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051章 懂兽语的俊公子

作者:佛陀佳人|发布时间:2020-08-01 22:50|字数:2090

  “主人,快走。”静姝已变为一带着翅膀的小人,看如此。惊骇提醒,周身发出耀眼的绿光,一股绿光卷着白谅谅冲出洞外。

  “啊……”因这力量太过猛烈,白谅谅虽逃出洞外,身体却是一直在空中翻滚旋转。

  “主人……”静姝爆发着她周身的力量阻挡住佘三娘,趁佘三娘没回神她跟着飞去洞外。

  就看到白谅谅小小的身子在空中翻滚旋转着向一边的山下掉。

  想都没想她跟着一道绿光过去。

  “哎呀……”白谅谅脑袋一疼,痛呼哀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不对,应该说是狐身已昏了过去。

  “主人……”静姝看着主人从半空掉下去直落到林中一辆飞驰而去的马车中,惊骇喊道,跟着也一道绿光冲了进去。

  马车中一位面如冠玉,唇红齿白,身着青衣一副文弱书生样的公子正手支着脑袋闭目养神,被突然冲进帘子中的东西砸个正着,痛呼低喃跟着向一边看去,“哎呀,这什么东西?”

  “公子,这么了?”他这一呼喊,车帘外赶马车的小厮跟着扭头询问。

  青衣公子摇头说道,眼则看着眼前脚边那白茸茸的一团,“没什么,好好赶车吧。”

  发现是只小狐狸,青衣公子手扶着身后的坐椅,小心戳了戳她的脑袋。

  白谅谅脑袋随他的手指晃了晃,继续昏迷。

  “好好掉进我车厢中的小狐狸。”公子抬头看了下头顶那被砸出个窟窿的洞,不置信道。

  伸手放在她娇小的鼻子边,这一抚还有气。

  “没死就成。”确定它没死,青衣公子俊脸跟着浮出一抹释怀。

  公子蹲在白谅谅身边看抚了她鼻子,又拽她耳朵,她脖子上的静姝则急得不成。

  这公子看着仪表堂堂,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该不会是个变态,娈兽癖吧。

  虽然她清楚自家主子很美,但她现在可是只小狐狸呀。

  这不,她只能用声音在她神识中高喊,“主人,你快醒醒,醒醒呀,主人……”

  青衣公子还在打量翻着白谅谅的脖子分析,“还带着个用佛珠穿的项圈,看来是谁家家养的。只是你怎么好好的从我车顶掉下来?”

  “主人……”看他看着她脖子不放手,跟着又翻起她的身子。

  静姝直接慌了。

  这公子不会正是娈兽癖,发现主子是个女的,要对她不利吧。

  想都没想,她戒指后面多了个绿色的针,直接对身后的白谅谅的脖子一扎。

  “谁扎我?疼死我了。”这一疼,白谅谅赫然惊醒,怒说着跟着翻身坐起。

  青衣公子正在察看她,突见她仿佛受惊了样一个翻身坐起,嘴巴还跟着说出人话。

  一屁股后跌在地,面色煞白看着坐起来用毛爪子揉着脖子的白谅谅颤声问道,“你,你会说话?”

  “你……”这声音白谅谅跟着抬头。

  眼前是位英俊面带病容的青衣公子。

  “你,你是妖怪也是……”青衣公子难以置信,颤着手指着她又问。

  “你问我?”白谅谅诧异,跟着也伸出个毛爪子指向自己。

  “恩,你会说话,你……”青衣公子点头,再次问。

  “我……你能听懂我说话?”这下轮到白谅谅震惊了。

  “是的。你是妖也是……”青衣公子看她并无恶意,神色虽有些放松,还是咽了口口水小心问。

  白谅谅自然也发现他们正在一辆马车上,马车前行想必是有人在外赶车,可赶车的人并没任何反应,所以他的话,她跟着调皮一笑问他,“我当然是……我说我是仙,你相信吗?”

  “你是仙?”青衣公子跟着认真打量着两腿前驱坐在地上的白谅谅,跟着嗤笑出声。

  不可否认这男人的笑很赏心悦目。

  他帅气和大和尚冷无炎不相上下,但他给人的感觉要温和得多。

  这一笑就像阳春三月的阳光给人温暖,又像夏日里的凉风让人神情气爽。

  但白谅谅对于他笑自己,还是不满怒问,“你笑什么?”

  看它明明可爱的不成,却非做出奶凶奶凶的样子质问自己,青衣男子唇边笑靥更大。

  真是个小可爱,虽然刚才她做出的人性化的动作很让人震惊,不可否认她确实不是一般的小兽。

  这么一想,青衣男子神色恢复正常低对她道,“你很有趣。其实我从小就会兽语,所以能听懂你说话很正常。”

  “你懂兽语?”白谅谅怔,敢情是她多想了。亏她还以为自己真能吐出人语了呢。

  “恩,”青衣男子跟着点头。

  “你这是要去哪儿?”白谅谅这才意识到马车向前走跟着问。

  “京城。”青衣男子道,对于她的突兀出现自觉问,“小狐狸,我倒没问你。你是谁家的灵兽?怎么好好的从天上掉下来呢?”

  “我……”白谅谅收回自己不是灵兽的话,有些苦恼道,“我也不知,好好的跑路,就一个脚下打滑滚了下来。哪知就……”说到之前的遭遇,她是一脸尴尬。

  他说着话跟着指向头顶那破了洞的车厢,那洞不会就是她砸的吧。

  “这样呀。那你主人是谁?我好帮你送回去。”青衣男子点头,跟着问她。

  “我的主人?”白谅谅蒙。

  “你脖子上有人为编的项圈,我想那一定是你主人给你戴的。”青衣男子倒是好心指出她的疑惑。

  白谅谅想到冷无炎,她不知自己丢了他是否会着急。

  但她确实是个路痴,也真不知那佘三娘是怎么抓到自己又带自己去的那是什么地方。

  所以她干脆摒弃找冷无炎的念头问他,“我,我确实有主人,但我也不知道我主人去了哪儿了。京城好玩吗?”

  “你想去京城玩?”虽然知道她满身灵性,对于她的话,青衣公子还是诧异。

  “恩,好玩吗?”白谅谅道,毛爪子跟着抓着他的衣袖摇晃。

  这些天为狐狸身,虽然方顺安和冷无炎都对她不赖,他们多少也能猜懂自己的意思。但好些天没跟人这么畅快的聊天了,所以她自觉把青衣公子当成朋友。

  实在不理解一只狐狸好好的去京城玩是怎么想的,青衣公子对她的问话还是认真回答提醒她,“好玩是好玩。但你是狐狸,你确定你这么去没人会抓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