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百一十三章 原来是吃窝边草的兔子

作者:真真向上|发布时间:2020-09-16 12:50|字数:2572

  皇宫,勤政殿御书房。

  郭东林兴冲冲跑进来,看见李承泽正独自一人在下棋。郭东林扫了一眼棋盘,说道:“你的左手快要输了!”

  李承泽吹胡子瞪眼回他:“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左手快要输了?”

  郭东林痞痞说道:“我两只眼睛,两只眼睛都看到了,黑子中部连绵,形成坚固的实地,占据大壁江山。白子孤注一掷,再难起死回生。所以执白子的左手就快要输了,赶紧输吧,输完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李承泽冷哼一声,随即将捏在左手的一枚白子放下,得意地瞅了一眼郭东林。

  郭东林定睛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这乃是极妙的一手腾挪之术,随着这枚白子落下,被切断的两处边角白子就被连接起来,轻灵空巧,已对黑子形成势压,白子起死回生。”

  “你要跟朕说什么?”李承泽把右手执着的黑棋子丢进棋盒里。

  郭东林微微摸着鼻子,说道:“我找到媳妇了,我要成亲!”

  “你媳妇儿?!指腹为婚的那种,还是生米煮成熟饭的那种,或是天雷勾地火的那种?!”李承泽调侃道。

  “都不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那种。实话告诉你吧,我,要和莎曼成亲。”郭东林挺着胸脯昂着头铿锵有力地回答李承泽。

  闻言,李承泽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原来是吃窝边草的兔子。好吧,看在你一直对朕忠心耿耿的份上,朕为你主婚,日子也不用挑了,就定在迟帅和宝香公主大婚的那日,朕让礼部为你们筹备婚礼,再给你们多放几天婚假。”

  “谢陛下隆恩!”郭东林跪下叩首谢恩。没想到他和帅哥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不会同年同月同日死,却是同年同月同日当新郎,哈哈哈!

  皇宫御花园。

  “迟将军,你对什么样的女子感兴趣?是面容姣好身材又苗条的美女吗?”宝香公主一边走一边满脸崇拜地看着迟帅。她是李承泽同父异母的小妹妹,及笄年华,她自幼爱慕迟帅,在及笄典礼上李承泽为她赐婚迟帅。

  迟帅看了一眼身边美丽单纯善良的宝香公主,悠悠地说:“我对那种不敢兴趣。”

  “哦?”宝香公主好奇地问:“那将军喜欢什么样的?”

  “傻的,笨的,听话的。”迟帅不假思索回道。

  “为什么?”宝香公主又问。

  “因为可以让我很有成就感!”迟帅笑道。

  “什么嘛!”宝香公主撅起小嘴,不满地说:“迟将军,你这不是在找老婆,你这是在找宠物,以满足你的虚荣心。”

  “是嘛?”迟帅瞧了宝香公主一眼,笑了笑,说实话自己不讨厌她。或许陛下劝说的对,现在不爱不代表以后也不爱,可以先婚后爱,既然如此,那就试试吧!

  西域。

  昆仑山之巅,月国大祭司多罗斯老先生正仰望星空,满天繁星璀璨,他在寻找那颗星,位于北斗星的西边偏下一点的小星。他发现那颗象征希望之星已变得更大更明亮,它的光芒甚至胜过了北斗星。“是时候寻回女王了。”多罗斯老先生对他的大弟子巴图说,“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前往东方大熙国。”

  大熙国。

  清晨的西山,笼罩着缭绕的烟雾。今日是白光的忌日,为避免碰到莎曼等人,若兮早早就来到墓地祭拜。

  “爹,我来看您了……”若兮将花束放下,轻抚着墓碑,眼眶慢慢泛红,哽咽道,“我虽然不是您的亲生女儿,可您对我好,那么那么好,天天为我操心,我手指上扎一根小刺您都心疼不已……在我心里,您一直是个好父亲!爹,我好想你……”

  “爹,您知道么,我想回月国,我想重建家园,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好迷茫……”若兮盯着墓碑,眼泪朦胧了双眼,一脸的彷徨无措。

  “你就是月国的希望和未来!”身后传来一道洪钟般的声音。

  若兮转身看见多罗斯老先生,瞠目结舌,怔愣半晌,激动地叫道:“拉比(月国语祭司、先生的意思)你怎么来了?”

  “我来乃是接回我主……”多罗斯先生说道。

  阳光明媚,山谷里的田地刚翻了土,垄边长出了绿草和野花,远处有鸡啼狗吠,近处则有野鸟啁鸣。半个时辰后,若兮领着多罗斯先生一行人从西山回到白云山庄。闵蓉早就在庄园门口等候她,若兮见到闵蓉,小跑上前对她说道:“我要回月国了。”闵蓉看着若兮露出阳光般的笑容,突然一股酸涩涌上心来,红了鼻头。若兮拜托她照看儿子白想,三日后自己将跟随多罗斯先生离开京城回月国。而此时白想正双手负后,走在回庄园的小路上,笑得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他刚从乡间回来,心情很好。他和管家去查看了佃户所养的小猪,只只肥美,毛色发亮,待几个月后长成大猪,就能变成白花花的银子了。

  大熙国的国庆日,盛世繁华,日夜欢庆,无止无休。笔直的朱雀大街,巍峨壮丽的承天门,城楼上点了无数红色纱灯,楼下亦簇围着无数明灯。灯光璀璨,一片辉煌,将宫楼辉映得如同天上的琼楼玉宇。夜风吹来,城楼上垂着的朱色帷幕被风吹得飘拂起来,隐约可以看到帷幕后的仪仗和人影。帷幕忽然揭开了一些,伴着欢快的乐声,高耸发髻的宫娥在城楼上走动,开始往楼下抛撒太平金钱。那些金钱纷纷扬扬落下,在青石板的地面上铿然作响,像是一场华丽的疾雨。城楼下挤满了老百姓,人们喧哗起来,闹哄哄地争抢太平金钱。大熙朝在李承泽的治理下,国运昌盛,百姓富足,一片祥和。在如雨般的叮叮当当声中,几乎所有的人都蹲下身去捡钱,只有若兮如鹤立鸡群般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承天门上,她看见李承泽从帷幕后走出来,半倚在城楼前的栏杆上。他头戴平天冠,身披玄色氅衣,身后是华丽的翠盖。风,吹动九曲华盖上的流苏,亦吹动了他的袍袖。周围人群山呼雷动,纷纷喊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许多人还跪地叩首。李承泽就站在楼上,欣赏着京城的繁华,接受着万民的朝贺。

  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明日就要离开了。从此以后你走你的康庄大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若兮妹妹!若兮妹妹!”

  忽闻背后有人叫她,若兮转身,循声望去看见一辆马车在她面前徐徐停下,一名美艳的女子走下马车。“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了。”柳丝丝见到若兮很是高兴,有一种老朋友久逢重见的喜悦。

  “柳丝丝!”若兮惊讶叫道,没想此时此刻竟能遇见柳丝丝。

  “若兮妹妹,别用情敌的眼光看着我,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柳丝丝了。”柳丝丝说着,朝身后挥挥手。随即一位儒雅的男人一边手牵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一边手抱着个粉嫩晶莹的小女孩朝她们走来。

  “娘亲。”

  “娘亲。”

  两个机灵聪颖的孩子同时叫唤。

  若兮吃惊道:“他们是你的孩子?”

  “对,走出瑞王府,走出一片新天地!我在江南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生了一对龙凤胎……”柳丝丝满脸洋溢着幸福。最后柳丝丝深深地向若兮鞠了一躬,由衷地对她说了句:“对不起,若兮妹妹!”对不起从前那般对你!

  行程紧凑,柳丝丝告辞了若兮,忙着带丈夫和孩子赶去京城美食街,她要与丈夫、儿女从第一摊吃到最后一摊,再由最后一摊吃回第一摊。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