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八十五章 头颅

作者:苦行僧|发布时间:2020-05-22 23:50|字数:2005

  苏霏霏十分悲伤,所以这个男人为了什么都可以牺牲吗:“那你算到我们的孩子会没有吗?”

  秦州抿了一下嘴:“没有。”

  苏霏霏轻笑了一下:“皇上,你千算万算,到底还是算漏了。”

  秦州想握住苏霏霏的手,却被拒绝了。秦州眼神有点黯淡:“霏霏,伤害你的人,我都已经给予了惩罚,我伤害你的会慢慢来还,能原谅我吗?”

  苏霏霏并不想说话,她很怀疑自己在秦州眼里到底是什么地位,才可以被秦州这样无情地为了大局而抛弃。这样的人,有什么地方是值得爱的?她对秦州而言,盛世的时候,她就是秦州的宠爱;乱世的时候,她就是秦州想不用就不用的弃子。

  但是这些苏霏霏不想和秦州讲了,讲了想必他也不会懂,何必呢。

  “我累了,想休息。”苏霏霏淡漠道,她躺到床上,转身背对着秦州。

  秦州感觉自己喉咙有点苦涩:“好,你好好休息。”

  之后的日子便一直都是这样重复着,秦州下了早朝就来了苏霏霏这里,但苏霏霏对秦州却是视而不见。秦州便默默做自己的事情,若是苏霏霏对他多看了一眼,他便会高兴一整天。

  生活里唯一的变化便是苏霏霏的身子了。周束每日都会来替苏霏霏诊脉,也会开一些滑胎后用来补血、固体等的汤药。但苏霏霏的身子就是不见好转,反而还愈加恶化。越来越嗜睡,睡着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有时候站着站着都会突然晕睡过去。

  而秦州的脾气也是越来越暴躁,他请遍了江湖上的名医来给苏霏霏医治,但都没有用。除了体虚什么都查不出来。

  苏霏霏睡着的时间很多,她在梦里看见了很多东西,她看见一对少年少女从相知到相爱,再到互相忘记对方。她将秦州的暴躁看在了眼里,她知道自己快死了,她对秦州也没什么好怨的了,不管多么浓烈的爱恨情仇在死亡面前都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

  但她也做不到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与秦州相处。她对待秦州,像是一个主人礼貌地对待来家里的远亲一般,礼貌又带着疏远。

  秦州看着又一个他找来的名医摇了一下头,暴怒道:“滚!一群没用的!连这点病都看不好!”

  屋子里的人马上跪了下来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苏霏霏被吵醒了,她道:“你又在对着宫人们发火了。”她看到地上跪着一个寻常装束的男子,便猜到是发生了什么,她对那郎中道,“你下去吧。”

  郎中见皇上没有反对,连忙磕头道:“是,是,多谢娘娘,多谢娘娘。”

  秦州见苏霏霏醒了,他挥退了所有人,屋子里只剩了秦州和苏霏霏两个人。所有的不安、慌张、恐惧暴露无遗。

  秦州趴伏在床边:“怎么就治不好呢?”声音里带着哭腔,像一个不谙世事,在责怪着别人无能的小孩。

  苏霏霏淡淡地笑了一下:“也许是我身子确实不行了。”

  秦州猛地抬起头:“不会的,不会的,我一定会……”

  “皇上,”苏霏霏打断了秦州,“我就那么一个心愿……”

  “不可能的!”秦州想也不想就打断了苏霏霏,“我不会放你走的。”

  “最后的时间,我不想再呆在这冷冰冰的宫里了。金玉没了,孩子也没了,我呆在这宫里便难受。我想和我爹娘呆在一起,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她们好好吃一顿饭了。秦州,你便休了我罢。”

  秦州痛苦地闭上眼,他听到苏霏霏说过无数次类似这样的话,每听一次都觉得心头像是被割了一刀,疼得他眼泪忍不住冒出来在眼眶里打转。

  “秦州,我现在不怨你,我只想在最后陪陪爹娘。你别让我恨你。”苏霏霏望着床顶,眼神空洞。

  即使闭上了眼,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秦州听到自己说:“好,从今往后,苏霏霏不再是朕的妻妾,今日逐出,宫,外。”

  “多谢皇上。”苏霏霏眼神仍旧没有什么变化,眼泪却从眼角滑落。

  苏霏霏被苏家人安排的马车接走了,秦州站在城墙上眺望,他看着马车逐渐走远,心里也好像随着马车的离去而空了一块似的。

  他怎么又想哭了呢?他已经逐渐意识到,是他一步步将事情变成了今天这样,他亲手将他和苏霏霏的牵绊剪断了。

  他不该战后回京没去看望苏霏霏,他不该为了自己的计划一次次置苏霏霏于不顾,他不该。

  但现在什么都晚了。

  苏霏霏回到苏家的第二日,苏制便辞了官,并将秦州一直想要的虎符交予了他。苏制一生操劳半载,先帝在世时,与先帝一同攘内安外,革新政治。后来外戚干政,朝堂不稳。

  秦州在这个时候即位,他奉先帝所托,辅佐秦州管理好大楚。经此一事,他明白朝堂上已经不再需要他了,秦州已经可以当好一个帝王。只是这个代价未免太沉重。

  他打算辞官后和夫人带着霏霏一同到乡下去住,租个百亩田,当个地主。日子也是潇洒自在。

  秦州明白苏制辞官意味着什么,但他谁都不能怪。他批准了苏制的辞呈。让无名暗中保护苏制一家人。

  苏霏霏一家人去到了一个离京城甚远的地方,苏制和丁雅看着苏霏霏的身子越来越不好,眼泪扑簌簌地流。他们没有给苏霏霏找郎中,因为他们知道这都是白费的。

  苏霏霏这次在梦中看清了那少年少女的模样。

  是秦州和她。

  他们年少时相爱,却又因情蛊忘记了彼此,然而两人又再次爱上了对方。

  只可惜,兰因絮果。可悲又可笑。

  苏霏霏在一个平平无奇的清晨里再也没有醒来,丁雅在苏霏霏床前哭得喘不上气,苏制常年板着的脸现在也满是痛苦。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故事,随时都在上演,却没有一次不让人感到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