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章 弑父

作者:冥屏玥|发布时间:2019-07-28 23:03|字数:3162

  秦笑盯着地上的尸体,双腿有些发软,两只眼睛透出兴奋的光芒,慢慢的顺着墙壁卧倒在地上,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杀了秦伯渊,她真的做到了,这个场景在自己脑海里预演过无数次,今天终于实现了,而躺在地上的尸体正是秦笑的亲生父亲秦伯渊。

  秦笑坐在地上调息了一下,从秦伯渊身上吸来的法力还没有完全跟自己融合,两股力量在体内相互排斥,秦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陶瓷瓶,拧开瓶塞一股黑色的气体扑面而来,秦笑立刻贪婪的吸取着黑色气体,好像在享用什么人间美味似的。瓶子里面装的是她精心炼制的厉鬼之魂,专门用来应对从秦伯渊身上吸来的法力,她早就料到以自己的道行肯定没有办法融合秦伯渊的法力,所以才需要借助厉鬼之魂压制。体内的法力被压制下去之后,秦笑慢慢站起来,走到秦伯渊的尸体旁,秦伯渊的的魂魄还在身体里,阳寿为尽,加上魂魄被秦笑的五雷掌完全震碎,根本没有办法自己从身体里出来。秦笑眯着眼睛笑了笑,很好,既然你自己出不来,那就让做女儿的帮帮你。

  只见秦笑右手掐了一个聚魂决,抬起手在秦伯渊的身上虚晃一下,手掌心中立马多了一似有似无的气体,这团气体真是秦伯渊的魂魄。秦笑看着已经破碎的魂魄轻轻一笑道:“看在十五年的养育之恩的份上,我亲自送你一程”。秦笑带着魂魄走出房门往屋后的森林走去,天空中只有几颗稀疏的星星眨着眼睛,秦笑走在漆黑的夜晚中,周围散发出腐烂的气息,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是秦笑早已习惯黑夜,不到十分钟已经走到目的地。

  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洞赫然出现在面前,从地洞里散发出阵阵阴鬼之气,秦笑有些兴奋的看着地洞,鬼门山上她最熟悉的地方就是这个底洞。这个地洞里面有数以万计的孤魂野鬼,都是抗日时期被日本人坑杀的无辜百姓,这个地洞的位置刚好在一个阴眼之上,里面的魂魄只能进不能出,是一个绝佳的操魂御鬼之处,当年秦伯渊看中此处之后还给它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叫做万鬼窟,没想到今天会成为他的葬身之处。秦笑眯着眼睛笑嘻嘻地看着万鬼窟里的恶鬼,然后又看向手中秦伯渊的魂魄,眼中流露出一抹狠毒的神色,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魂魄丢进万鬼窟。

  秦笑的眼睛直楞楞的盯着秦伯渊的魂魄,确定被恶鬼撕了个粉碎,连渣都没剩,才满意的抬起头看向头顶的夜空,夜空不知什么时候散尽了乌云,露出了皎洁的月光,月光懒懒的洒在秦笑的脸上,秦笑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终于获得了自由,终于摆脱了秦伯渊,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令人讨厌的地方。

  回到那个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秦笑站在院子里环顾四周,这是一幢农村典型的小平房,中间是堂屋,左边是秦伯渊的房间,跟一个练功室,右边是秦笑的房间,不过秦笑呆在里面的时间并不久,毕竟大部分时间她都是被秦伯渊丢进了万鬼窟里,因为自己命格极阴,乃是阴月阴日阴时阴地出生的天阴之命,天生阴骨,满身鬼气,是绝佳的炼鬼之才躯,就算是亲生女儿又怎样,一样被秦伯渊拿来炼鬼。

  收回心绪,秦笑走进秦伯渊的房间,站在床头掀开被褥,床板上有一个暗格,里面放着一本破旧的线装书籍,封面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鬼道御录》,秦笑眯着眼睛拿起那本书,这本书,她无数次的看见秦伯渊在翻阅,粗略的翻了几页,果然立马记载的都是一些阴险狠毒的操魂御鬼之数,大部分她都看见秦伯渊施展过,翻到最后一页,秦笑眼尖的发现,最后一页被人撕掉了,秦笑有些哑然,当下也顾不了那么多。马上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一个黑色的背包,看了看除了几件洗的发白的衣服,还真没啥东西,当下扔掉背包,将本《鬼道御录》贴身藏在身上。在房间的角落布下纵火决,随即离开房间,将力量聚集在右手,然后头也不回的对着房子轻轻一挥,房子立刻被大火包围,不一会儿就已经看不见房子了,只见熊熊烈火正在无声的燃烧着。

  初春的夜晚还是有阵阵寒意,秦笑向来比较怕冷,将双手伸进身上那件洗的有些发白的淡粉色夹克衫,可还是冷的发抖。山下的世界秦伯渊带秦笑去过几次,秦笑只记得外面有很多人,各种各样的人,还有五颜六色的灯光,还有学校,秦笑小的时候有一次路过一个学校,里面有很多跟她一样大小的孩子,秦笑很想进去,她一天学都没有上过,秦伯渊只是教会了她认字,他教东西从来只教一遍,不过就算不懂,秦笑也从来都不会问。外面的世界秦笑只能从书上知道,现在她可以亲自去感受这个世界,想到这里秦笑不由的心情大好,迈着轻快的步伐朝着山下走去。

  秦笑裹紧身上的衣服,迈着轻快的步伐匆匆的走在通往山下的小路上,渐渐的森林里的那阵腐烂的气味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阵阵细不可闻的花香。秦笑突然停下脚步,抬起头看向正前方,一股纯正的灵气正盘绕在前面,应该是什么宝物的灵气外泄,可是鬼门山地处极阴之地,整个山上又都充满怨灵恶鬼之气,哪来什么宝物,就算有也早被秦伯渊收入囊中。秦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生怕发出一点声响,灵气正从从一处草丛里散发出来,秦笑伸出瘦骨嶙峋的双手慢慢拨开草丛,看到的东西不由的一愣,本来以为会是什么宝物,不是宝物好歹也应该是个千年人参,百年何首乌之类的,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人,还是个女人。

  秦笑这下有点吃不准了,扭头就走?那不是姐们风格,怎么说也得看看清楚,当下小心翼翼的走进草丛之中,那女孩躺在地上呼吸微弱应该是受了伤,身穿一身灰白色长袍,这年头谁还穿长袍,看年龄跟自己好像差不了多少,五官柔和,肤色白皙,不像自己惨白惨白的。看样子这姑娘伤的不轻,浑身灵气正在不停的外泄,救死扶伤那不是秦笑会做的事情,不过看她浑身灵气外泄实在有些浪费,可惜自己天阴命格无福消受这些灵气,当即决定转身离去。

  就在站起身来的那一瞬,秦笑眼睛一亮,看到了女孩脖子上挂着一颗珠子,那珠子不过鸽子蛋大小,通体雪白,散发着淡淡的绿色幽光,一看就是个好东西,要是那姑娘死在了这,这么好的东西可就暴殄天物了,当下就决定占为己有,秦笑伸出手将那颗珠子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就在珠子离开脖子的一瞬间,之气还缓慢流失的灵气,突然间像拧开了水龙头一样,肆虐的从那姑娘奔泻开来。秦笑正在哑然,那姑娘突然睁开双眼看着秦笑,眼神凌厉而又冷漠全然没了刚才的楚楚可怜。对上这样的眼神,秦笑当机立断拿着珠子撒开脚丫子就跑,刚跑出两步,秦笑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缠住双腿拖了回去,那姑娘看向秦笑手中的珠子,抬起右手一掌打了过去,秦笑见势聚齐真气护住身体,右手捏决挥了过去。没有想象中的惨烈,那一掌打在秦笑身上就像一阵风一样,什么都没有。

  秦笑不经莞尔,原来是个纸老虎,那姑娘似乎也没有料到是这样的场景,不由一愣,恨恨的站起身来,灵力严重外泄,嘴唇渐渐的变得有些发白,她必须速战速决。聚齐全身所剩无几的灵力,凝聚成一个虚无飘渺的白球,使出浑身的力气正准备打向秦笑,忽然间,女孩好像想到了什么,仔细看了看面前的秦笑,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便慢了,要三个小时前的秦笑,可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但是现在的秦笑身上有了秦伯渊几十年的功力,虽然还没有完全的融汇贯通,但是对付这种等级的灵力绰绰有余。

  只见秦笑阴冷一笑右手捏决,嘴里吐出几个如毒蛇般的音符,右手上立马多了一团黑色的气体,然后大手一挥将白球打了回去,白球反弹回到身穿长袍的女孩身上,那女孩躲避不及,被砸了个正着,正中红心,砸到了脑门上。然后被震飞,好巧不巧旁边就是一个悬崖,所以那个长袍女孩像断线的风筝似的,掉了进去。恍惚间,秦笑好像听见她在喊什么小五,秦笑看见女孩掉了进去不由一愣,随即跑到崖边,有些懊恼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没控制好力度,劲使大了,一不小心把人给打到了悬崖地下。此刻秦笑脸上完全不见刚才那副阴冷,讪讪一笑对着悬崖说道:“谁让你刚才那么凶的,不就拿你一颗珠子,至于吗”。看着手中的珠子,想来那女孩应该是在山中修炼的精灵,这珠子莫不是内丹之类的玩意,应该是个好东西。秦笑站在崖边,看了深渊一眼,从这里摔下去就算是个精灵,也不会有生还的希望,然后将珠子手中的珠子收看起来,继续往山下走去。

封面页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