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二百一十二章 旧情新看

作者:鹿苏苏|发布时间:2019-07-11 19:20|字数:1418

  “他给我家月儿吃了毒。”认为南执浼要对症下药的宇文枂答的急切,把过流云噎的射给他警告的目光。可宇文枂不以为然,这些人不喜欢他,他清楚,但月儿爱他他爱月儿,他们是万万不能被分开的。

  南执浼瞥了宇文枂一眼,似乎是又拉低了心中对他的印象。他向过流云走近一步,过流云慌张后退,抬起手遮挡他再次靠近,连连致歉,“师兄,师兄我错了,若不是怀儿鼻涕一把泪一把求我,我身为师叔怎会害自己的孩儿啊!”

  “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他心郁成疾加伤痕累累,你的药已完全化为毒攻入他全身!如今若不是我封了他全身穴道,他就……你做的好事啊!为何不一早向我禀告?”情绪高涨之时南执浼看着过流云低头如犯错孩子的样子眼中突然出现丝丝宽恕与仁爱,语气跟着缓和了许多。

  过流云陪笑抬头,南执浼迅速换上一张生气脸。

  “师兄,怀儿不让我说的,你也知道前些年在蓬莱我们叔侄俩亲的像兄弟,师弟我哪能言而无信?”

  南执浼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就你借口多!“现在,你可有法救他?”

  “心病还须心药医,”过流云的目光转向宇文枂,引南执浼看去,“这不,咱家怀儿的心药。”

  宇文枂面露感激,刚想上前自荐,上刀山下火海都行啊!南执浼却拂袖转身,冷言道:“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宇文枂质问。

  “寻冬,带他下山。”

  “我说了你不还我月儿我就不走!”

  “我也说了蓬莱阁只有岳逸怀!”

  “你强词夺理!倚老卖老!”

  “宇文枂!”过流云教训了他句,“这是怀儿的师父,怎么说话呢!”

  “老?”南执浼转身相对,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冷笑,宇文枂憋住了心里的话,以为他因为年龄而生气,却不料他说:“你知道相对容颜最易苍老的是什么吗?”

  宇文枂认真的望了他眼,什么?

  “是人世间的感情。都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可事实却是朝暮难守又何况长久?”

  闻言,过流云低下了头,方才老顽童的状态丝毫不得见。

  “我跟月儿两年……”宇文枂争执。

  “两年,很久吗?有些旧友同处十四年也比不过相识十四天的新人。宇文枂,你没办法让我信你,怀儿于我如同亲生儿子,我不会看着他深陷错误。”

  “那要我怎么做,你才肯信我?”

  “交出君权给怀儿,改南过姓为岳,自此齐国包括以后的天下皆姓岳。”

  ……这?看南执浼眉心出现微皱的痕迹,宇文枂紧张回答,“我答应。”

  犹豫的间段,所有人都能明显察觉。南执浼的要求过分,众人皆明,却无人敢替宇文枂说一句公道话。

  南执浼笑了下,摇摇头道:“你做不到,下山吧,赵国已整军待发,你拿了人家将军,是想将城偿还给人家吗?”

  “我不明白!”寻冬朝外拉着宇文枂,他还在说,“月儿说他的性子随师父,你怎能这么蛮不讲理?除非你把月儿还我否则我不走!”

  万般无奈下,寻冬将宇文枂绑了起来。

  南执浼站了会,身后师弟还未离开,独处也不知该说什么,他选择离开。

  “师兄,这么多年,你第一次提……”

  南执浼停住了步子,“就事论事。”他回答。

  “宇文枂跟我不一样,我打小在蓬莱未遇人间春色,宇文枂是人间贵族,选择怀儿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个人间帝王肯发下身段做到这,可以了。”

  南执浼张了张嘴唇,缓了许久才回答他的话,“也就是说,师弟偶逢春色,深思熟虑后觉得师兄不是良配。后因师兄舍修为救她一瞬白头,心有愧疚才斩断情丝归来?”

  “师兄你误会我了。”

  “你没讲清楚,让我自己理解的,我既然分析过了,就没有误会一说!”怒气冲冲说完这句听似谬论的话,南执浼离开了殿屿,过流云跟了几步还是不知该说什么挽留。宇文枂有句话说的挺对,怀儿跟他师父一样!敏感、骄傲、温柔却不通情达理,得顺着一点逆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