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五十七章 玫瑰海岸的渔夫

作者:源野清晨|发布时间:2019-12-10 18:55|字数:2099

  法国西部的布列塔尼,绵延着数千里美丽的玫瑰海滩,浪漫绯红的花岗岩石散落在岸边,没有人捡拾的彩色贝壳和一个被世人遗忘的百人小镇瓦福亚村,伯努瓦就出生在这里,她的母亲是英国南部的威尔士族的后裔,祖先为了逃开英格兰族的入侵,随海流越过英吉利海峡定居于此,如今她的今生被这片土地永世珍藏,而生前留存的心愿便是希望自己唯一的儿子能成家,安稳的做一名渔夫。

  这天,伯努瓦从沙滩墓地回到家中,点上一根雪茄,开始收拾衣物和干粮。一个年龄尚小的姑娘在母亲房内静坐,她手里是母亲生前未织完的围巾和帽子。

  同时,屋外传来两下敲门声,伯努瓦没有在意,他正替母亲的逝去报以犹如复活般的心情,感恩的哼着舞会的颂愿曲。

  直到听到一阵木材破裂声音,噼啪——

  他才停止整装手边的东西。

  门口站着两名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单从他们手里的斧头上来看,两人应该是樵夫,可从长像上来看,他们似乎又和穷凶极恶拖不了干系。

  “是哪个狗东西劈我的门!”伯努瓦喊道,他打开门,健硕胸膛刚好把门口的光全部遮住。

  “是我们!多伦和史考克。”两个精瘦的声音齐声回道。“伯努瓦,你还是老样子,火气大!”史考克说道。

  “想挨枪子吗?”

  “听说你母亲去世了,我们带了点吃的来探望下。可别这么大火气,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我们兄弟两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史考克继续聒噪道。

  “快滚!”伯努瓦站到外面,他厉声呵斥道。

  “哎呀,看来这五年过得不错嘛,不像我们这些伐木的乞丐,现在伯努瓦可是我们镇唯一的上流人士。”史考克说,他的手悠闲的搭在弟弟多伦的肩膀上。继续说道,有本事就拿枪来射死我呀!这样你母亲的死就再也不会水落石出了。”

  伯努瓦从门背后端出他的枪,子弹从多伦脚底泥土穿过。他们却十分镇定。

  “哎呀,和当年在巴黎射杀银行家的手法如出一辙啊。”

  听到外面吵吵嚷嚷声,伯努瓦母亲房内的女孩也出来了。

  “哎呀呀,不得了不得了,你的情人可太年轻了!”

  “哥哥,他们你的朋友吗?”那个女孩问道。

  “当然啦,小姐,我们交情可深啦!曾经一起做过不少大事呢。”他提到“大事”的时候,特意把声音强调得很高。“看来你是不知道,我们三个人曾经是干嘛的,现在我就告诉你吧——”

  没等史考克啰嗦完,枪子已经陷入他的大腿根,多伦见自己的哥哥倒在地上,他的脸色由白色变成了紫色,他相当赞同哥哥不会说话常带来的风险。一阵麻药带来的酸楚感,让他立刻闭嘴。史考克嘴齿弯曲,瑟瑟发抖,不过一会就口吐白沫,他手上的斧头也滑落到地,裤腰前的枪支也掉了出来。

  多伦迅速抓起枪杆瞄准伯努瓦。他手脚发抖的说道,“你母亲并不是正常死亡。听到我说的话了吗?高大的伯努瓦。”

  “你在说什么?”

  “她是被一群绑匪气死的。你不知道你离开法国的这五年,你母亲生活多么不济,她整日整夜哭泣。一天夜里,原本你母亲在家休息,可遭遇绑匪突然闯入,抢夺了她的好几天的食物,她正好就断了生存的希望,突然病逝。”

  “我为什么相信你?”

  “我和史考克也是听一个男孩说的。”

  “带我去找那男孩。”伯努瓦把枪收住,他说道。

  “哥哥,我在英国也常常写信给母亲?可为什么母亲——”

  “佩迪,这不怪你。你先回英国工作。我会处理好的。”他在佩迪脸侧脸吻了一下。

  伯努瓦把佩迪安抚进房内,便出门了。

  刚出门口没几步,扛起史考克的多伦就上气不接下气。他说:“要我带你去找那男孩也可以,不过你得支付给我10英镑,你是知道的我和史考克从来不做亏本骗人的买卖。”

  “你也知道,我曾经杀过人。”

  “那你至少替我扛一下我哥哥。”多伦腿一软,把史考克重重摔在地上。

  就这样,伯努瓦扛着史考克,后面跟着多伦,他们三人一起朝着小镇向南行径。

  在啼哭之岛上,一只银色汤匙反复交换着它的阴暗面,上头有彻夜难眠的光斑,它能大致映射出一个男人粗略的脸面,模糊不清直至沉入牛奶浆底,它开始在玻璃罐子里掀起狂浪,躯赶着同流于一个容器中的红糖块,速度甚能与马塞诸塞州的龙卷风媲美。它的使命就是与液体永世长眠,在循环往复的回旋途中,它身体的其他部位轮番撞击着杯壁,好在头破血融,最终顺利淌入处处藏满暗礁和他骄奢淫逸的心室中。

  自詹姆斯卡维泽离开以后,瘦比利就换了几间住所,他有时住在船上,有时住在树洞里,他的固定住所常常不定,但是身上的餐具和药丸确常伴其身,他和自己的下属玩着丛林躲猫猫的游戏,让他们马不停蹄寻找他,为他带来曲折的贩卖消息。

  这是一搜古老破旧的船只,它船身上还包裹着了一层深海泥沙,曾在雷雨风浪中翘首航进的桅杆布,如今也变成一番落魄模样,任它旧痕累累的残片如何呼号当初英姿勃发的航海员们,也再也得不到只言片语的回应。

  今天的菜色是鱼油海草沙拉,胡萝卜酱搭配新鲜的生牛肚,咸牛奶一桶,乳酪一片,在搁浅的海岸欣赏这美丽的景色,瘦比利对这艘船的朝向实在是太钟意了,他独自跳起舞来,性情无比惬意。就在他旋转舞姿的刚才,他从自己的属下那儿得知将有年轻的来客到访,于是他命令下属清空桌上那些奇怪的食物,换上一大叠蓝莓面包和红色的苹果酒,遵照瘦比列嘱咐,那名下属把桌上的食物一盘一盘塞进肚子里,牛奶也一饮而下,他十分荣幸在异食大胃王比赛里获脱颖而出,深得比利殿下依赖,现在他相当卖力的工作,卖力的吃,即使让他吃下刀山,吞下火海,那他一定不会有任何兴趣去抗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