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六十三章 猪蹄和猪头

作者:阿猫阿狗emm|发布时间:2020-09-16 00:50|字数:2056

  顾滇拿起一件黑色的羽绒服掂了掂,一边的服务员立刻凑了上来一通乱夸,顾滇很耐心的等他夸完后,问道:

  “你喜欢吗?”

  “啊……我不想要黑色的……”安喜瘪了瘪嘴。

  女服务员笑了一下:“哎哟,不要黑色的也可以,你看我们这里的衣服都是自己设计的,也有白色的,比如这个印着动漫大头的就不错。”

  “是我们另一个小姐姐画的哦。”

  安喜瞟了一眼那T恤上的图案,嘴角抽了抽,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上面的大头是最近一个火出圈的画手——三七画的。

  顾滇也看出来了,他扶了扶额,道:“换一件简单点的吧。”

  “好好好。”

  女服务员刷溜拿了一个铁杆子,上面挂着的清一色全是白色的羽绒服,安喜随便拿了一件,眼睛就亮了。

  顾滇扫了一眼,好家伙,上面印着一个二次元猪蹄。

  顾滇笑了一下:“你确定你喜欢这个?穿着不会很容易饿吗?”

  “我喜欢。”安喜哼哼唧唧地把衣服拿了下来,顾滇笑着摇了摇头。

  “有没有这件黑色的?”

  “有,但是猪蹄的没有了,有猪头的。”

  顾滇想了一下,猪蹄,猪头,好像还挺搭,都是猪,点了点头,也拿了一件。

  最后在顾滇的劝说下,安喜勉为其难决定AA——主要是他们两个平时出去大部分都是顾滇花钱,这次安喜一定要付钱,顾滇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他习惯付出很多东西,但是不奢求那些能得到回报。

  最后顾滇的不太对劲得到了消化——因为他请安喜吃了顿烤肉。

  安喜看着盘上冒泡的烤肉有些郁闷:“我觉得这东西还是在咱大东北好吃。”

  “我也觉得,”顾滇把烤熟的肉夹起来,包进了菜叶里,“多吃点。”

  “我刚刚差点就揭穿那个姐姐了,还好我没说,不然得多尴尬。”安喜咬了一口肉,“我甚至能想象出咱俩被她赶出去的样子。”

  顾滇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扫了眼手机,医生说他忙忘了,下周有空帮他找一下。

  顾滇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这么久的事为什么还要找,或许是内心总会因为这事儿不安吧。

  ——

  齐呷坐在公车上,脑子里还想着梁若水那张看着十分不爽的脸。

  张海洋看着窗外,已经是晚上了,齐呷无意中瞟了一眼,再次感慨了一下张海洋的眼睛是真的好看。

  没想到张海洋这时候转过了头,对上齐呷的瞳孔时全身一怔,齐呷皱了皱眉,看清楚了张海洋的眼神。

  张海洋眼里掺杂着紧张,小心翼翼,还有几丝爱慕。

  “怎么了?”齐呷开口打破了僵硬的气氛。

  张海洋这才反应过来——他一看到齐呷就大脑当机这个条件反射还没反应过来,他眨了眨眼。

  “你晚上是不是不高兴?抱歉啊,对了,那个钱——”

  “不用,”齐呷摆了摆手,“我带你出来吃饭的,不用给。”

  齐呷说完下意识往上看了看——这是他思考事情的经常性动作:“至于不高兴么——那还不至于。”

  “很少有人能让我不高兴。”齐呷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咽下了后面那句“因为让我不高兴的都被我打过了。”

  张海洋点了点头,他这回没敢直视齐呷,齐呷刚才和他对视时候的眼神,太过赤裸裸,他总感觉好像齐呷知道他没穿衣服是什么样子的一般。

  他不敢看,不代表齐呷不会问。

  齐呷琢磨着刚才张海洋的眼神,张海洋不是个很会按捺自己内心的人,也学不来演戏,他只会躲避,当时退无可退,便显露了出来。

  齐呷琢磨了一下,问道:

  “小呆子,你是不是暗恋我?”

  张海洋听到这个问题心脏漏了一拍,他忍住自己的紧张,问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他刚反问完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可笑,人家都看出来了,问这个问题倒显得有些欲盖弥彰。

  齐呷还是给了张海洋台阶下,笑了一下:“没有,就是看你刚才神情动人,我魅力又这么大,当然会怀疑。”

  “实不相瞒,我小时候觉得全世界都是我的粉丝。”

  张海洋抿了抿唇,这些臭屁的话他没听进去,话在喉咙里滚了几百来回后,终于脱了口。

  “那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

  “男孩子和男孩子谈恋爱。”

  齐呷的喉结滚了滚,其实张海洋可能是个深柜这件事他是有想过的,毕竟张海洋这样子性格内向,长得又好看的男孩子,肯定不缺女孩子,但是从开始到现在,他没看到张海洋身边出现过一个女孩子。

  而且张海洋给人的印象,只有怪异和阴暗。

  齐呷看了看四周,因为晚的缘故,已经没什么人了,他看了看四周,道:

  “我不排斥这个。”齐呷低头思索片刻,“也可以接受。”

  张海洋一愣,他眨了眨眼,齐呷摇了摇头,笑道:“但是我这个人不适合谈恋爱,不管对方是男是女。”

  “你应该知道我这种人,我和刚刚那位梁老师一样,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张海洋懂了,他现在把齐呷比做了自己小说里的帝王,帝王多薄情,不是因为本性如此,是因为他们只能薄情。

  但是他并不能很确切的了解齐呷的感受,他共情能力太低,他的经历十分单一,童年时父母的争吵——家暴——到中间他俩的突然握手言和,再到后面自己的平淡和失望。

  齐呷的家庭可能比他还要复杂吧,他低头思索了片刻后,看着齐呷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不要不高兴,要开心。”

  齐呷一时间愣住了,他抬头看向张海洋,张海洋似乎是知道自己这张脸板着很让人看着难受,很勉强地勾起了一个笑容。

  笑这样的表情鲜少出现在张海洋的脸上,久到张海洋都忘记了自己上一次笑是什么时候,但是他的确是不习惯这个动作。

  张海洋的嘴角微微勾起,公交车里的冷灯光给他的眼珠子笼上了层沁凉的屏障,这可以说是齐呷见过的最诡异笑容,但是他莫名觉得居然有些可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