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一百零八 谋杀亲夫

作者:生活机器|发布时间:2020-09-16 12:50|字数:1765

  “吭哧、吭哧,”欧阳浩宇和吴天纵都在喘着粗气。

  两人激烈博弈着,可战力数值相差如此悬殊,这注定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

  果不其然,欧阳浩宇渐渐力不从心了。

  听着甜言蜜语,闻着浓烈的荷尔蒙气息,触着紧紧搂住自己的仅着薄薄内裤的诱人胴体,更要命的还有自己下半身被牢牢操纵在某人手里,无论欧阳浩宇主观上怎么想拼命压制,客观上却欲罢不能、愈想压制却愈是坚硬。

  发展到最后,欧阳浩宇整个身体都不可抑制地颤抖着,一股强似一股的热流从下而上汹涌澎湃,迅速吞噬着他残存的抵抗。

  算了,摸就摸吧,好歹只是用手而已。这是欧阳浩宇理智崩塌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于是乎,默认代替了抗拒,呻吟代替了不满,欧阳浩宇内心深藏着的那匹小野兽彻底得到了释放。

  吴天纵第一时间感知到了怀中人的情绪变化,他大喜过望,更加卖力地投入进去。

  第一招奸计得逞。

  “啊,啊——”欧阳浩宇呻吟声从低到高,从慢到快,他感觉自己马上攀上情欲的巅峰,随时都要喷薄而出。

  可偏偏这时候,吴天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欧阳浩宇目光眯离地看向吴天纵,就差一点点火候,他便可以释放了,可为什么某人却在这紧要关头刹车住手?

  对视上欧阳浩宇不解又不耐的目光,吴天纵邪魅一笑:“别急,慢慢来,我们还有时间。”

  “不要!”欧阳浩宇不自觉地扭动身体,他自己伸手,要接管吴天纵的动作。

  “不行,你不许动!”吴天纵不由分说拨开了欧阳浩宇的手。

  吴天纵的嘴唇凑近欧阳浩宇耳边,吹气如兰,直撩心底。“从现在开始,你只需要闭上眼睛,慢慢享受就好。乖,听话,把眼睛闭上。”

  欧阳浩宇如中了邪一般地乖乖闭上眼睛。内心小野兽一旦放任自由了,就如千军万马里的一份子,有进无退,有生无息。

  第二招奸计得逞。

  接下来,吴天纵的动作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

  扯下身上最后一片累赘,两具滚烫的身体紧紧贴合一起。

  欧阳浩宇承受着暴风雨般的侵袭,嘴唇、耳畔、颈脖、双乳、下体直至后面,每一寸每一缕,都被进攻、被掠取、被沦陷......

  有一种进攻叫占据

  有一种掠取叫宣示

  有一种沦陷叫沉迷

  ......

  颠鸾倒凤、云雨暂歇。

  欧阳浩宇忍着浑身的酸痛爬起来。

  “你干嘛去?”吴天纵问。

  欧阳浩宇无奈地看向吴天纵:“我昨天已经迟到,今天难道还要旷工?我可不像你这个大老板,有自由任性的资本。”

  “你也是大老板。”

  “净瞎说。”

  “难道不是?你这个大老板一手掌管着我这里。”吴天纵指了指自己的下体,一脸坏笑道:“你说,一个掌管大老板幸福生活的人,能不是大老板中的大老板?”

  “滚一边去!”欧阳浩宇气急败坏,随手扯过被子,劈头盖脸地扑过去,将吴天纵蒙在里面。

  “看你瞎说!看我怎么收拾你!”隔着被子,欧阳浩宇狠狠打了几拳。

  “来人啊,有人要谋杀亲夫了!”蒙在被子里面的吴天纵夸张着大叫。

  欧阳浩宇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又一轮拳打脚踢。“你再说,你再说!”

  “好,好,我不说了。”被子里面的吴天纵笑得东倒西歪。

  欧阳浩宇最后再给一脚,方才气喘吁吁地跑进浴室。

  欧阳浩宇边洗浴还边琢磨着,为什么每次和某人斗,不管是动嘴还是动手,吃亏的永远是自己?

  欧阳浩宇淋浴出来,吴天纵也已慢腾腾地起身了,他随手指了指放在柜子上的欧阳浩宇的手机。

  “你的手机一直在响。”

  欧阳浩宇拿过手机,是刘流打来的。

  刘流这时候打来电话,欧阳浩宇不用想都知道他会说什么。

  接不接?欧阳浩宇心虚地看了一眼吴天纵。

  “你接电话吧,我去洗澡。”吴天纵的表情看上去没有太大变化,他与欧阳浩宇察身而过,走进浴室。

  欧阳浩宇接通了,压低声音问道:“什么事?”

  “天大喜讯,天大喜讯!今天一开盘,一新股份和宏鑫股份双双跌停板!我们这次铁定发达了!哈哈哈.......浩子,你赶快准备好大袋子。”

  又是这种坏消息!

  “要袋子干嘛?”

  “用袋子装钱啊,哈哈哈.......”刘流那妖孽般的大笑声几乎震破欧阳浩宇的耳膜。

  欧阳浩宇莫名之火涌上心头,口不择言地训斥道:“人家遇到困难了,你就那么高兴?你这叫不义之财知道吗?你这种幸灾乐祸的行为很不道德,知道吗?你再这样,我、我跟你绝交!”

  “你、你说什么?”刘流被骂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你是浩子吗?”

  “不是我是谁?”

  “你没生病吧?”

  “你才有病。”一怒之下,欧阳浩宇干脆挂断了刘流的来电。

  你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

  自己枕边人遇到了困难,偏偏最好的朋友还在不停地落井下石。更有甚者,自己也被不明不白地拉进了这种让人深恶痛绝的落井下石当中,这叫欧阳浩宇情何以堪?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