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契约

作者:斯莫龙|发布时间:2020-11-12 08:50|字数:2994

  妇人跌跌撞撞的到了王晓雅面前被她扶住,看她满头大汗就给她擦汗并问道:“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急急慌慌的跑过来?”

  缓过劲来的王杨氏,拉着女儿的手,急切的说道:“你哥你嫂子都被赌坊扣下了,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们了,你的身上有钱吧?”

  说着就开始在她身上收起来,很快找到五十两,拿出来并高兴道:“竟然这么多?!”收好之后又开始在她身上搜。

  王晓雅任由她搜,神色生气言语恼火道:“只有这些了,别在搜了!说吧,这才他又欠了多少?”懒得说自己赚钱不容易,脸上还对这个娘是又爱又恨。

  确实是搜不到了,王杨氏这才有些失望的收手并站回,表情复杂地道:“他欠了一百两!”又再期望的看着王晓雅:“你就在帮你哥嫂最后一次吧,他向我保证过了,这次还上,以后一定悔过,再也不赌了!我现在是真没办法,只有你……”

  后面的话不知该怎么说。

  “悔过?他什么时候悔过?在这一年当中他那次没悔过,可事实呢?”王晓雅气呼呼地道:“现在不仅赌,竟然还欠一百两,我一个月辛辛苦苦只能赚个几两!家现在几乎都让他拜完了,你到现在还对他抱希望?”

  “那怎么办呢,他毕竟是王家的独苗,如果就这样没了,我怎么对得起王家的列祖列宗,以后下去见到你爹要如何跟他交代?”

  随即又要她快点想办法。

  “你要我想什么办法?”现在的她也是无可奈何,找了对方坐下缓缓气。

  王杨氏过去提了个建议:“那个,田坊主说了,刘少爷对你的印象不错,如果你愿意嫁过去,你哥欠的钱不仅全部还上,还会给家里一大笔……到时候聘礼……”

  “娘。”王晓雅激动的蹦起:“你说这么多,就是把我卖了?”

  “什么叫卖了,是让你去享清福。”王杨氏靠近,可她却退开,王杨氏无奈,就在原地说:“虽然你过去是做小,可刘家说富可敌国也不为过,这样,你就不用整日里东奔西走抛头露面,还装扮成这个鬼样,更能穿金戴银,也能让娘享福不是!曾经你可是向娘保证让娘享福的,难道现在就要反悔了?”

  “娘,我说的让你享福,可不是把自己嫁给别人,拿人家的钱……”

  “你说的轻巧,让我享福,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样。”王杨氏也是生气的指着她:“就你这样,估计等我入土了都不一定享受得到。”

  随即哭着腔哀嚎自己命苦,养个闺女这么大,曾经说的话都是废话等。

  最后直接坐在低声大哭不停。

  这一闹顿时引来了人围观,他们只听见女儿的不孝,就对她指指点点。

  这让王晓雅是一个头两个大,不想在这里闹,只好答应她先起来,到别处慢慢说。

  看女儿妥协了,王杨氏的哭泣立刻停止,擦掉脸上的泪水,要她保证听自己的话。

  得到确定,这才愿意走。

  在旁一直看热闹的余霏晗是彻底无语,对于这个王杨氏的演技,几乎都可以出书了,看着王晓雅无可奈何的样,不由得摇摇头,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顺着这个无理取闹的娘。

  同时对她突然来了兴趣。

  当事人都离开了,围观的人自然是随即散去。

  三人先后去往赌坊,王杨氏在路上还不停的说嫁给刘家的好处,而王晓雅根本不回应。

  到了赌坊,门面的俩边写着几个有意思的字,左边的是,好运常来,右边的是,发财慢走,还有个横幅,钱坊。

  而应景的是,进去的人满面春风,出来的人都是垂头丧气,偶尔有个是喜笑颜开,想来定是赢了钱。

  此刻已经天黑,赌坊里生意兴隆。

  三人先后进去,里面还算宽敞,赌桌处的赌客人满为患,有的桌子上荷官已在摇色子,赌客们开始下注,不一会荷官放下色蛊,打开后高呼大小,赌客们有人欢喜有人愁。

  她们进来没去赌桌,而是王杨氏找到了个小厮,和他交流了几句,在回去把王晓雅拉上,跟着小厮去了后院,余霏晗紧紧地跟着。

  对于她,王杨氏开始问过,王晓雅就说是刚认识的,她就没在多问,现在看其还跟着,就有些奇怪的问了句:“姑娘,你还跟着作甚?”

  余霏晗是根本不给她面子的随口道:“我看你卖女儿卖多少钱,然后在买家手上,花重金买走。”

  这个女孩是在找茬,王杨氏的脸色青紫交替,停下叉着腰怒道:“你这人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卖女儿?”

  “你家是欠赌坊钱吧?然后他们要你们还钱,还给个条件要让王晓雅嫁过去,可你看她的年纪,是嫁人的时候吗?”

  余霏晗怼道:“你把女儿带过来,她身上又没钱,这要怎么还债,还不是要签字画押把她卖了么?我说买你女儿,而是在其他人手上,既然你都把人卖了,我在别人那买,有什么不对?”

  “你……”王杨氏说不过她,气的肺都差点炸了。

  “好了,你们俩就别再斗嘴了,娘,我们走吧!”王晓雅的话有气无力,好像做了一年不停歇的事一般。

  王杨氏哼了声,故意说不和她计较,然后在前面开路,王晓雅紧随,余霏晗抬步跟上。

  到了一处房门口,经过王杨氏的交流,守卫外开路,三人先后的进去。

  这个房间很雅致,关上门外面的声音如蚊蝇,而里面除了几个人道境的护卫,有个檀木桌,在里面有个人背对着门口,在右边不远处,一男一女蜷缩在一起,他们的身边分别站着两个护卫。

  那一男一女见到了王杨氏和王晓雅进来,立马哭泣着让她们就夫妻俩。

  看儿子的脸上有伤,王杨氏过去心疼的同时,还指着这里人的暴行,结果被檀木桌哪里的人哼了声后,立马闭嘴不敢多言。

  檀木桌哪里的男子,在一百二十个呼吸之后,身体抖动了几下,在起身背对着人鼓捣了几下,然后才转身,脸上享受的神情退去,只剩下一丝满足。

  不咸不淡的说道:“人带来了么?”

  在他说的时候,身边站起个女子,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往后站着一句话没说。

  王杨氏明白他们刚才在做了什么,先看女儿在看儿子,然后再对那男子说道:“人我给你带来了,但我希望你家少爷能够明媒正娶……”

  “明媒正娶?哈哈哈,你可笑死我了!”男子的神色突然一寒:“现在是你儿子欠我们钱,要怎么处置也不是你们说了算的。”

  在示意个下属,那人先去拿着文书,走过去放在母子的面前,放好笔墨和印泥,人退到了一边。

  “只要你们在什么签字画押,那你们欠的钱不仅不用还,我这里还有一百两,事后都是你们的。”男子拿出两个银元宝放在桌上。

  王晓雅没说话,倒是想看看母子俩的选择,余霏晗也是在旁静观,而男子这才看向她,眼中的精芒一闪而逝。

  王杨氏的儿子和儿媳看完文书上面的条件后,就和王杨氏商量了下,与其说商量不如说是劝娘签字,只是商量还不到六十个呼吸的工夫,他们夫妻俩就先签字画押。

  然后她哥王巴就讨好的对她说:“晓雅,刘家是大户,你去了是不会受苦的,哥答应你,这次回家一定改过……”

  他的一对漂亮话说完,他媳妇跟着哄。

  当事人是懒得搭理,只是盯着自己的娘,却是没想到她只是看了眼,好像很痛一般,可是签字画押却没有半分迟缓。

  然后把那份契约递过去,说道:“晓雅,只要你签上这个,你哥嫂才有救,娘求你了?”看女儿双目流泪表情痛苦,没有拿笔签字,她就直接给她跪下,哭着要她救哥。

  到最后王晓雅把泪擦了问道:“你们是真的要我签字成为别人家的人?”看他们没有半分悔意,她就看向那边的男子说道:“田坊主,我希望你给我另外写一份证明。”

  田坊主一愣,其他人都好奇,他很快问道:“你想让我写什么?”

  “脱离亲人的关系。”在他们疑惑当中,王晓雅看向那对母子,冷冷道:“自从我知道我是你们捡的孩子后,开始还挣扎,不过一想是你们抚养我长这么大,这个恩我得报。所以,他经常去赌,还变卖了我的嫁妆,你让我赚钱供他挥霍我都觉得没什么,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说到这,她的神色变成惨笑:“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是捡来的,根本无法成为你们真正的家人,就是个野孩子。行啊,我可以签字,但你们可得想好,要我签这份字的时候,我的那份脱离亲人关系和这份一样,你们把我卖了,从今往后,我们形同陌路,在这之后休想用亲人的关系过你们的好日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