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十七章 别样兄弟情

作者:公玉扇|发布时间:2017-03-28 08:18|字数:2510

  公玉扇还在睡着,梦里,是燕天泽那双阴鹜的眼和冰冷的指节,似乎要将她最后一丝气息剥离,“唔!”公玉扇惊坐起,汗水一如当初。

  青莲见少爷突然惊醒,立马上前去,却在看到少爷那双狠厉的双眼时,空洞幽暗的眼睛,如入泥淖一般,青莲被吓得愣在了原地,“少,少爷……”

  公玉扇看清来人的时候,才意识到刚才是又做噩梦了,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

  “少爷,这是霍老先生给您奥的药……”青莲端着药碗战战兢兢地走到床榻旁。

  “给我吧,你下去,让我一个人静静。”公玉扇接过药碗,支退了青莲,仰头喝下那碗褐色的苦汤,无奈太难喝,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跑到桌旁拿起水壶倒了一碗清水灌了下去。

  窗外是如镜明月,喧闹声从夜市传来,天空中还飞着些许天灯,甚是壮观,楼下还传来荦荦婉转的歌声,还有宾客的欢呼。只可惜公玉扇没有心情欣赏这些。一些旧事萦绕在她脑海,挥之不去。也许真的该给自己放个假了,趁着有三尊大佛驻店,想来不需要自己打点什么,早早地熄了灯,回到了床上。

  一早看到青莲出来的燕天宸,不一会儿又见屋内灭了灯,突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也回了房内。不知道再见阿扇,他会怎样?知道自己瞒着他太子身份,会不会在弄清之后离开?

  战王看到燕天宸朝公玉扇的房间看了一眼默默地回了房间,一时也没了兴致,转身回去了,只留下良王燕天赫一个人还扒着扶手向下张望。待荦荦一曲作罢,回过神来,燕天赫才发现这整个四楼只剩下自己还在走廊。摸摸后脑勺,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夜安眠,睁开眼,又是一天。打开窗户,天气甚好,空气中夹杂着花开的味道。

  公玉扇坐在四楼的房瓦之上,看着远处的太阳冉冉升起,眼下杨柳枝荡漾,芳菲簇簇,脚下摊贩支起了货架,人们渐渐热闹起来。

  “少爷,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青莲像往常一样早早地来到她的房间,发现人不在床上,窗户又开着,就过来瞧见了她。

  “睡醒了。”公玉扇回过头给青莲一个灿烂的笑脸,“今天天气不错呢!”

  “对了,”青莲突然想起昨晚上的事情,“向武向文的姐姐已经被接回来了,昨晚上见您睡着,就没来打扰。”

  “让他们去找战王谢过吧。”公玉扇想来想去,还是把这个人情卖给了战王。

  “可是,少爷……”青莲不解,他们最该感谢的是少爷不是吗?

  “真正救下他们的是战王,不然咱们可是要跟知府拼命才行~”公玉扇淡淡的扔出这么一句。回想一下,虽然自己可以派朱灵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知府,既然有人出面,倒也可以借刀杀人。交代完,公玉扇戴好面具,一个跃身顺着房檐去了别处。

  嗒嗒嗒——有人敲门。青莲打开一看,是燕天宸,立马福身拜见。

  “起来吧,”燕天宸望着室内,问道,“阿扇他可醒了?”

  “少爷一早醒了,出去了。”青莲答道。

  “可知道他去了哪里?”

  “看方向应该是去河滩了,殿下可以……”还没等青莲说完,燕天宸转身就下了楼,出了店门,向着河滩飞奔而去。

  公玉扇早早地来到河滩,招呼了早起的船夫先生,打算去放放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太多了,让他应接不暇。眼下,店里还住着她最不想见到的人,所以一早就逃了出来。

  燕天宸赶到河滩,刚好见到公玉扇上船。眼看船要划离岸边,燕天宸运起轻功飞到了船上,惹得船一阵晃。差点掉下去的公玉扇刚好被燕天宸拦腰抱住,惹得又是一阵脸红。

  公玉扇挣脱燕天宸,抱拳跪拜。虽然一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却要假装是刚刚知道。

  “阿扇,你这是要与我生分吗?”燕天宸见到他的反应,不免有些心酸。看来有权有势注定会失去一些重要的东西。从小被当做储君教导的他总是孤身一人,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直到遇见了这个让他觉得不一样的小弟。

  “太子殿下,您是主,草民,不敢高攀。”公玉扇明知燕天宸不愿意听到这样的回答,还是忍不住装了一把,虽然看到太子失落的样子她也于心不忍。

  “阿扇,你应当知道,我待你是不一样的,”他的话语里尽是失落,怔怔的站在公玉扇跟前,“我瞒着你,确实不对,我是怕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也会像身边那些人一样,对我疏远……”

  公玉扇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燕天宸了,良久没有做出回应。

  “罢了,还是本宫离开吧!”燕天宸带着浓浓的失望,转身就要离去。

  知道自己玩大了的公玉扇立马站起来,出手拉住了燕天宸的衣袖,“宸兄。”

  听到挽留的燕天宸,回头望去,忍不住红了眼眶,“阿扇?你不怪为兄了?”

  公玉扇摇摇头,“我明白宸兄的苦衷,刚刚只是气不过罢了。”

  “你个小坏蛋,居然这样吓我!哦,对了,阿扇你身体没事了吧?”燕天宸听随从说公玉扇这两日为了店里的事情一直忙来忙去,而且自己一行来到世外桃源,确实给他添了不少麻烦,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无碍,昨天晚上好好睡了一宿,已经没事了。”

  公玉扇还不知道昨天晚上自己是被眼前之人打了横抱送回房间的,不过围观的人都知道了。两人回到店里时,看到宾客和伙计们异样的眼神,觉得心里毛毛的。回到房间,不禁叫来青莲询问个清楚。

  “青莲,为何店里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儿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这……”青莲支支吾吾地,这要是让他知道了,会不会发疯?

  “你一定知道原因,说不说?不说这个月的零用钱全扣了!”青莲是个小财迷,用零用钱威胁最奏效!

  “我说我说,少爷您可千万别扣,而且,您千万别生气……”青莲一听要扣工钱,急眼了,不过还是有些忐忑,“就是,就是昨天晚上少爷晕倒,是太子殿下从四楼飞下去抱您上的楼,然后,然后今天人们都在说,说少爷和太子是,是……”青莲支支吾吾,但是卡在嗓子眼里的词已经如此明了。

  “是什么?背背山?”

  青莲猛地点点头,然后又开始猛地摇头,“少爷,青莲知道事实不是这样!”

  公玉扇扶额,脑海中有一万头神兽飞奔而过,卧槽,忍不住竖起中指,决不能忍!这群人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东西!

  隔壁房间的燕天宸也是一头黑线,自己抱个男人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樊壮告诉他的时候,他也是满脑子的羞愤,不行,必须去解释清楚!自己对他,真没有那个意思!

  嗒嗒嗒——燕天宸站在公玉扇门口,一时冲动,就跑来敲门了。

  “阿扇,你开下门,我有话说!”

  “太子殿下,”开门的是青莲,“我家少爷说有事,出去了。”

  “出去了?去哪了?”

  “去,去,婢子也不晓得……”青莲挠了半天脑袋也不知道她是朝哪个方向走的。刚跟少爷说完那档子事,他人就跳窗户出去了,只丢下一句,要去透透风。

  燕天宸对公玉扇的来无影去无踪也是有些习惯了,罢了,改天再解释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