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十三章 战王致歉

作者:公玉扇|发布时间:2017-03-25 12:30|字数:2392

  一夜宿醉的燕天宸终于醒了,睁开眼看到室内一片敞亮,手不自觉遮在眼前。

  “殿下,您好点了吗?”樊壮顶着两个黑眼圈,昨天夜里发生了太多事情了,让他一直以为有人要害太子,所以守了一夜,一直等着他醒来。

  “你怎么这样了?”燕天宸一边揉着自己的头,一边询问樊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殿下,您可担心死属下了!”

  “啊?”

  “您昨天与那公玉扇喝酒,那小白脸一大早就醒了,跑出去料理昨天的刺客了。结果您半天都醒不过来,要不是探了几次您还有呼吸,属下就要冲出去杀人了!”樊壮怨气冲天,太子殿下是心太大了!

  “你刚刚说什么?刺客?”燕天宸一惊,难道是行踪暴露了?

  “嗯,估计是战王的人,昨晚上见到几个黑衣人来想要纵火烧了世外桃源,但中途又杀出另一队人马,将那纵火之人绑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就见公玉公子带着被绑的人马往夜市西去了。”

  “哦?这么说,是阿扇的人救了大家?等等,你刚刚说是战王的人马?是他纵火?”燕天宸一惊,在京在外,他虽然多次言语上针对燕天泽,却从没见他如此明目张胆地出手过。

  “其实依属下看,不太像。要说战王,也是上过战场的血腥汉子,不至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那纵火的黑衣人不像是战王府的侍卫,身手倒像是寻常家丁护卫。”樊壮好歹也是跟随在太子身边的侍卫,他们都有一股正气,不会偷偷摸摸,这点他不会认错。

  “这么说,倒有可能是柳氏!真是最毒妇人心,两家店里几百人的性命全都当儿戏吗?”燕天宸一阵盛怒,这样的女人居然嫁到战王府,简直是皇家的耻辱,也不知道燕天泽是哪根筋不对,放着鸢儿那么好的女孩儿不宠,偏偏喜欢这种做作的女人!

  回过神来,燕天宸忽然想到了什么,“你刚说阿扇带着人一早出去了?”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快要回来了。”

  “怕就怕战王糊涂会为了柳氏为难他!”他可没忘记当时的华晨鸢为何而死,如果不是因为柳氏背地里介入,战王也不会那么狠心对待鸢儿!

  “殿下,该洗漱了。”

  打理完毕,燕天宸推开门,正欲出门转转,就看到摘下面具双眼含笑摇着折扇的俏公子,觉得一阵清爽的风迎面而来,宿醉的头疼也一扫而光,赶忙让他进来。心想着,这辈子能有缘再见到这张脸,如何不是一件幸事。

  “宸兄,你可算醒了!昨晚你可把我最宝贵的百年酿喝的一滴不剩啊!还好你现在好好地站在这里,要不然,估计你家随从就要把我活剥了!”公玉扇噙笑,看了一眼旁边的樊壮,好在她可没什么坏心思去害谁。

  “你给我家公子喝的百年酿?”樊壮一听,怪不得主子睡这么久,素闻一嗅百年醉三生,这要是给他喝,估计得睡上三天三夜都不止了!

  “阿扇一早就醒了,可比我还能喝啊!”燕天宸打趣道。

  “小意思,你见哪个酒家主人不会喝酒的?”

  “小的替我家公子谢过店主人!”想来那醒酒汤应该也是特制的,不然以太子殿下的功力也无法这么快化解。

  “道谢的话就免了吧!我与你家公子兄弟相称,他的事自然都包在我的身上了!”

  “这……”太子殿下怎可随意与人兄弟相称?樊壮一阵腹议,什么情况!

  “宸兄这是要出门转转?一起如何?”

  “自然最好不过了,有阿扇这东道主带路,想来能见到很多美人儿啊~”他还记得初次见到公玉扇正是被一群女人追逐着,一脸好笑地看着公玉扇。

  “好哇,宸兄又在打趣小弟了!”公玉扇摇头笑谈,这给他的第一印象真是怪滑稽的。

  “哈哈哈哈!”

  两人相谈甚欢,青陌匆匆的跑上来敲门了,樊壮开门后,苏青陌一溜小跑跑到公玉扇跟前,附在她的耳朵上说了一句,“少爷,战王来了。”

  “知道了,我自己去就行。”青陌应声退下,公玉扇回过头对一旁的燕天宸道了声失陪出了门。

  战王带着几个手下在等着,他们身后,还有一个箱子。公玉扇重新带好了面具慢条斯理地往楼下晃着,看到他们就热情地招呼起来。

  “呦,这不是王爷吗?你们怎么招待的?好茶好酒伺候着啊!”公玉扇对着伙计喊着,几个伙计不情愿地忙活起来。

  “修缮费和安抚金给公子送来了,特地给你换成了银两。”战王面无表情,内心一阵叫嚣。刚审理完柳氏,处理好家务,就听外面嚷嚷着,说公玉扇撒了万两白银只为安顿宾客,不禁一阵抽搐。这小子够狠!

  “还真是劳烦您特地跑一趟了!”

  “要真的觉得劳烦的话,让本王在这里住下就好了。”燕天泽一早收拾了东西,就带着手下奔着世外桃源来了,若说住宿的话,还真是世外桃源更胜一筹。

  “王爷这是要和我谈和喽?可小人此处供不起王妃那尊大佛啊!”公玉扇坐在主位调侃道,把玩着折扇,翘着二郎腿,显得浪荡不羁,言辞间尽是讽刺和傲慢。

  “公子大可放心,本王已经着人将她遣送回京,要住进贵店的只有本王。”燕天泽倒是破天荒地没有去计较他言语上的不尊重,公玉扇这犟脾气也不知道像谁,说话总是含沙射影。他轻抿一口清茶,泰然地坐在公玉扇对面,态度不容人拒绝。

  “这样啊,那王爷的请求,本公子就接受了。但住下之前,本公子还有一个要求,就是您亲自向荦荦道歉,不知王爷能否接受?”公玉扇摇着折扇,嘴角扬起,没错,她就是要看到战王低头认错,矬矬他的面子。

  “这倒不难,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本王一向行的正坐得端,是本王的错,定会认错!”

  哼!那你当初那般对待华晨鸢时可知自己错了?她死后,你又可曾认错过!公玉扇转身的瞬间,眼底闪出一丝杀意。若有机会,我也要让你尝尝窒息的滋味!华晨鸢的恨自己的仇,定让他双倍承受!

  “来人,去吧荦荦叫出来!”

  “得嘞,小的这就去!”一个伙计听了吩咐,向着舞台后面的排练房跑去了。平常时候,唱歌跳舞杂耍说书的,有排练都会在舞台后面的大房间里,是公玉扇专门为他们这些人设的。

  不一会儿,穿着一身素衣的荦荦随伙计出来了。没了那日妖冶的盛装,看着反而像是出尘仙子。轻灵的小碎步,曼妙的身姿,盈盈纤腰,落落大方,小巧精致的巴掌脸,揭开面纱,神情气质竟有几分华晨鸢的模样!当然,这也是当时公玉扇为何在半路搭救她并传授她才艺的原因。

  燕天泽看着迎面走来的荦荦,一时出了神,眼底尽是不可思议。

  公玉扇看着燕天泽的表情,知道他回想起了当初那一幕,不然不会这么吃惊。若是让他看到自己的脸,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