,面前的光影不断变换。

  场景如同电影倒带一样不停地流转,一根根血丝在我面前编织出鲜活的女人身影来。

  那个女人优雅地撑着纸伞走在雨中,脚踝上的红线铃铛一阵阵摇晃着,那无形的音波陡然间化成一条条血丝猛地朝我窜来。

  我下意识要闭起眼睛来,那血丝却是在触到我眼球表面前1厘米的位置陡然变化。

  化成了一块路牌,一块清楚写着地点和姓氏的......家庭路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