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五十章 老警官和伊丽莎白。

作者:源野清晨|发布时间:2019-06-02 15:17|字数:2002

  深夜时,一间用脆弱木板搭建的小屋坐落林间,它十分机敏的潜在雾气里,月光透过薄雾成功跃进天窗,好像什么地方需要希望的光辉,它都知道。它还在黑人男孩阴郁的脸上印下两条十字虚影,没人会张牙舞爪的说他不配拥有这样的礼遇。瞧着虚影一直拉伸到墙角边的床上,兰伯特蜷缩一团。

  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已经是白天了,伦敦郊区外一栋白色的大房子,一名穿着华丽的贵妇人走了出来,她红色的宝石胸针紧贴柔软的心脏,那焦急的步伐似乎蒸腾在滚烫的熔炉边缘,她常常感到身首在极刑,不顾芒刺在背。于此时她秀美动人,穿戴项链,银镯,鸡心,脸上挂着失孤难以形容的悲恸,使她眼眸莹珠闪目。她手里握住一封信,十分视若珍宝。

  “邮差,邮差。”她站在三个光屁股小天使喷泉池旁,焦急的左顾右盼。“邮差,邮差…我亲爱的罗维亚…”她重复着。

  清秀素雅的少龄女佣赶忙来到她身边。

  “夫人。”

  贵妇人试去眼角的莹珠。

  “找到了,找到了。”她说。

  “是的,夫人。”

  “佩迪。”贵妇人声泪俱下。

  “这是好事啊,夫人。我们去收拾行李吧。”

  蒙特洛村方向,森林小屋。

  兰伯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黑奴贩子竟把他带到海瑟姑妈的姐姐家,也就是自己的大姑妈伊丽莎白,她几年前就从家里搬出去,独自生活。听海瑟姑妈说伊丽莎白姑妈先前很神秘,她有很多钱,每周都有人专程送钱来给她,可是她从来不告诉别人钱的来源。为此海瑟姑妈还和她大吵一架。

  “这么说我们有逃出去的机会喽?”

  “我不敢打包票。”

  “那个男人说今天有人会来带走我们,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当然是无所谓,可是你就不一样了,我从没见过他们绑架过像你这样的人。”

  “我想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

  “是啊,你还有你的大姑妈。等她回来,一定会放你走。而我呢?一定会被乱棍打到半死,然后像个牲畜一样被扔上马车。”黑男孩绝望压抑的冷哼道:“呵,真是差距大。”

  “不知道玛歌怎么样了。”兰伯特望向天窗说道。

  “对哦,还有她。我们一定有救!”——

  ——“不过,她是你喜欢的人吗?长得还真漂亮!”

  兰伯特绯红的脸上露出一丝蜜悦的神情。

  “她是个特别的女孩儿。”

  “可她是有钱人家的小姐诶,你只是个农夫吧?我以前在我主人家听过类似的故事,和你倒是相反,说的是一名遗族绅士,在去乡下的火车上和一个平凡的裁缝女孩一见钟情。”——

  ——“那么后面他们结婚了吗?”

  “怎么?你想和那位叫玛歌的女孩结婚吗?”

  “我没想过。应该不可以吧。”

  “或许能实现哦。后面,遗族绅士和裁缝女孩结婚了,因为只要彼此相爱,是可以克服一切困难的。”

  “我们现在…只是朋友。她…除了…找我们,还要找她失踪的…爸爸。”兰伯特朝着天窗上起跳。

  黑男孩有些疑惑。

  “她爸爸多久失踪的?”

  “前些天。”

  “是被人抓走的吗?”

  “一个叫詹姆斯巴巴鲁的抢匪抓走的。”

  “詹姆斯卡维泽的弟弟?”

  “你说什么?”

  “我和鞋跟沾满鸡毛的男人,几经辗转,和詹姆斯巴鲁克见过一面,就在从伦敦利浦街火车站到诺里奇火车站的下车途中。”

  “你看到玛歌的爸爸了吗?”

  “巴鲁克背后的确有一位气质不凡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伤。他左右两旁的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们把中年男人的胳膊紧紧拽着,做出一副友好的样子。”

  “小煤球,过来帮我!”兰伯特说。“但愿你喜欢这个名字。”

  兰伯特站在天窗下,他半蹲着身子。

  “上来!踩在我的背上。”他说。

  “天窗外面的木板已经钉死了,我们逃不出去的!”

  “我们得赶快告诉玛歌。她一定会很开心。”

  小煤球也半蹲着身子,“我把你扛起来。”

  “瘦弱的身体,可以站起来吗?”

  “我扛过更重的东西,上去吧!”小煤球说。

  兰伯特还没站直身体,小煤球就已经叫出声,他咬紧牙关,让背上溃烂的伤口跟着他的执拗一起受罪。

  “够到天天窗了…吗?”

  “还差一点。”——

  ——“够到了吗?”小煤球背上的伤口透衣服渗出黑色的淤血。像是畜群的蹄足踩踏破皮的烂黑莓,一阵阵的碾压,左右研磨,用勺子挖出一个大坑吧,把捣碎的酱汁淋在金色的黄油吐司上,及时的美味,令人腥水飞溅。

  上面的木板裂缝痕痕,下面的人儿晃荡不稳。

  “独居老人终归需要帮手。”

  “快好了!”

  只要他们两互助竭力,不偷懒做工,天窗自然会被打开,一起逃出升天之前,别开玩笑了!你们被捕了。

  兰伯特趴在天窗上,他的手正如救命绳索,悬吊苦处之人脱离危难。

  “伊丽莎白姑妈。”

  当阁楼的门被撬开时,一高一矮的人儿,俯冲进入,小煤球便从空中坠下地来。

  “警官,他们就是破坏我房子的小偷!”伊丽莎白老东西指认着犯罪现场。“我是个可怜的老太婆,我没有亲戚,也不认识他们。”

  “伊丽莎白姑妈。”兰伯特说。“我没有认错!”

  “那就是伊丽莎白记错喽?”和圣诞老人很像的长胡子警官说。他手里拿着已经绑好圈的粗麻绳,一只膝盖半跪地上,捆绑住小煤球。

  “小子,快下来,兴许我还能放你一马。”

  “我不下来。”

  兰伯特一下没了身影,只听见外面咚的一声,好像有东西掉在水里了。圣诞老警官抽出鞭子,愤愤离开阁楼,刚刚天窗顶的男孩,似乎闯大祸了。不久,伊丽莎白也跛着脚跟了出去。小东西,你真的闯大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