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百五十五章 迷情美人香

作者:鹿苏苏|发布时间:2019-04-11 00:08|字数:1723

  紫金殿后殿,宇文枂面无表情站着,王上紧盯的目光游走起来,再位高权重之人面对犯过的错也有深藏心底的愧疚,可因为他们是王者,会高傲到觉得犯的错都是应当。

  “寡人觉得淑婉走了,岚儿再住内宫不合适。”

  “那父王觉得哪合适?”宇文枂笑问,眼里除了失望还有不屑。

  王上将未说完的话吞下,犹豫再三,缓缓开口,“齐国王室跟文峰寺方丈……”

  “儿臣觉得不可。”宇文枂坚定道,态度不可商量,王上抓了把衣襟看着他,而宇文枂毫无松口之意,“儿臣自幼与岚儿关系甚密,若这王宫容不下了,儿臣的闲云阁随时欢迎。”

  听了后续,欣慰赶走愤怒,王上好奇的问:“你不恨他?”

  “父王不满意?”宇文枂反问,邪魅的笑让王上心头一颤,怎么突然会有宇文枂终有一天会杀了他的错觉?

  “我恨的……是父王。”他缓缓说出,是自答又像口头威胁,并未等王上回答就后退三步主动离开。

  “他恨我……”这是呆滞许久后王上说的唯一一句话……

  宇文枂觉得这冰冷的王宫没有月夜在身边多呆一会都足以窒息,他的脚步从正常的步伐到快走再到跑,终于赶到宫门外,见到的只是空马车和形单影只的穆清。

  “月夜呢?”

  “公子,辅相大人没出来啊。”

  “没出来!?”怎么可能?宇文枂朝宫门里看了眼,莫非在里面等我?

  “确定他没出来?”

  “属下一直守着,并未见到单独走出的辅相大人。”

  “跟我进去找找。”宇文枂又跑了进去,殿外广场无人,紫金殿外也无人,病急乱投医他问了紫金殿广场守卫,很快得到消息,说他和欣和公主的侍女拉拉扯扯朝内宫去了。

  宇文枂当即火冒三丈,“说什么?!拉拉扯扯?乱嚼辅相舌根不想活了!”

  “誉王殿下赎罪,奴才知错。”答话者下跪请罪,宇文枂这才放过。

  “欣和公主住哪里?”

  “碧露阁。”

  宇文枂听完就明确了方向,他内宫住处岚宇殿就在碧露阁前面。

  不再听到砸门的动静,林孜芯才敢将门打开,月夜已倒在地上,像是昏倒,可他褶皱的眉毛又像是十分清醒。

  “月哥哥,月哥哥。”

  “呃……啊……”月夜感觉自己无力睁开眼睛,头很沉,可奇怪的是累仅限于眼皮,他抬手搭在额头,轻咬嘴唇,身体蜷缩、颤抖,很难熬的样子。

  “怜儿,把香炉撤走。”林孜芯下定决心吩咐,现在就算单纯是为救月哥哥他也不能后退丝毫。

  她将人扶到床上,月夜顺势勾住她的脖子往身上拉,林孜芯突然抵触弹起,月夜抱住了被子,后退三步的她又重回床边,她不是……不是要达到目的吗?她不会嫁给什么大王!她只要月哥哥!吞了下口水给自己勇气,颤抖的手缓缓滑下肩上的衣服,待外衣脱下,又将抖动的小手扶向月夜腰间,就在她闭眼准备用力时门从外面被踹开了!

  宇文枂进门就喊,傻怜儿条件反射般护住那间屋子,自然是指路作用。

  林孜芯紧张回头,宇文枂眉头紧锁将她上下打量,衣不附体简直不堪入目!又进一步看清床上的确实是月夜!那一刻!他真想把整个碧露阁点了!不是说无召不能入内宫?!你可都到人家床上了!

  “公子!”穆清突然拉住他的手,他经常替宇文枂出入各个场合见识自然广些,“这屋里有股怪味,像迷情香。”

  宇文枂哼笑一声甩开穆清,快速上前,看准林孜芯就是一记耳光的教训,“林孜芯!你是个姑娘家!我齐国唯一的公主!竟能想出如此龌龊的方法,何为自尊自爱?!你把我们王家的脸都丢尽了!”

  林孜芯哭着低下头,“四哥哥,我……”她也不想的,没办法,可终究是做了,她羞愧的捡起衣服跑了出去。

  宇文枂将灌满怒火的眼眸射向月夜,直接将他提起扛在肩上朝岚宇殿去,路上他竟咬住了宇文枂的耳朵,如此暧昧的小动作让宇文枂不禁联想到若是不及时出现,这些是不是都是别人的!?

  许久未住过的大门被他一脚踹开,跟来的宫人被他厉声赶走,直接将月夜丢在了床上,看着他身体弹动,钻到被子里似在渴望些什么,宇文枂更气不打一出来!

  “来人!打桶冷水来!”

  冷水很快送进来,他直接提起,看着月夜红润的脸颊,迷离的眼睛明明万分坚定的心却突然下不去手,长叹一声将水桶举至自己头顶从头到脚淋下!

  “出去!没本王允许谁敢进来本王要他的命!”

  看傻的小宦官急忙跑出去,关好门,心脏扑通想着殿下是不是疯了?拿冷水淋自己!

  衣服和头发都在滴水,宇文枂脱下衣服,擦干水,掀开了月夜躲进去的被子,在他嘴唇上狠狠咬了口,“就你还想保护我呢!”

  听到近在嘴边的声音,月夜抬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宇文枂僵硬的表情被这个小动作暖化,轻笑一声开始“治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