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五十六 张口结舌

作者:生活机器|发布时间:2020-08-01 12:50|字数:2076

  “这,这能说明什么?”吴天纵强自镇定。

  “哈哈,说明什么?吴总如此聪明之人,难道还需要我来点破?”

  “愿听其详。”

  “好吧,既然吴总愿听,那我就说。”欧阳浩宇已经从最初的震怒中冷静下来。

  “你勾我上床的时候,想必已经知道我在一新的身份了吧。”

  “怎么可能?”

  “你是不是觉得,先把我上了,然后再趾高气昂地以新老板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会觉得很刺激、很过瘾、很满足?”

  “那纯属巧合好不好?”吴天纵负隅顽抗。

  “哈哈,巧合!原先我也以为是的,所以当你出现在一新兼并收购大会上的时候,我除了震惊还真没往其他方面去想。”

  “这就对了,巧合就是巧合,何必多想。”

  “哼,巧合?”欧阳浩宇鄙夷地看着吴天纵。“我现在才知道世界上跟本就没有巧合,只有必然。”

  “难道就仅凭那份外卖清单?就不能是我代表公司对自己属下辛苦加班的体恤?这说明我很有爱心......”

  “吴总,爱心!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欧阳浩宇笑得眼泪都流出来。

  “试问天下,有哪一个老板会爱心泛滥到去体恤一个从未谋面的下属?不对,我还说错,我太高看这位老板了,他绝不是什么爱心泛滥,而是专以戏弄自己的下属为乐。不管下属如何加班卖命,他熟视无睹也就罢了,甚至还会送上一份货到付款的昂贵外卖去捉弄下属,如此丧心病狂的老板,还能在这世上找出第二个?”

  “当时,当时不是开个玩笑吗?”吴天纵悻悻地自找台阶。

  “说得好,开玩笑。尊敬的吴总,当时你已经和那位下属很熟吗?熟到可以肆意地戏耍于他?也对,你们当然很熟悉,因为在此之前,你千方百计地在社交软件上勾引这个下属上床,得逞之后又千方百计地调戏捉弄于他。真的是好有爱心。我现在唯一不解的是,我欧阳浩宇何德何能,居然可以劳动吴总吴大少放下身段来倾心折磨,吴总可否愿意答疑解惑?”

  今晚,就是通过一份外卖清单,欧阳浩宇把一切的逻辑关系都贯通了。

  虽然欧阳浩宇至今也想不透吴天纵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但现象已能确定无疑。

  吴天纵从始至终都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且这种玩弄是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的,欧阳浩宇越想越是心惊。

  反观吴天纵,心惊程度同样不遑多让。这是什么神操作,不就一份外卖吗,欧阳浩宇天马行空地一番想象推理之后,居然把自己密谋的行为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吴天纵自从被迫接受了方尔雅的附带条款后,自认为也算运筹帷幄、巧心设计,本以为仗着自己无往不胜的气势拿下欧阳浩宇这小子不过是小菜一碟。

  谁料想开局不利,步步被动,表面上似乎将欧阳浩宇玩弄于股掌之中,可吴天纵心里却明镜似的,这哪是玩弄对方啊,分明是处处压抑,欲求而不可得,以至于恼羞成怒。

  吴天纵何曾愿意费尽心机去调戏、折磨那小子,如果这小子不是那么桀骜不驯、不是那么顽劣聪明,事情何至于此?他所做的一切实是无可奈何之举,他容易吗他?

  当然,他俩通过这段时间的相爱相杀(至少吴天纵本人是这么认为的),吴天纵自认为基本摸清了欧阳浩宇的性子,这小子就是个典型的顺毛驴,吃软不吃硬。

  后来发生池江市的投诉直播事件,由于有了这段共同的经历,事情貌似出现些许转机,欧阳浩宇面对吴天纵时终于不再像只刺猬,逐步收起他的小爪子。

  机会稍纵即逝,大喜过望的吴天纵岂会放过这一趁热打铁的良机,赶忙安排了此次池江之行,目的就是要一鼓作气,彻底改变被动受困的局面。

  事实证明,吴天纵在前面放出的“糖衣炮弹”还是效果初显。在他死缠烂打的战略战术下,欧阳浩宇甚至已经开始为他洗手作羹汤了(还是吴天纵自认为的)。

  别看这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点点进步,但在曾经剑拔弩张、势同水火的两个人之间出现却着实真心不易。

  可惜啊,好景不长,这种美好的画面就被一份小小的外卖搞砸了,而且还是从高高的云端直接被砸到十八层地狱的那种。

  面对咄咄逼问的欧阳浩宇,历来巧舌如簧的吴天纵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张口结舌,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答疑解惑,解惑个屁,吴天纵所做的这一切怎么解?难道跟这小子明说,这一切都是出于他老情人方尔雅布的局,自己是不得已为之?这不等同于前功尽弃,这让他吴大少的脸往哪搁,以后他吴大少还怎么有脸在江湖混?

  欧阳浩宇没有等来吴天纵的答疑解惑,当然他也根本不在意那种苍白的诡辩解释,他冷冷地撂下一句话:“吴总,你自便吧,我要休息了。”

  欧阳浩宇头也不回地走进卧室,“哐当”一声,房门关闭。

  吴天纵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可偏偏作声不得。

  此时进行纠缠申辩绝不是最好的办法,理智告诉吴天纵,在没有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从而找出有利于己方的证词之前,宁可选择缄口不言,否则说多错多。

  吴天纵满心郁闷地走出公寓,驾车离去。

  池江市的夜晚没有一丝风,密密匝匝的云层将月亮封堵得无影无踪。

  吴天纵的心情如天气般烦闷,他赌气将车窗全部打开,让车外的气流全部涌入飞快行驶的汽车,以排解他极度失落的情绪。

  这时候电话进来,是向文然的。

  吴天纵接通车载蓝牙。

  “有事快说。”

  “你吃了炮仗吗,火气那么大?”

  “对,你也想试试?”

  “我才不想,这种事情比较适合独享。”

  “你到底有没有事?”

  “当然有,要不我才懒得理你。你临走前交代的事情已经准备妥当,什么时候付诸行动?”

  “很好。”吴天纵终于松了口气。

  “事不宜迟,明天行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