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四十四章:胆小鬼与大灰狼

作者:周定西|发布时间:2020-11-11 23:50|字数:2255

  一件军绿色的厚大衣,刘杉和高个子躲里头,外头风声依旧,两人躲在这个独立空间里,呼吸交缠,脚底板一阵发痒。

  “哇!”有人尖叫了一声,所有人眼巴巴看了过去。

  远处白雾已散尽,东边是冉冉升起的红日盘,西边是挂在天上的白月亮。橘红色的火球越过地平线,像爬山坡似,一点点往山丘上爬,霎时之间,周遭一切蒙了层白雾似的亮光。

  刘杉痴痴地看着,眼底湿湿的,心底希望的种子在疯狂生长着。

  高个子单手高举着手机拍视频,拍好日出后,慢慢地将镜头往右手边移,镜头里旋即出现了一双红红的眼睛,像哭过。

  那是另外一个刘杉,镜头直怼到他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皮肤问题,他的皮肤像剥的鸡蛋,滑嫩又白,毛孔细到没有。

  高个子仔细一看,刘杉左耳尖有颗小黑痣,滑滑的像奶茶里的黑珍珠,他咽咽口水,舔了舔干掉的唇,然后,鬼使神差地靠了过去,轻轻地咬上去嘬了一下嘴。

  左手高举着摄像头,实时拍着这些画面,高个子专门给这些和刘杉在一块儿的片段在**云整了个盘,名字叫《刘刘在手,天下我有》。

  刘杉:!!!

  刘杉身体往里缩了缩,平静的心像一片树叶掉落到一潭清水里,耳尖成了虾粉色,像不远处的那轮红日盘,发着滚烫而灼热的光。

  “小刘,现在是北京时间2017年11月20日七点整,”高个子摁下手机保存键,用沙哑的喉咙说着,“这一刻,你和我在一起,我们属于彼此,就是地久天长一生一世。”

  十七八岁的人没看到世界另一面,把承诺看得比天都重。

  两人都没说话,像喝到一杯好酒,过后,慢慢回忆。

  高个子此前跟刘学义去了不同的地方,看了好多的日出,可从来没有一个地方的日出这么让他难忘。这段永久而美好的回忆就算七老八十,老到走不动了,在摇椅上,跟刘杉回忆起今儿的情景,依旧嘴角会带着笑意,那时他们一定走遍大江南北,拥有更多的记忆,可因为有对方的存在,每一段都打上了特别的专属标签。

  一想到有刘杉在身旁,高个子登时对年老都没多大恐惧。终其一生,每个孤独的个体都在茫茫人海里寻找那个唯一。

  “小刘,我们以后一定一定要在一起永远永远不分开,好不好?”高个子脑袋挂刘杉脖子上,像一只粘人的小猫咪,鼻尖发出软又糯的气音,还有点沙哑,“我无法想象以后的生活没有你会是怎样。”

  “以前不也没有。”刘杉腹诽着,一想着着回去后,两人就各奔东西,莫名有点难受。这会儿你侬我侬十分甜蜜,过后想念时找不到人就有多心酸。

  军绿色的大衣将两人牢牢罩住,两个火热的身体紧紧靠着,像两个火炉,似生怕火一旦点燃就熄不灭,一动也不敢动。

  身边不少人因为想录日出视频发到社交平台上所以来到这里,他们两则因为彼此而来这里组件另外一段记忆。缘分真奇妙,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个体因为一种叫“感情”的东西而走到了一起,从此山高水长,两条平行线渐渐有了交集。

  太阳越升越高,月亮没了踪影,白雾褪去,山上的一切都异常清晰,山峦层叠,一座接一座,深绿之中混杂着苦咖色、淡橘和枫叶红……

  看完日出的人打卡完毕,陆续退了帐篷和军大衣棉被,一个接一个往山下走。

  他们俩像塑像,一动也不动。

  不时有人好奇地朝他们这边看过来,像参观一个展览,一看到两个如此黏人的行为,有路人连连摇头;还有路人嘴角疯狂上扬……

  被人这么看着,刘杉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伸手往上用力扯了扯军大衣,直到确定军大衣将他的脑袋全盖住,脸也遮了四分之三,才松了一口气。

  没一会儿,高个子像个没骨头的动物,全身塌在刘杉肩头。

  刘杉:?

  好诡异,话痨居然停止说话,还一停就最少半小时。如果不是高个子还有呼吸气喷他下颌上,刘杉都会怀疑高个子是不是猝死在他肩膀上。

  刘妈总说刘杉瘦得只剩骨架,没一点肉,挨近骨头都扎人,高个子大概是铁皮,对此没发表任何感想。

  “在想什么?”刘杉脑袋轻碰了碰高个子的脑袋,小声呢喃道,“你说我们可以幸福多久呢?”胆小鬼碰到棉花都会受伤,一触碰到幸福会不由自主地不断诘问——“我何德何能我也配?”

  没有回答,他的话被风一吹,七零八落,向四面八方吹去,又像一块掉落到地上的瓷片,拼接不出一个完整的形状。问了也是白问,算了吧,哎。

  刘杉呆呆站着,站了好一会儿脚都麻了,肩头上站着的人依旧毫无反应,气息平稳,安静得像并不存在似。刘杉心底闪过一个想法,他从兜里掏出手机,往右边一照,瞬间石化。

  刘杉:……

  果然,高个子把他肩膀当成枕头,直接挂上头睡着了。刘杉一时之间哭笑不得。他曾看一本书上头曾说,只有一个人对另外一个陌生人全然信任,会全身心地将自己交给他,才会一靠近对方就容易睡着。

  刘杉从手机镜面上看,高个子眼睛闭着,长又黑还密的睫毛在阳光下发着金光。他的脸有一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涩感,不笑时有点冷,一笑起来,奶了下去。他脸上一半隐入暗夜里,眼角有一圈青黑,嘴角边新长出一点小胡子,憔悴了不少。刘杉心疼地用手指尖蜻蜓点水般往他脑袋上轻轻地触了一下,高个子奶奶灰的头发特意喷过发胶,硬邦邦朝天戳,像鸡窝,还是被人给炸了的鸡窝。

  高个子身形发育很早,又很注意穿搭,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不少,有点社会气。

  刘杉依稀记得第一次看见他,他就穿着桥牌,脚踩一双新的AJ,像一个嘻哈选手,但只要他一开口,那嘻哈风全碎,一下子就暴露了也才十八岁的年龄。

  “哪里卖吃的,好鸡儿香。”刘杉还在遐想间,高个子弹了起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发出感叹,“饿死劳资了。”

  刘杉:……昨晚吃完烤串距离现在也不过三四小时。

  “你饿不饿啊?”高个子伸了一下懒腰,慵懒地问了句,“我猜你一定也饿了,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买吃的。”说完就跑个没影。刘杉看着他的身影,像个没长大的小朋友,每天无所事事无忧无虑,唯一在乎的就是吃和睡。

  这样没心没肺地活着,也一定很快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