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番外四 罗锦州(五)

作者:玥染尘|发布时间:2017-08-23 10:05|字数:2127

  滕翰最终将人放开,不仅如此,他还组织队员进行救援。并且迅速的联系了军部的人,让他们跟国际刑警交涉,组织人员救援。

  滕翰将身上的东西卸下,跟几个队员齐齐跃入海中。他不相信他们心中的人形兵器那般的不堪一击。只要在落入大海之前没死,他相信他就一定还活着,等着与那人重逢。

  罗锦州双手被绑,虽然情况十分糟糕,腿上早已是鲜血淋漓,但他却没能晕过去,心中的信念一直在支撑着他,他还要回到华国,回到叶安然的身边,已经一年了,整整一年,他十分想念她。

  凭借着这股子信念,罗锦州硬是撑了下来,但左腿却没了任何知觉,这让他心中闪过不好的感觉。但现在,只要能保住命就已经不错了。

  他没有抗拒那股海浪,顺着它朝前飘去。或许是他命不该绝,海浪竟然将他拍到了一个小岛上。

  一天一夜,除了滕翰等人,救援的队伍也早都来了,但一直没能找到罗锦州的身影。

  三天三夜,救援的队伍早都放弃了,七十二小时,根本就没有存活的机会了啊。但滕翰等人却一直没有放弃。他从救援队借了一艘游艇,带着他的队员在无垠的大海上开始寻找。

  那一片的海域极大,而且与邻国相距不远,滕翰让军方向国际委员会申请之后,便带着队员前往邻国海域。

  终于在陷入绝望之际,他看到了前面的陆地,虽然只是一小片,但却是真实存在的。滕翰带着人踏上了那片土地。

  因为海浪的拍打,所有的印记都已经消失,但滕翰还是带着人深入。终于看到了有人匍匐前进的印记,顺着那印记往前,便能看到那人站了起来,只是,看着那一条拖在地上的脚印,滕翰的心就是一紧。

  招呼众人分散开来,终于在踏入这片土地两个小时之后,他看到了那个坐在一块石头上面,手中拎着一条斑斓蛇身的男子,他撕开蛇皮,就那样咬着那带着腥味的蛇肉果脯,旁边,是一个青涩的果子。

  “锦州,”滕翰也也因为几天几夜不曾阖眼,声音都嘶哑不堪,这会儿看着那面色惨白的罗锦州,只能唤着他的名字。

  “滕翰?”罗锦州抬首,就看到滕翰带着两个人跑至自己面前,因为看到自己人的激动,手中的蛇肉直接掉在了地上。他直接起身,却忘记了一条腿失去了知觉,瞬间就朝地上栽去。

  有滕翰,有队友在身侧,怎么可能会让他跌倒在地,滕翰快步向前,在他即将栽到在地时将他扶了起来。看着他手上以及嘴角的鲜血淋漓,他沉默的从背包中取出清水以压缩饼干递了过去,“吃些东西吧。”

  等到食物入口,罗锦州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吃了几天的生肉,罗锦州感觉自己就跟个野人一样,虽然不至于崩溃,但谁乐意过这样的生活。

  “你的腿?”滕翰看着他那条以不正常姿态耷拉在地上的腿,语气中透出的心疼,“放心,等回去就请最好的医生给你看。”

  罗锦州看着那条腿,将自己心中的绝望都压了下去,他的腿废了,这一点他很确定。中了几枪不说,还被石块各种磕伤,更是在海水中泡了一天一夜,后来又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耽搁了两天,而且在之前的时候,被路易斯吊着,腿本来就有些供血不足,走路都在打颤,现在的他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休息吧。”待罗锦州将食物吃完,滕翰直接将人背了起来,而罗锦州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担忧睡了过去。

  待他再次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回到了华国,在国外时就已经请专家看过了,所有人给出的建议便是截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他的命。但滕翰知道,罗锦州那般骄傲的一个人怎么能够忍受自己的残缺,硬是不顾别人的阻拦将他带了回来。

  虽然别人都说米国科技发达,医学也发达,但滕翰觉得华国的中医也很不错,在萧逸也对罗锦州的腿判了死刑后,他经过几天的时间找了好几位有名望的中医,只是大家看着罗锦州的左腿,都惋惜的摇头。

  罗锦州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因为发着高热的缘故,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萧逸跟几位专家商讨过之后,都决定帮他做截肢手术,因为如果继续耽搁下去,他有可能性命不保。

  所以他们对罗锦州注射了药物,迫使他从昏迷中醒来。

  罗锦州听完萧逸的话,便陷入了沉思。在国外的时候,还对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但回国后,尤其是回到安城,离叶安然越近,他的心越疼,越发的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而且,他是真的热爱自己的工作,用生命去爱的,只要想到以后要离开他热爱的岗位,罗锦州的心就抽痛无比。

  而且,他要怎么面对叶安然?她是他心中的白月光,是他心口的朱砂痣,自己怎么能拖着这残破的身体拖累她?但若不这样,他又怎么跟她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要怎么跟她呼吸同样的空气?

  最终,罗锦州还是同意了截肢手术,因为他想要活着。只是在眼皮沉重的即将阖上的时候他对着身边的人道,“不要告诉安然。”

  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还是看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只是一想到他如今的模样,他就不能控制体内的暴虐。尤其是当他看到那空荡荡的左腿时,暴怒便达到了顶点。

  虽然在手术前就已经知道自己将变得残缺不堪,但当真的看到那样的自己时,罗锦州还是变得易怒,甚至于对叶安然恶语相向。他接受不了这般脆弱的自己,他不想让这样不堪的自己落入叶安然的眼中,他用尽所有恶毒的语言,想要将她驱逐出自己的身边,甚至提出了离婚。

  好在,命运之神还是眷顾他的,叶安然竟然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这让他灰暗的人生终于有了一丝亮光。而且她对自己没有丝毫的疏远以及嫌恶。

  罗锦州扭头看着她温柔的将保温桶里面的汤舀到碗中。那双只拿画笔的手执勺,将勺子送到他的唇边,罗锦州垂首将勺中的汤吞下,连同他眸中的热泪。

  感谢她一直不离不弃的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