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醉酒

作者:金北|发布时间:2020-08-01 22:50|字数:2142

  顾临拿起旁边的香槟,咳了一下:“嗯哼!”

  “哎呀!故事男主角来了,大家让出c位!”胡倍是八卦会会长,嗓门也是最大的,大家马上发现了刚刚一直站在他们后面的顾临。

  顾临没有动,示意大家按照刚刚那样位置坐好,“我就随便走走。”

  “别呀!兄弟们这么久都没见过面了,今晚不是我们被扛回家就是你被小橘扛回房间!”

  “对啊对啊,约你多久了都说没空,今晚不醉不归!”

  顾临呦不过他们,想着他们也挺久没见面了,可能以后也没有什么时间,便坐下来,一一给他们倒酒,“我先干!”

  一杯见底。

  氛围一下子就热了起来,顾临以前最喜欢热闹起哄,眼前大家鼓掌呦呵相互灌酒,然后旁边是被他带出来的许小橘就静静地看着他们闹,这样的场景是他曾经最怀念的记忆,现在重现了,熟悉又陌生。

  这一帮人闹起来就没了谱,把几百年的历史都能挖出来让顾临承认。

  “你说,你是不是为许小橘哭过?”

  “是。”

  “你说,你以前最喜欢的女生是不是许小橘?”

  “是。”

  又一杯见底。

  “你说,你是不是偷偷去过英国?”

  “是。”

  许小橘一怔,心里忍不住泛出苦涩,眼前这个闷声喝酒的少年曾经为她做过多少疯狂的事情,她很多都不知道。

  “你说,为什么后来都不联系我们了?”

  “忙。”

  “哈哈哈哈哈……”大家都瞬间爆笑,因为大家都对彼此了解,他们这些纨绔子弟能忙什么?这么明显的借口骗谁都骗不了。

  胡倍以他多年的吃瓜经验告诉他这个“忙”一定不简单,“嘿嘿嘿,我懂,是不是有新欢了?”

  一直低头喝酒的顾临把头抬了起来。

  “锤了锤了!一定是!”没想到是新爆料,大家一下子又兴奋起来了。

  许小橘手紧紧抓住裙摆,心中是有答案的,但是顾临的表现真的太异常了,那份专注的温柔她从未见过,她还是非常害怕顾临张嘴说出她不想得到的答案。

  顾临咽了一下口水,目光飘向了楼上中间的房间门,没说话。

  “你有看我给你的礼物吗?”是许小橘先开口打破这个沉默。

  顾临的脑袋开始昏昏沉沉,闭上眼后又马上睁开,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没有。”

  “我想和你一起去看,好吗?”许小橘过来扶着摇头晃脑的顾临,温柔的声音一下子把顾临拽进回忆里。

  他们这么多人之中最能喝的就是顾临,怎么可能会是顾临先倒下,如果是平时他们肯定会狠狠地嘲笑他,但是大家都感受到此时氛围的暧昧,都非常识趣没有调侃顾临。

  旁边的朋友相互使眼色,纷纷和顾临道别,“下次,我们下次再聚!”

  有几个也开始摇摇晃晃,说话不利索了,“顾临,生日快……快乐,百……百年好合!”

  这一层只有他们这一帮人,谈生意的大人是在楼下,所以他们一走就突然安静下来了,只剩下许小橘和顾临两人。

  顾临推开许小橘扶自己的手,他怎么会醉?才喝没多少杯啊,顾临想不明白,但是已经快要挂机的大脑也不允许他细细想下去。

  许小橘刚松开又马上扶住,“我们回房间休息一下吧。”

  顾临稳了稳脚步,“我要去洗澡!”

  一说到洗澡,顾临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眼前的沙发和桌椅已经变成三个四个了,还想着要上楼。

  “好好好,我们先洗澡。”许小橘没想到顾临喝醉了还能走这么快,马上跟上去,裙子内袋里的小包装差点掉出来,上面的那几个字就能合理解释为什么千杯不醉的顾临现在连路都走不直了。

  许小橘知道顾临的房间在楼上,便扶着他上楼。

  许小橘看着这个从小男孩长大到现在这个大男孩,好像什么都变了,但眼里的倔强和固执依旧是他独特的风格,细碎的刘海有些凌乱,许小橘伸手去梳理了一下,不小心触碰到了额头,顾临倏然抓住了她的手。

  强有力的力道让许小橘缩不回手,顾临侧头去看手的主人,是一个妆容精致的女生,他不认识这个女生,可是为什么就是放不开手呢?

  一下子和顾临对视的许小橘,被顾临侵略性的目光吓到,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我是小橘呀,我带你回房间。”

  呵?又想骗他,“许小橘不会回来的。”

  毫无感情的话像尖刀一样直插许小橘的心底,疼得让人难以呼吸。

  “小临,是我,我真的是小橘,我回来了。”看着这般的顾临,许小橘非常心疼,说话都带着颤抖。一个这么要强的人,却对你露出了最柔软的一面,给谁谁不心疼?

  顾临眯着眼睛又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看着许小橘,好像和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重合起来了,漂亮的眼睛,俊秀的眉毛,英挺的鼻梁……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词汇都形容不出那个人的样子,但是是谁呀?他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很重要的……

  “很重要……”顾临已经跌跌撞撞来到了楼梯转弯处,嘴里喃喃自语。

  “嗯?什么?”许小橘没有听清楚,有些担忧是不是自己剂量控制不好,顾临醉得会不会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顾临突然抓住她的手,一个转身就把她压在转弯处的墙上,两人靠得非常接近,起伏的胸膛相贴着,顾临有些燥热的身体,连呼出来的气都带着暧昧的温热。

  陆植当然知道不能和顾临洗澡,总归是在顾家,有些事情不能做就是不能做的,虽然每年顾临生日都要玩一些平日里他坚决拒绝的动作,但是今天他作为客人,不管顾临怎么厚脸皮他也是不愿意的。所以陆植就自己先洗澡去了,顾临安排得真的很周到,他打开衣柜很快就找到了他内裤睡衣的尺码,仿佛他也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一样,因为不止一套。陆植又去开了另一个衣柜,日常换洗的上衣裤子甚至连外套都有他的尺码,蹲下打开鞋柜,也发现几双是他的尺码。

  陆植一下子陷入了沉思,想到顾临之前说过,他已经要求自己很多次来家里玩了,他突然鼻子有些酸,刚刚不小心想起恶心的往事一下子就被冲刷得无影无踪。顾临就是他的天花板吧,总能第一时间安慰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