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百一十章 胜利

作者:溏诗|发布时间:2020-06-07 00:50|字数:2356

  初瑾望着天上的圆月,不免陷入了沉思。好几日都没有东方淮的消息,连暗卫也不知晓他的行踪。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一般。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不自觉挂念他,时常想念他的笑,他的好,习惯了有他在身边的日子。初瑾轻叹了口气,有些许失落。

  初霁见初瑾一人在凉亭里发愣,便走了过来,“阿瑾,你在这干什么?”

  “姐姐~我只是出来透透气,一会便回房了。”

  “姐姐知道你在想东方淮,几日不见如隔三秋?”初霁打趣道。

  “诶呀,姐姐你快回去休息吧,夜色已晚,还在外面瞎晃悠。”

  “行,姐姐回房了,你在这慢慢想啊。”初霁忍不住笑出了声,转身离开。

  最近事情过于繁杂,好多事都来不及探究清楚,还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

  第二天一早初瑾就出了门,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上街寻寻热闹。

  街道上的人摩肩接踵,其间小妖兽在欢快地四处跳动,走到张贴告示的地方,一群人围在一起激励地谈论着,初瑾在外围也看不到具体的内容,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几个人的话里提到了东方淮,初瑾赶紧上前听清几个人的谈话。

  “这东方淮又要娶西纪的公主,这才娶了沈家的闺女呢!”

  “可不是吗,还要将她下降到侧妃的位置。”

  “这有什么,西纪公主有权有势,那个沈初瑾早没有了沈莫撑腰,拿什么跟百里流萤比。”

  ……

  接下来的话悉数贯入到初瑾的耳朵里,仿佛晴天霹雳,初瑾挤开围观的人群钻到最里面。

  “谁啊,别挤啊!”

  “大家快看,这好像是沈初瑾。”

  ……

  少数认识初瑾的人开始撤出人群,有人惋惜,有人同情,还有人嘲笑她当时自不量力嫁入宫中。初瑾看着眼前的一行字“东陵太子东方淮将与西纪公主百里流萤于下月二十八完婚”。眼睛里像是进了沙子一般,刺痛难忍,原来他消失这段时间是为了和百里流萤成婚,嘴里尽是苦涩,难以言喻。

  “听说百里流萤是个绝世美人,跟殿下应该是般配的一对。”

  “是呢是呢!”一对小丫头在一旁对答道。

  初瑾回过头,大声地喊道:“配个球!你们知道个什么!”

  两个小丫头着实吓了一跳,默默走开了,暗自想到这姑娘想必是极度爱慕东方殿下的,才如此暴躁。

  初瑾恍如失了魂魄,脑海里只有那行鲜红的字眼,抬头望去远方宫殿的旗帜,初瑾甚至想飞过去找东方淮说个明白,为什么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想拿起风吟的手又放下了,放弃了这个念头,还是早点回宅子里,以免姐姐担心……

  在某暗处,有些眼睛虎视眈眈,像看猎物一般,一路尾随直到初瑾回到宅子才不舍地离去。暗卫注意到异样,赶紧传书报给东方淮。

  初瑾回到房里,谢绝了笙歌送来的饭,谎称自己太累了已然休息。灭了灯,借着月光,倚在窗台上独自喝着酒,和东方淮在一起的回忆一幕幕涌现在眼前,眼泪不争气地留下来,闷了一大口酒,呛得直咳嗽。

  “小丫头,借酒消愁可不是好主意。”窗口外的合欢树上不知什么时候躺了一个人。

  “苏辰?”

  “诶呀,被你发现了,”百里辰从树上一个跃步像蜻蜓点水般停在窗台上,夺过初瑾手中的酒壶,坐在窗台上一饮而尽。

  “你怎么找到这的?”初瑾擦了眼泪,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人。

  “今日大街上有几个人都在跟踪你,我怕你出事便也跟来了。”

  “那你快点走吧,宅子里有暗卫,会保护我的。”

  “你就不好奇谁想对付你?”

  “他人想干什么我又怎么能阻拦,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杀了他们吗?”平静没有一丝涟漪的话,让百里辰有些心疼。

  “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东方淮要娶别人为正妃的事了。”

  “你来就是说这些的吗?”初瑾有些不悦,眉头微皱。

  “自然不是,我带你去开心开心。”嘴角上扬,一把抱起初瑾腾风而去。好不容易把暗卫引走,可不能说几句话就完事。

  “你放我下来!”

  “那可就掉下去了哦。”

  初瑾往下一看不由得攥紧了百里辰的衣襟,暗叹这家伙轻功如此出神入化,全靠灵力御风,这出门没带风吟,她可不会飞那么高。

  “你带我去哪里?”

  “去了你不就知道了。”

  初瑾想起东方淮带自己去他训练暗卫的地方的时候,心中又开始波动。

  晚风微凉,脸上的酒劲微微褪去,鼻尖是山河的清甜气息和百里辰身上的龙隐香,初瑾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家伙把她带到了天坊的水上花廊,宽阔的湖面上大大小小的船只相互牵连,罩着红灯罩的烛灯遍布上下好几层的船只。在红色帷幕的映衬下,红色的灯光愈发鲜艳,越发饱满。船上人影晃动,歌舞生平,哪怕是在半夜也是如此热闹。

  “你把我带到这里干什么?”初瑾脚刚着船上,就推开了百里辰,不由得恼怒,天坊是东陵出名的妓院,特别是这水上花廊吸引了好多有钱人来此。

  “没人说女子不能来此啊,既来之则安之,有我在,你随意玩乐。”

  “辰哥哥~”一个娇嫩欲滴的女声响了起来,嬁嬁掀开帘子从船里走了出来,妖娆的身形款款而来,柳若无骨的样子,满脸娇羞,一下就扑到了百里辰身上,“你可是好久没来了,奴家可想你了。”

  百里辰拉开嬁嬁,“说了多少次,别挨我那么近,你这是在做什么妖?”

  初瑾悄悄退后几步,可不能打扰到他们。

  百里辰注意到初瑾的小动作,连忙拉着她,朝嬁嬁说道:“这是今天的贵客,今天好生招待,好吃好喝都备给她。”

  “嗯,听表哥的就是了,那你们进来吧。”一路上嬁嬁仔细打量着初瑾。嗯,没有盘发,还是未嫁,长得也是极好,身形也不错,跟我家辰表哥还是极为般配的。

  初瑾不大适应嬁嬁炽热的目光,朝百里辰旁边躲了躲。

  嬁嬁看到,扑哧笑出了声,“想必姐姐还是个容易羞涩的人,我家哥哥为人不正经就需要姐姐这样的人去治治他。”

  “我和他……”

  “我如何不正经了,可别在人姑娘面前拂了我的面子,”百里辰打断了初瑾的话抢先说道。脸上洋溢出得逞的笑意。

  二人说笑倒让初瑾觉得自在许多,一时也没想太多,跟着百里辰吃吃喝喝,在形形色色的达官贵人中周游,见识了许多奇妙玩意。

  东方淮回到宅子里的时候,发现初瑾不在房中。

  “主子,我们被人使计引走,追了一段路程才反应过来,等赶回来之后太子妃已经不见了。”

  “下令!所有在京都内的暗卫全力寻找太子妃!”

  “是!”

  注意到窗台上的酒壶和撒了的酒,东方淮心中发了慌,你此时在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