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三十二章 我养崽一个月零一天

作者:萧卿九|发布时间:2020-08-01 19:50|字数:2038

  云修甚少来淮愈房间,此时方才发现在他房间中发现了不少原本应该被自己丢出院子的一些东西,而他却将这些残破东西都放在了博古架上好生摆着,活似个收破烂的。

  云修给淮愈上了药便捡了相沉,独自一人去了主峰上。

  此时他刚一进门就看见了丹峰长老咄咄逼人的模样是,许纪灵也在现场,而正对着大堂的位置还放着冰棺,想来里头躺着的就是那个已经死掉的弟子。

  掌教见着云修独自一人前来,便皱了皱眉头,刚想要询问便被丹峰长老个抢先一步质问了出来。

  “淮愈呢,他现在躲起来是什么意思?莫不成还真的以为自己就是灵君山掌门人了?门内弟子随他心意打杀?”

  面对丹峰长老的质问,云修并未给他任何反应只是对着掌教所在的方向拱了拱手。

  “弟子见过师尊,如今师弟身负重伤,正在房中休息,弟子便一人前往。”

  这一番说辞算是给了掌教一个交代,他说完之后转头便走向了冰棺,只看了一眼之后便发现尸体上的伤口并非是淮愈造成,至于昨日晚上相沉上的血迹,很可能真的如他所说那般。

  云修抬手便将冰棺打开,看了一眼之后便将相沉呈到掌教的面前。

  “这是师弟的武器相沉,是一柄弯刀无疑,而躺在冰棺中的这位……”云修看了丹峰长老一眼,见对方看着相沉的目光之中满是贪婪之后继续说了下去,“相沉的刀刃上带有一道小弯钩,插入皮肉之中势必会带出一丝血肉,这一点,我想只要稍微一验便可知晓是,除此之外,淮愈历练期间,弟子一直陪同左右,淮愈若想要杀人必定从其脖颈开始,一刀封喉,可现如今他身上的伤口却是出现在了心口前;还有一点,淮愈昨日夜里是在我房中歇息,一整夜都未曾外出过,又如何能够跑到丹峰上去杀人。”

  云修说完之后便将目光放在了丹峰长老的身上,他从怀中拿出一张老旧纸张,这是十一年前淮愈下山历练的时候在地宫中得到的手札,这一页就是云修特意留下的有关自己的那部分内容,虽说正本手札已经毁了,但如今想要证明些什么,靠这一张纸也足以。

  云修将纸张在众人面前晃荡了许久之后便将纸张交给了掌教。

  “淮愈的事情我想要得出真相只需片刻时间,但云修这里还有几个问题要问问长老,不知长老可愿意为我解惑?”

  掌教一看到那张纸上的内容便想到了百余年前云修从山下回来之后的异常,心中怒火顿时便达到鼎盛,先不说他丹峰觊觎灵君山主位勾结外人,就单单是他勾结的这个人的身份就足以让他就此除名灵君山,更何况,他将自己的弟子当做筹码送予他人。

  虽是怒极,但他还尚留有一丝清明,看过之后便将纸上云修的名字给遮掩了过去,抬手便将自己的武器召出,一柄墨色长剑便直接悬浮在空中,距离丹峰长老的喉咙不过咫尺。

  他按捺住心中想要立即杀了这人的想法,开口让许纪灵出去将盛芝长老唤来。

  丹峰长老自然也是看到了云修拿出来的这一张纸,当下心中便是闪过一阵的慌乱,又听到掌教让许纪灵去找盛芝过来,险些就要把持不住面上的淡定了,当年自己确实曾经找过那个人去毁掉云修,只不过在自己送出消息之后,那人就没有再回复过自己,更别谈要帮自己夺下灵君山的事情了。

  眼下虽不知云修这个小兔崽子是从哪里得到了这张纸的,但只要自己一口咬定这件事与自己无关的话,掌教也不能直接处死一个长老,就算是盛芝那个女人来了也只能查到是丹峰上人动的手脚,届时再推出去一个替罪羊,那时候,自己顶多就是受一点牵连罢了。

  丹峰长老看了一眼盛怒中的掌教和一脸淡漠表情的云修,心中对这两师徒更是厌恶,恨不得他们当场就死在这,也不免有些埋怨那人的不中用,说什么要等到十年后再动手,要是早早的就动手了哪里还会有现在的云修。

  想归想,丹峰长老的做法选择了的屈从。

  只听扑通一声,掌教便看到了丹峰长老跪在了自己的面前,一张老脸上更是泪水纵横,口中还在申诉辩解着自己委屈。

  “掌教师兄,你我相处时间没有千年也有八九百年,如今我已是即将能看到飞升希望的人,又怎会去图谋灵君山的基业,更何况,云修这孩子是我从小看大的,我待他虽算不上亲厚,但亦是爱护有加,这八九百年来,我潜心待在丹峰之中为门中长老、弟子提供丹药,从未有一日松懈过,掌门师兄你怎可如此草率,就凭一张不知从哪里来的纸就认定了我是谋夺灵君山基业的贼人,你将我们这些年来的师兄弟情谊,将师尊对你的叮嘱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像是为了让掌教可以更加相信自己的言论,丹峰长老干脆卸了周身防备,在地上开始磕起了头。

  就在这个时候,淮愈捂着心口一脸许虚弱的出现在了大殿门口,他伸手撑着门框,借力让自己能够站的端正,便就站在门口唤了一声,“师尊。”

  淮愈的声音从后方传出,云修也下意识的想要去搀扶着他,只不过刚踏出半步就被他给缩了回来,站在原地看着他开口便是训斥。

  “你来作甚,不要命了。”

  淮愈听着云修的话,便也就笑了笑,还没等他笑完便开始咳嗽了起来,捂着的心口前的那点衣料也被鲜血染湿。

  “咳咳……”

  “师尊,淮愈有事情一直瞒着师尊,还请师尊可以听淮愈讲述,日后,淮愈可以会自动离开灵君山。”

  掌教自然是看到了小徒弟心口渗出来的血,心情多少还是有些复杂,这一个个的尽折腾些有的没的,偏生对自己的这个位置都不感兴趣,掌教不免有些怀疑自己这么些年来的教育之路是不是走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