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八十七章 误入花宫麈战群尼(二)

作者:狐虎|发布时间:2020-09-16 15:50|字数:2018

  第八十七章误入花宫麈战群尼(二)

  不一时走出个中年的来,向伍云召问讯道:“尊官他乡何处,何事降临小庵?”

  伍云召心里明明知道这是一个尼姑庵,可是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庄重之态来,便故意佯装惊慌失措的答道:“小生到此,偶然信步行来,不知这里竟是女菩萨的修行所在。罪过!罪过!”

  那尼道:“原是远方檀越,请进里面随善奉茶。”

  伍云召谦道:“不消,怎当此。”

  尼固请,伍云召只得随她进来。

  入了小角门,转弯抹角,方到一深院,收拾得十分整齐,铺设之类,色色皆精。

  又见两个少年尼姑出来问讯,请坐。

  一个十五六岁女童,献上四盏茶来。

  茶罢,伍云召假装自己要起身告辞。

  中年尼姑道:“尊官到此,尚未奉斋,如何就要告辞?”

  伍云召回道:“小生敝寓甚远,有三四里路,还是早去为便。”

  那尼道:“贵寓虽远,再坐一刻也是无妨的。”

  伍云召口中这样说着,眼里却是在看着这些个小尼姑们,入目之处这些个小尼姑们,个个妖艳,眼色撩人,明眼人一眼就能够看的出她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个正经的出家人。

  伍云召心里想留,可是又不能人家说一声,自己就留下吧!

  于是,便假装自己决意要辞出去的样子。

  果不其然,这些个尼姑们,你一句,她一句,甜言美语,再三相劝。

  伍云召最后只得故意装作默默不出一言的样子,在这间屋子内四处观玩的样子。

  到了这个时候,伍云召才有心四处察看室内的摆设,在那壁上联轴,皆是名人书画,色色可人,迷眩心目。

  信步行来,转过廊下,别入一室。

  伍云召举目一看,见锦幕四围,沉檀扑鼻,书画古玩,罗列满目,种种富丽,皆人世罕见之珍,无价之宝。

  转眼一张,又见那边壁上挂一古琴,外镶黉馀二字。

  伍云召暗想,此琴材质非凡,但未知其音调何如耳。

  这些女尼随后,跟随伍云召游玩至此,见其光景,似不像留他得住的,口中吟出二句歌词云:无计留春住,东风利如刀。

  这其中的意思是她有心要留伍云召,而伍云召却无意留下来的意思。

  伍云召装作没有听清楚的样子,转过身来对着她便问道:“女菩萨口中方才在说什么?想是已耽吟咏否?”

  这些尼姑便齐声应适:“相公何轻眼觑人至此,我辈虽系空门贱质,实是宫室名姝,性耽黄台青灯,故长损尘念而入空门耳。今见相公风流俊雅,满腹牢骚,故不愧羞耻,窃欲领教于万一。”

  通过这句“我辈虽系空门贱质,实是宫室名姝。”可知,这些个尼姑们虽非淫邪之徒,然专好与文人谈论,所以便立刻将自己的姿态降低了几分,表现出了有几分留恋的意思。

  从这些个尼姑们的方面看来,她们今观伍云召出口不凡,知他必为才子无疑,所以决意欲留住他。

  可是,佳人有心,郎君无意啊!

  怎么办?

  她们搜肠刮肚,便心生一计来,假说:“相公来了半日,想腹中已饥,待小尼去伺一味中吃的点心来,请相公。”说着话,便留下两个徒弟相陪,别人却去厨下弄了一回。

  俄顷之间,掇得一盘糕来,请伍云召吃的。

  伍云召心知是计,又加之自己的腹中果然饥饿,更重要的是糕味甚佳,所以便一连吃了八九块之多。

  伍云召的本意是待的自己吃饱喝足之后,装作困意的样子,在这尼姑庵稍微休息一下,再走的。

  可是,怎奈,还不待的他想要假装做戏,便觉的自己身轻脚重,不一会儿便已瞌睡在了桌上。

  你道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此糕乃秫米磨粉,烧酒拌匀,晒干复浸,如此五六次,又和好奇花及许多热物在内。

  今日伍云召是正坠其计。

  当下见伍云召昏迷不醒,众尼便扶伍云召人内室,到床上睡好,又留徒弟服侍她,自去摘下一壶热茶,以俟伍云召醒来口渴要吃。

  及至漏下三鼓,伍云召方才慢慢醒来,口里还说好醉好醉。

  开眼看时,见那灯烛辉煌,众尼伺立。

  伍云召起来穿好衣服,假装往外就要走的样子。

  做戏嘛,做就做的全套了。

  一见伍云召还要走,直急得这些尼姑们赶上前去一把将他拉住,口中七嘴八舌的说道:“三更半夜的,况且现在就是山门也已经落了锁,相公你这是要何处去呢?”

  伍云召闻言,便口说:“这可如何是好?女菩萨,不知今夜能够留我,暂住贵宝刹一宵,明日我就回去。”

  众尼姑齐声道:“可以!怎么不可以!当然可以啦!”

  是夜与众尼遂次取乐,因有补天丹吮口,所以百战不败,一杆五寸长枪,战了这个又战那个,弄耸一班尼僧人人舒,个个畅,轮流上阵,弄了整整一夜,直弄到精疲力竭方罢。

  翌日,清早,伍云召未曾起来,诸尼早备得芡宝茯苓糕,人参龙眼肉汤,掇到床上。

  伍云召俟用过早膳,便要谢别出去。

  众尼齐道:“相公何性之急也,敝庵虽陋,绝好僻处山林,别成世外,又无车马尘纷,相公何不暂住几天,一豁其胸衿,琴棋诗赋,尽可以消闲过日。况我辈又欲请教一二。相公以为何如?”

  你道伍云召,是真心要走啊!

  那只不过是伍云召在故作姿态罢了!

  要是,换成是我,我也舍不得离开这一欢乐地。

  伍云召于是便安心住下,与这般尼姑分韵赋诗,弹琴唱和,恣情大战。

  在庵一月有余,个个通名道姓,方知老尼法号静怡,徒弟悟风,悟月,悟云三人,此外服侍的女童老姥未知其数。

  一日见了一个女童,手掇一个盒子进来,对幻如道:“师太命我拜上师父,因闻得近日得了一个仙客,未及奉贺。今先送一盒点心在这里,少顷还要屈师父与几位师兄相同过去,随喜一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