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六章:愚不可及

作者:五颗珍珠|发布时间:2019-01-11 12:30|字数:1702

  “殿下在说些什么,请恕末将不知。”北棠慕白恭敬垂头,并没有直视幻暝哀的眼睛,粉饰着二人皆心知肚明的假象。

  “本宫的话没有听见么?”幻暝哀挑眉,“那地牢里,关的是谁!”

  少年贵族没有说话,沉默短暂而悠长,压抑得似乎不见尽头。

  不安的感觉越发清晰与强烈。

  幻暝哀径直从北棠慕白身旁走过,耳畔什么响得厉害,她不知道是不是与那股灵力的共鸣,在嗡嗡作响,以至于,她没有听到,身后贵族少年在阻止无果后,吩咐部下的话。

  “……该死……快去禀报寂殿下……”

  其实,幻暝哀在感觉到那股灵力的一瞬间,就该猜到了结果。只是,那种猜测太过可怕,可怕到连她自己都不愿意接受。

  神殿所修习的咒术不同于幻城,那是传承自幽神罗睺的至阴之力,罕见得几近灭绝,如今的冥界,掌握之人屈指可数,幻暝哀不会认错。在那一息几乎太过迅速而几乎可以被忽略的波动中,幻暝哀分明感觉到,那熟悉的力量,是楚寒镜。

  于是,在用公主印信半威胁半恐吓闯入霜华骑本部地下的牢狱之中时,见到那个已经被毁去容貌的女人时,她也不是那么吃惊了。

  那个女人的容貌,虽然远比不上幻暝殇那般倾国倾城,却也曾经算是精致,绝对不同于此时,布满狰狞的划痕。那不规则龟裂开来的,分明是用咒刃,恶毒地一刀刀,缓缓划开的,目的是让她切肤疼痛,被绝望所吞噬,生不如死。

  楚寒镜也看到了幻暝哀,那个昔日神殿最高女祭师,总是清冷高傲,不苟言笑,让人敬而远之,此刻笑得,居然有一丝癫狂的意味。

  幻暝哀快要不认识这样的楚寒镜了,愣在了那里。

  眨眼她已经近前,北棠慕白也已赶到,却也已经阻止不了楚寒镜一把将幻暝哀拉过去,纤指扣上帝姬的咽喉。

  喉咙间有疼痛的感觉,像是指甲划破了皮肉,渗出鲜血的感觉。楚寒镜用很大力气捏着幻暝哀的喉咙,狠戾之意已经无需言表。

  “放肆!还不快放开公主殿下!”幻暝哀看见北棠慕白恭顺和善的表情已经分崩离析,假象撕裂开来所显露的,是焦虑与张皇。“那个女人是怎么逃出来的!佩堂,凌尘,你们带人去封锁地牢!”

  “是,北棠大人!”

  匆匆赶来的霜华骑卫兵的影子纷乱而让幻暝哀眩晕,更为清晰的感觉,反而是侧脸楚寒镜略微粗糙的肌肤触感。

  “楚祭司?”此时此刻,幻暝哀依旧有些不能相信,身旁这个宛如修罗的女人,是她曾经所熟悉的神殿祭司。

  “原来公主殿下还记得本座,当真是荣幸。”楚寒镜的声音沙哑地宛若即将破碎,笑起来更像是钝器在锯着空气。

  “为什么你会被关在这里?皇兄呢?皇兄知道此事么?”幻暝哀已经无暇顾及慌乱的北棠,还有戒严的霜华骑,只是有些微愣地站在那,任凭楚寒镜随时可以拧断她的喉咙,不作反抗,在那痴痴地问着。

  眼前的这一切一定是噩梦吧,她不过是深陷其中,未能清醒罢了。

  兄长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你说幻暝寂啊……“女子的笑意料峭,嘲笑着幻暝哀面对鲜血淋漓的真相,仍旧欺骗自己的无知与愚蠢,”公主殿下你不知道么,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着爱我的九殿下,在叛军一被镇压之后,将我关押在这里,施以极刑的啊……”

  幻暝哀想起那个很久之前的时候,花溪神址里铺满凤凰花,在神殿里,她对这个年轻女祭司的话,还有在那之后,在神殿偏殿,那个人,与她近在咫尺,仿佛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他的情话,他的吻。

  幻暝哀只分心了片刻,却足以触怒眼前已经有些癫狂的女子。

  鲜血顺着她的脖颈滑下。

  “当真是兄妹,一般的虚伪卑鄙,到了如今还是这般巧舌如簧。”楚寒镜幽幽说着,恨意浓郁得快要化作实体的藤蔓,将幻暝哀勒得生生窒息,“尚有利用价值的,便用花言巧语蒙蔽,你也是帮凶啊,幻暝哀。”

  若非她在神殿里为幻暝寂说尽好话,若非她给了楚寒镜渺茫的希望,幻暝寂便得不到神殿的支持,无法破除封印,无法重回幻城。

  幻暝哀终于明白为何在平乱后,她再也没有在任何庆典上见到这个神殿最高女祭司。她原本以为是神殿事务繁忙,最高女祭司无暇出现在幻城。

  幻暝哀曾以为她对叛乱之后的幻城洞若观火,现在一想,不过是她幼稚的想法罢了。

  曾经背叛过自己的女人,兄长怎么会轻易放过。幻暝哀太过天真,天真地以为当年兄长送楚寒镜离开幻城是因为喜欢她,天真地用这个理由说服了楚寒镜,给了她希望,也注定了她如今的地狱。

  幻暝哀看见了兄长。

  帝国最耀眼的九皇子,在随行亲卫铠甲银白色的冷光映衬下,宛若神祗般缓缓莅临,出现在众人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