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九十一章 白痴认笨蛋做先生

作者:鹿苏苏|发布时间:2019-01-11 00:02|字数:1942

  宇文枂受淑婉夫人所托,将她宝贝儿子的心思安定好。出宫后,在青楼门口就下了马车,也不许人跟着,看着灯笼亮起,他突然又不想进了,踢着个瓦片走在回家的路上。

  林孜芯喘着大气路过,刚巧他的脚弄丢了那枚瓦片,正四处寻找,这一低头转悠,就哐的一声碰在了一起。

  “啊!……”林孜芯大叫后躺,宇文枂急忙回身相扶,虽及时救了,可仍旧疑惑:他有这么弹吗?挺硬的啊!某人作证……

  看清脸是哪位自带弹力的娇气小姐后,他紧握的手立刻松了,林孜芯还没站好,又“咚”!的一声,毫无防备的躺在地上。

  “啊!……哎呦!”她扶扶手揉揉腿,表情痛苦,宇文枂白眼瞧着,苦肉计?你不是挺软的吗?白棉花!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也就能骗骗月夜那傻子!跟万花丛中过的本公子玩!你还嫩了点!

  过去也不知是谁,白芷姑娘皱皱眉头,他能将在场之人罚个遍!

  “大胆!”实在无人相扶,她自己站了起来。

  跟我说话呢!?宇文枂瞪住她,警示反省,“四,四公子。”

  这第二声叫的像死公子,有意还是无心!?他皱皱眉毛,“你一管家女眷在这干嘛?大晚上的可计较一丝姑娘家名节?”

  林孜芯第一反应是回怼一句:你又不是我爹!可谁让人家位高权贵!

  “见过四公子。敢问公子,与自己夫君相会,犯了哪一条王法?”

  宇文枂眉头舒展,冷笑一声看向别处,“林大人乃右卿辅相,朝臣巴结的对象,辅相大人嫁女,本公子怎地一点消息都没听说。”

  “爹爹已经给我求婚了!”她紧张反驳。

  “女方主动求婚,无非两种情况,一是姑娘名节不好,二是姑娘丑。”

  “你!”林孜芯气到跺脚,向前一步,要指着他骂的小手都憋抖了!宇文枂却不屑的一眼瞥过。

  林家姑娘貌美!这可是去闲云悠然的方向!

  算了,不跟这五大三粗的男人计较!他不懂感情!没有情趣!林孜芯安慰自己,哎…等等!他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啊!肯定知道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与其大费周章不如向他请教一二,好歹是王上的儿子,对我一个大臣之女,总不会起什么龌龊想法,我也能放心大胆请教!

  傻芯儿,你不知道,面前这位,可去贵府求过亲啊!

  “嘿嘿,四公子。”她贴身靠近,笑的渗人,宇文枂突然怂了,朝后退,这女人变脸比翻书快啊!演的真好!

  “你干嘛?!”他厌恶的伸出手,制止她再靠近,林孜芯却噗通跪下了!

  大街拐角,微暗月光下,可没人知道他是四公子!林孜芯扯住他的衣襟,一把鼻涕一把泪央求,过路者无不认为他是混蛋烂男人,多讥讽几眼的。

  “芯儿不才,不知如何讨男人喜欢,求公子赐教啊!”

  “你快将我松开!”宇文枂咬牙切齿,这问题像正经人家姑娘说的吗?

  “啊啊啊哇哇哇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她有声无泪乱嚎,听得宇文枂脑仁疼,“好!”他冲她大叫,震慑整条街的嗓门,“我教!”

  “谢四公子!”林孜芯立刻开心起来,朝他躬身道谢,傻笑着期待。

  宇文枂嘴巴张了许久,差点没被惊讶一口憋死!好在林安信没答应!万一冲动之下真把这妖精娶回家!不等于慢性自杀!

  “我喜欢月夜,我要嫁给他,你既了解他,又了解女人,你来教我再好不过!”

  “对本公子用‘你’?!”他的冷眸怒视着,言语说此,语气言彼。由本公子教…可真是再好不过啊!!!让一个自己都不能得到月夜喜欢的人教你如何被月夜喜欢?白痴认笨蛋做先生?!

  林孜芯慌了,可她爱笑,并且坚信只要是人都有一个优点!就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气极了还是想打,也会轻些力气的…吧?

  “四公子莫要见怪吗,你与芯儿差不了几岁,要不……芯儿唤你一声哥哥?”

  “可别!父王虽没有女儿,但若知道本公子在外私认,也会罚我闭门思过的。”

  他走,林孜芯跟,难不成还让她进闲云阁?宇文枂转身,她还是跟。

  “可我就叫太子为哥哥啊。”

  “太子喜欢你,我不喜欢你。不许乱叫!”

  “枂哥哥!”

  “你在挑战我?!”宇文枂回头,林孜芯又差点撞他身上,“不许乱听!”林孜芯说的,“我叫月夜哥哥呢!”

  此刻,宇文枂想喂她吃失声和忘情的药!即使月夜此刻不在,没有他的回应,但为什么听着就是这么难受?想掐死人!

  “四公子,你快教我啊?月哥哥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他不喜欢姑娘!”

  “月哥哥喜欢俊俏的男人婆?我得换身装扮?”

  宇文枂翻白眼,天底下最无脑的女人!“你还得学会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还有吗?”

  “他喜欢皮肤黑的。”

  “他喜欢衣衫不整的,但得是男装。”

  “他还喜欢姑娘将头发全部盘在正头顶,盘的长长高高的。”

  “他喜欢姑娘哭,你看到他别说话,只哭就行。”

  “他还喜欢姑娘见到他脸红,去之前你最好涂整盒胭脂。”

  林孜芯挠挠头,月哥哥的喜好真是让人想不到,原来之前用错方法了。总体听上去不难,可是……“怎么整体下来感觉有点奇怪?”

  “他是平常人吗?”

  林孜芯摇头,“自然不是。”这一答,她也就明白了。

  宇文枂勾唇一笑,拍拍她的肩膀,“走!先把自己灌醉了去!”

  “嗯!”为得公子抱,她答的爽快极了。

  冰冷的皇宫,突然被几滴刚流出体内的血温暖了……整个太医院都被传进了离御花园最近的偏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