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百七十六章 事与愿违

作者:鹿苏苏|发布时间:2019-05-16 00:09|字数:1811

  同历他纠结的烦闷,渴望他能打开心结的穆清问:“可还宣……相国大人?”

  “他是群臣之首!”宇文枂厉声强调,穆清的好心被误解。他只是生气,不代表月儿失宠,所有敢揣测王意不敬月儿者,他通通要严厉训斥甚至重罚!

  刚出后宫再至朝堂,听宣后月夜感觉到一瞬的心情舒畅。是辅相大人不是月儿,规矩贤臣不是梦寐以求之职?

  人生往往上演着玩笑的戏码,自信时将你拉进深渊,释然时再生间隙。

  朝堂之上,月夜规矩站着,衣冠楚楚,眉目如画,覆盖的伤痕除了自己只宇文枂见过。

  身后关于为何急召众臣的讨论,纷纷不一,月夜默默听着,通通不参与。直到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传入耳朵,他所有的镇定烟消云散。

  “赵国大将军赵广奉秦圭野之命带公主来和亲,众卿有何看法?”宇文枂走出后制止群臣行礼直接坐下。赵广马上来求见,他需要理清楚秦圭野究竟何意?

  月夜紧紧抓住了手掌,懂他的只有纳兰忆枫。

  父亲的遗书、母亲在城墙之上的遭遇、“怀儿,母后没事的!怀儿你别再动了……”临别前无可奈何的悲痛呼唤再次出现在月夜脑海里,而大笑喊着“继续”的是赵广!

  “王上,臣觉得赵国吞并西北计划大败,又听闻欣和公主要与西北大王和亲,是过度担忧下的病急乱投医。”

  “王上,臣认为赵国是想拉拢我齐共同对付西北,待成功后再过河拆桥。”

  “王上,臣以为和亲不失为牵制赵王的一个办法……”

  “你是不知道在秦圭野眼中子女的作用吧?秦圭野有十五女,五位都以礼物之名赠给了享有功绩的臣子。”宇文枂不想再听这些空话,开口打断,看看不动声色的月夜问:“相国大人怎么看?”

  月夜眼睛朦胧,根本没听到有人唤他。

  “相国大人?”宇文枂又叫了声,他依旧没什么反应,就在他觉不被尊重要发脾气时,赵广来了。

  “赵国赵广求见王上!”

  月夜呆滞的目光中突然袭进掩饰不住的狠意,攥紧拳头听准踏向自己的脚步……他发誓,待赵广靠近那刻手中若有剑,定不假思索砍下他的头颅!

  “泠鸢公主见过王上。”

  宇文枂收起小情绪,以板正的笑容相对,“将军,公主免礼。”

  赵广站直身子,相邻月夜,余光中身旁之人的表情已能帮他确认十之八九。

  “我赵王仰慕王上已久,特吩咐臣携公主前来庆贺王上登基、拜相。”毫无预料下他拱手相对月夜。

  大局之中,月夜不得不面对,强忍下悲痛回忆激起的仇恨以礼相待看的纳兰忆枫心疼。

  “谢贵国王上惦记。”月夜僵笑回应,四目相对下是只彼此才明了的仇恨。

  赵广突然笑了,那红色的眼睛真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这一年多,太子殿下还是没长进,一如既往自不量力啊!

  “相国大人十分眼熟,是不是与臣在哪里见过?”

  “比武吧。”月夜答非所问,提出要求。

  赵广挑眉轻笑,“怎么说?”

  “比武和亲更有意思。我赢了,泠鸢公主是你的,你赢了,我便娶了她。”

  “胡闹!”宇文枂拍响了龙椅手柄,一身伤逞什么能?娶?你或娶或嫁是你自己定的吗?

  月夜恭敬解释:“凭实力而为,也免了王上的纠结。”说罢,他就快速后退至殿门口,抽出带刀侍卫的佩剑朝赵广喉部刺去。

  冲动的他手握的剑被很快反夺,“国大人,下官与你可结过仇?你这是要杀了我啊?”

  “少废话!”月夜欲空手相搏,纳兰忆枫从中制止,“赵将军,在紫金殿打斗不合规矩。”

  “退朝!”宇文枂愤怒起身离开,集中的人成了盘散沙。朝堂之上把寡人的话当耳旁风,月夜你到底想干什么?

  “走,回府。”纳兰忆枫拉着月夜,却怎么都扯不走。赵广得知一切的狂妄笑容是最大的挑衅,可是弟弟,你现在不可以!事成一半不能前功尽弃啊!

  “回府!”没办法的纳兰忆枫是将他推出紫金殿的。

  赵广笑出了声,看着他们的背影说:“有意思啊!”

  回头一望,细作特意说过的林安信还在,仇人的仇人结盟,能带来的是贤者人心尽失?还是朝局的动荡?

  一向惜花的月夜回府后砍败了所有生机,喘着气,汗滴从额头滑落。

  “解气了?”一直陪伴的纳兰忆枫问。

  “为什么拦着我?为什么阻止我?”太重的复仇心是月夜的美中不足,他用剑尖指着纳兰忆枫责怪。而他,只担心月夜身上的伤,“这么大动作,伤口裂开了吗?”

  “关于报仇,挡我者死!”

  “关于报仇,不挡着你点……满盘皆输。月夜,你伤口未愈,单打独斗,是报仇?还是送死?”

  “死也不做视至亲之死于不顾的缩头乌龟!”

  “你在说梦儿?”

  月夜的手突然摇了下,躲闪的眼神代替了言语回答。

  “你聪颖且一向稳重,怎就偏偏在复仇和宇文枂的事上脑子少根筋。你说,帮宇文枂拿到王位,借着还百姓仁君一统天下灭了赵国,亲手斩杀赵广。或许预想过计划中宇文枂变得没那么重要,最后我们不再利用他,可事情发生到现在,你扪心自问,不考虑宇文枂,你做得到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