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卷 焦尸

作者:刺客抱瓮|发布时间:2019-06-12 09:37|字数:3068

  07

  脚步声戛然而止。

  程泽回过头,看见不远处的草丛里蹲着一个人,手在地上扒拉着什么。

  过了一会,那人丛草里捡到了东西,拿起来看了两眼,站起身准备走。

  是陆晚。

  程泽不知道陆晚为什么大晚上一个人来凶案现场,也没看清她在草丛里究竟捡起了一个什么东西,他都看过了的,那里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

  陆晚转身就走,程泽本想开口喊住她,却敛了声,跟了上去。他知道,她肯定看见他了,两个人距离本就不远,他185的大个往那一杵,除了瞎子,都能看见。

  程泽不紧不慢的跟着,他摸不透陆晚,从见到她那一刻一直到现在,他都搞不清陆晚究竟是装神弄鬼,还是真有神真有鬼。想到这程泽在心底朝自己翻了一个大白眼:什么神鬼,封建糟粕。

  程泽一路走的悠闲极了:时不时踢一踢脚边的小石子,拍一拍迎面撞上的蚊虫。他知道,陆晚都听到了,但她不仅没回头,脚下的步子反而加快了不少。

  他一路跟着陆晚进了山,绕到了山后面,心里的疑虑越来越大:正常的女孩,谁会大半夜来这种深山老林,还轻车熟路,一看就是经常来的。

  陆晚突然停住了,程泽按照跟踪的惯性,也停了下来。

  “快点,不然门关上,你就进不来了。”说完,就见陆晚用手把左侧的两棵松树硬生生地掰开了一条缝。

  程泽两大步跟上,发现两棵松树遮挡的,竟是一条小路。他跟着陆晚进了那条路,本来树木就特别茂盛,再加上又是晚上,一点光都没有,他甚至连陆晚都看不见了。

  “路黑,你跟好我”。

  程泽听见了陆晚的脚步声,准备顺着脚步声走。刚迈一步,没想到绊到了树枝,一个踉跄,差点要跌到地上去。

  陆晚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这才让智勇双全的程队长避免了摔个“狗吃屎”。

  程泽站稳之后:“走吧。”

  陆晚继续往前走,但却没有放下那只拉着程泽胳膊的手。

  程泽也任由她拉着,往黑暗深处走去。

  拐了一个弯,穿过了一个极狭小的山洞,程泽被陆晚拉到了一个平旷的土地上。他看着眼前有山有水有屋子的景象,心里吃了一惊。

  陆晚向那间屋子走去:“我住在这儿,本来不想带你来的,但想想,这里说话可能最安全。”说着拧下了别在门上的铁丝。进了屋子。

  过了一会,屋子里终于亮起了微弱的光,程泽走进去,屋里的陈设和外面的高楼大厦比起来,简陋的实在太多了。而且光源是桌子上的蜡烛,也对,这大山里,上哪去扯电线?他想起陆晚居然有手机,不知道她这么一个与世隔绝的人,要手机干嘛用。

  “陆晚,你把他带来干嘛啊,我们会被发现的。”

  程泽听到这声清脆的童声,下意识喊一声:“谁?”

  陆晚给他投去了一个看神经病的眼神,转身拿起小椅子上放着的一本配图有拼音的《海的女儿》,碰到了门口的一个人偶面前。

  “好好看你的书,别瞎管。”

  “哼。”小鬼心里满是不服气。

  陆晚看见程泽依旧站在门口,给他指了指地上的一把小板凳“坐啊”。

  程泽走到那把小凳子前,看了看,“我还是站着吧”。

  陆晚走到床边坐下,“随便你”。

  说完,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扔给了程泽。

  “这就是我刚才在现场捡的。”

  程泽接住陆晚扔过来的东西,拿在手里一看,是一个和门口的人偶差不多的木质娃娃。不一样的是,门口那个五颜六色的,而手里这个却通体发黑。

  程泽很确定,他去案发现场两次,根本就没看见这个木偶,而且上午整个刑警队出动里里外外检查那么多次,怎么就都没发现这么大的一个娃娃呢?

  “这个是古曼童,我送出去的。”

  “我告诉过你,我靠下蛊为生。但凡找到我的,办的都是人力不可为之事。”

  “前一阵子做了一桩生意。那女的要我给她老公的情妇下蛊。”

  程泽接了话,“感情你这大神婆,就干些逮小三的买卖啊,看你年纪不大,怎么,被渣男伤过?”一出口就后悔了,他就是一看见陆晚一脸□□炸天的样子,心里就特别不爽,非得怼她两句,才舒坦。

  陆晚瞥他一眼,继续道:“这世界上的事,说穿了不过爱恨情仇四个字罢了。这恨情仇皆由爱而生。没办法啊,世界上又偏偏多的是傻女人和贱男人”,说到“贱男人”,她瞟了程泽一眼,“所以这小三小四的,自然就需要我们用点别的方法除掉。”

  得,程泽不仅没沾着便宜,反而让人夹枪带棒的骂了一通,他真想抽自己两耳光:让你嘴欠。

  “我做了也有好几年生意了,男人飞黄腾达之后嫌弃家里老婆这种事见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处理起来也早就轻车熟路,轻松愉快了。”

  “不瞒程警官,我这些买卖,都是要人命的。你是警察,满脑子人命关天和平正义,我不一样,我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她找到我的时候,让我用最狠的手段,折磨那个情妇致死。我按她的要求,照做了。”

  “可后来她突然变卦,要那个女人立刻死。因为估计着离死期也没有几天了,我劝她等等,可她不。她说,如果我不照做,就不会把钱给我。”

  “真是笑话,我费这么大劲,还不就是为了钱嘛。于是我就帮她请了一个古曼童,就你拿的那个。”

  “人死了吗?”

  “应该是死了,因为第二天,钱到账了。”

  程泽听完陆晚的话,觉得脑子里有根弦一下子搭上了,他想着杜雨森的妈妈胡言乱语的那些话,觉得找到了头绪。

  “你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吗?”

  “不知道,我们向来不问私人问题的。不过我可以确定,这个女人特别有钱。”

  “陆晚,你看它,是黑的,我们给她的时候可不是。”

  “对,”陆晚重新看向程泽,“蹊跷的就是我附进里面的魂灵,被抽走了。”陆晚指指角落里的小鬼“看见它了吗,你手里的这个,几天前还和它一样,但现在,它成了黑的。意思是你手上拿的,就是一个木头疙瘩。”

  “你的意思是,除了你,她还找了其他的蛊师?”

  “肯定不会,如果她找了别人,还会按约定给我钱吗?”

  又是钱,程泽算是知道了,这钱大概是就是陆晚的亲娘。

  “我告诉过她,这东西就像养小孩子,你让他看到的是什么,他就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灵。一上来就让他杀了人,那么他的魂灵里,住进去的首先就是恨。如果不想让他反噬,往后一定让他多做好事,往善处引导。”

  “人真死了,估计就让她很害怕了,没理由不好好养它。再说抽魂这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你之前不是告诉我,有人在找你吗?既然你会,为什么找你的人不能会呢?”

  “所以啊,程大队长,你不觉得我们已经进套里了吗?”

  程泽联想起初次见面时陆晚的话,确实有一只无形的手,引着他们到了今天。

  “出事以后,你们肯定没少勘查现场,那为什么单单让我发现了这个古曼呢?”

  “有人知道你会去。”

  “当然,而且那人也知道你会去。从开始到现在,那个人的目的,就是把我们俩凑到一块。而我们,也都中了他的招。”

  程泽不解:“你这里什么通讯设备都没有,怎么知道外面有命案呢?”

  “我做了梦。梦见那个古曼童提着人耳朵。醒来就觉得有东西在引我去,到那看见你们扯的线,才知道这里有案子。”

  “不错,凶手割走了受害人的耳朵,鼻子舌头,还剜去了眼珠”。

  “费不费事,直接把头砍走算了。”说完翻了个白眼。

  “死者一共四名。”

  “四个?”

  “对,都是男生。而且如果和你有关系的话,会不会又是什么怪力乱神。”

  “不知道,没听说过。”

  “反正你现在也暴露了,方便的话,明天跟我一起去查案。”

  陆晚像听了一个笑话“大哥,我是杀人的,你让我去警局和你破案,是准备最后把我逮捕归案吗?”

  “你那些歪门邪道我不管,总之这四个孩子不是你杀的总没错。再说,抓你也得等我爸的事水落石出之后。”

  “对了,还有你屋子里会说话的那个也带上,以备不时之需。”

  “带小鬼,你不是不信我这些封建迷信吗?就算你想带它,它也去不了,道行不够,不能见警察。”

  程泽觉得陆晚这人怎么就不能给一点脸呢,动不动就摆谱,就她谱大。“爱带不带,随便你。”

  说完推开陆晚的门,“明早六点,山脚下等你。不用送了,记得路”。

  陆晚看着程泽离开的背影,啐到:“记得路记得路,就该摔你个狗吃屎。”

  转头看向小鬼:“小鬼,我答应他去破案了吗?”

  “没有吧。”

  “这么拽,以后怎么和他友好合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