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五十一章 恰置时机的仁慈。

作者:源野清晨|发布时间:2019-06-27 10:08|字数:2111

  今天正是伊丽莎白的生日,她坐在餐桌前,白白胖胖的背饶有几分淑女姿态,脖子套上一大串珍珠项链,头发也束得高耸。她的手捏住刀叉,刀柄求急心躁使得餐盘们营营发响。

  “老头子。你的速度可真慢啊!”

  “来了,亲爱的…”

  “快点!快点啊!”伊丽莎白又敲了两下桌子。像个犯了老年病的公主一脸不悦的抱怨道。“如果你怠慢我的亲戚,那我不会给你那瞎眼的老娘俯身捶腿!你这该死老头,想饿死我吗?老东西…!亚历山大!”

  银盘里的汤匙终于不堪其扰,从高高的桌上纵身跳下。

  伊丽莎白对面的两个孩子不敢动也不敢说,他们只有把身子和头立得和桅杆一般笔直,小心翼翼的抵御迎面的狂风巨浪。

  “你们两不必瞪着这么大的眼睛看着我。”伊丽莎白用清和的语气说完,又转过头大嚷道,“老家伙!快点。”

  “让你们见笑了。亚历山大做事总是毛手毛脚让人不放心。”伊丽莎白说。

  接着警官出来了,他的白色胡须尖已经泛黄,卷曲,像是被火烧焦。

  “没有…关系。”兰伯特结结巴巴的回道。

  “把地上的勺子捡起来一下。亲爱的。”

  警官遵照她的吩咐,把勺子捡起来,他冲对兰伯特会心一笑,说道:“刚才吓坏了吧?”

  “没有,警官。”

  “告诉他们吧,你早已因情罢职,没有任何实权。就算我托你帮我朋友办点事,你也拿不出些像样的关系来。”

  “是的,亲爱的。”

  气氛惊悚而难堪。

  “我妹妹近日过得怎么样?”伊丽莎白垂下眼皮,她的目光惨淡无神,和做针线活的裁缝有的一比。“我们有好几年没见了。”

  见兰伯特半天不做声,伊丽莎白抬起眼皮问道:“怎么,亚历山大做的汤不合你胃口吗?”

  “我姑妈常常提起你。”兰伯特赶忙答道。“警官做的汤很美味!”兰伯特捧起盘子全部吞下。

  小煤球见状,也跟着吞下。“很美味!”

  伊丽莎白那清心寡欲的脸笑起来。“你们两还真是可爱。”

  在她把头转向壁炉墙时,她的脸又开始害病了。“喂,亚历山大。快给这两个孩子再盛点汤。”

  “一万个乐意!”

  “谢谢你,亚力山大。”伊丽莎白说。“言归正传。你们为何被绑到这里来?”

  “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好了。尽管兰伯特把这一路上所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伊丽莎白越发觉得有声有色,兰伯特就感到无比困惑,于是他在陈述完事件后,终于抛出离开这儿想法。

  “你就不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丝讯息吗?关于你不愿承认的身世。”伊丽莎白说。

  “我不想知道。如果没别的事——”兰伯特移开椅子,脸色严肃起来,他说。“——我想我该离开了,伊丽莎白姑妈。”

  如此,伊丽莎白怒火中烧。她也站起来,“别忘了,是我捡到你的!可你只听我妹妹的话,却不相信我呢?”伊丽莎白捂着鼻子哭起来,只不过她的眼角里没有盛满泪水。有的仅是恰如诡计多端又短暂经练的瞥视。她凭借自己的表演本领,缕拿战果。“你真的忍心看见我难过吗?噢,唔。我亲爱的孩子,兰伯特。你要再次舍下我而去吗?”

  兰伯特坐到她身旁,她把头埋进兰伯特胸膛。

  亲爱的孩子。

  噢!唔——

  “亚历山大,告诉这孩子他真实的身世。”伊丽莎白哭得更厉害了,她的眼泪倒是出奇迅速,干旱彻底。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可是那孩子要是把你惹哭,我一定不会原谅他。”

  小煤球一旁憋着嘴,耸耸肩。

  “我告诉过你,离开这里去伦敦找工作。你的亲生父母一定在伦敦。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找到又和现在有什么差别?他们早把我遗弃了,我为什么找他们。”兰伯特口气决绝的说道:“我不会去伦敦的。”

  “亚历山大,噢!唔——”她又开始撒起泼来。

  伊丽莎白的男人,放下煤块桶,他的手臂护住她的肩膀。“好啦,没关系,就遵照孩子的意愿吧。”说完他又用宽慰无奈的表情看看兰伯特。他说:“快去找你们的朋友吧。”

  “谢谢您的招待。”

  “走吧。”

  警官目送他们走到藤蔓编织的门外天窗时。伊丽莎白踏着争风吃醋的步子跟了出来。

  “等等,等等!”她说。“我知道奴隶们的去向和那女孩父亲的下落。”

  警官一只手捂住伊丽莎白的嘴,另一只则抓住她的手说道:“亲爱的...你什么都不知道。至少我们不能靠欺骗来留住人。”

  “是真的吗?”兰伯特问,他走到伊丽莎白跟前,握住她另一只胳膊。他重复道:“姑妈,你说的是真的吗?我希望你把一切都告诉我,我朋友将十分感激您!”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她把亚历山大的手扒了下来,“我从来都值得信任。并不是为了赎愆才告诉你这些事的。”

  “别听你姑妈胡说。她上了年纪,常常犯些说谎的毛病。伊丽莎白,我们进去吧。”

  “老头子,反正我也活不久了,我现在就把一切说出来,好消除这孩子对我所有的误会。我不想把遗憾带进和你共用的棺材。”伊丽莎白反过来握住兰伯特的手,开始诉说她痛哭流涕经历和忠于伪慈善的赚钱生意。

  伊丽莎白在搬出比特蒙塔小镇之前一直干着大发不义之财的线人行当,她和她妹妹生来的质朴勤劳完全搭不上关系,除了把一叠叠肮脏值得怜悯的钞票塞进自己的袖珍小口袋,她的心还是仁慈善良的,情非得已的,形式所迫的,听听她如何在众人面前为自己辩解吧。为了帮助穷苦的一家多口,有许多改变饥饿命运的好方法,给他们挑选适合的领养人家。有人拿尖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逼迫她这么做。天哪,再不这么做,那些可怜儿会迫于生计做出扰乱城镇的事,穷孩子在穷疯的时候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趁着恰置时机的时候,把他们送离安详美好的小镇,到大都市最好了!他们可以自立更生,为哈里发们清理门户,夷愉雀跃的过完一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