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百三十六章 暗流涌动

作者:林识卿|发布时间:2018-08-10 20:43|字数:2151

  冰释前嫌后的生活,总是那么令人羡煞。

  比如,单身狗郑满……

  一大早接冼浩刑和墨曦回家修养,墨曦的肋骨断裂刚痊愈,尚不能大幅度的动作,被冼浩刑勒令在轮椅上多坐几天。

  挂在胸前的绷带勾着冼浩刑的手,另一只手却不老实,一度地在墨曦的脊背上来回摩挲,脸上浮上一丝不太正经的笑意,墨曦的脸色越来越红,像个熟透了的苹果,拉开几次他的手臂无果,朝着车窗前动了动。

  结果,冼大爷不乐意了,一反手,直接把人拽进了怀里,没用多大力气,墨曦就倒进了冼浩刑的怀里,生怕压到他骨折的胳膊,只得静静地躺在怀里不敢再动了。

  “你这是干嘛?车上还有人呢!”

  墨曦不满地斥责道,脸上的嗔怪样加上脸上的绯红,活像个受了怨气的小媳妇儿。

  开着车的郑满无端被两人塞了一嘴狗粮,又躺枪后,干笑两声,接话道:“我可什么都没看到!”

  说着,还特意偏了头,不再看墨曦卿卿我我。

  “听到了吧,人家都说了没看见了……”冼浩刑低笑着,唯一能正常活动的手把玩着墨曦的头发,坏笑着。

  见他没个正形,墨曦轻哼一声,把头转向了一边。

  “阿墨,有空我们去理理发吧。”

  沉寂的车厢里,冼浩刑捋着他稍长些的头发,突然说道。

  墨曦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鬓角长的几乎变成了刘海,在微开的车窗下,轻风闯入车厢里,刘海遮住了他的半边眼睛,视野被阻挡住了,透过乌黑的头发,隐约能看见冼浩刑的模样。

  “现在的你,简直像个小姑娘!”冼浩刑轻拂开他遮住他眼睛的刘海,伏在他的耳畔,低声调侃道。

  这话已经在墨曦耳边听过无数遍了,几乎都要起了茧子。

  他初中辍了学,尚在少年。

  路过夜魅,看到玻璃门上贴着的招聘服务生的广告,他试探地走进这家店,和前台沟通过,同经理一同来的却是一位穿金戴银,年过四旬的妖艳妇人,脸上隐约透过几丝皱褶,却在保养下看不真切。

  宛如莺声燕语的声音,随着妇人在他身上的打量响起,略显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副好胚子一定会让人喜欢的,像个女孩子一样……你愿意做另外一份比服务员赚得更多的工作吗……”

  妇人友好的笑着,在他几次权衡下,轻轻颔首。

  还有,就是客人……

  每每看到他,就如饿狼上身般,怀有目的性的这样说着。

  所以,这句话从冼浩刑嘴里说出的时候,着实让他的心里‘咯噔‘一声,像是心口被什么人剜去了一块。

  隐隐觉察到一丝疼痛。

  只是冼浩刑的话,不像是脑海里的任何一个人。

  他的笑容那么自然,甚至怀着一丝柔和,大手在他的发顶到轻风吹拂着的鬓角,小心翼翼的爱抚着。

  墨曦轻哼一声,掩不住的红了脸颊,不再搭理他。

  回到别墅后,冼浩刑接通了一个电话,脸色却越发阴郁,那连日来未曾皱起过的眉也随之蹙起,仿佛能夹死一只苍蝇,受伤的那只手连同浑身的愤怒。

  “出什么事了?”

  墨曦刚被冼浩刑抱下车,安稳地坐在轮椅上,浑身酸疼磨没了他身上的精神气,脸上显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疲惫,双手肆意地搭在两条腿上。

  “没事。”冼浩刑拂平他紧皱的眉,微微落下一吻,“公司的财务出了点状况,我得去看看,你在家按时吃饭,按时休息,我晚点回来。”

  他的眉松了松,温和的笑着,目送冼浩刑上了车,驶出了大门。

  刹那间,整片院落里变得异常清静,连同院落中吵闹的蝉声似乎都不见踪迹。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脱离了冼浩刑的怀抱和目光下,他没有丝毫安全感可言,甚至在这院落中,没能收获到一丝一毫的温暖。

  刚刚目送着那人离开。

  他的眼眶就似乎有些酸涩,挑起一丝苦笑,“明明就是离开几个小时,被自己想的像是一辈子再难相见一样……”

  他自顾自地笑骂道,才转动着轮椅,小心翼翼地进了屋里。

  砰——

  低调奢华的办公室里,传来一声巨响。

  玻璃杯从骨节分明的大手将文件夹狠狠地扔在站在不远处西装革履的经理脸上时,摔落在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动。

  “这就是你们做的危机公关?!”

  “冼总,对不起……”

  站在不远处顶着一头中南海时尚发型的经理脸上怀着歉意的点头哈腰,低声道歉,额头上被文件夹砸的殷红一片,锃亮反光的脑袋都难逃此劫,同样被砸的火辣辣的疼。

  文件夹已经被甩出去一米远。

  “危机公关的市场调查不够细致!自我反省不够彻底!连发布会的演讲稿都是胡编乱造的!明天交出另一个文件来,不然都给我走!”冼浩刑额角的青筋暴起,低吼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办公室里。

  经理却只剩下不住点头哈腰道歉的份儿了,捡了地上的文件夹,慌忙逃窜无影。

  敞开门的时候,有一阵低语声传入冼浩刑的耳畔。

  虽然只是短短一阵,每一句话都直击在冼浩刑的心坎处。

  ……

  “听说了吗?我在报社的朋友说,有一条内部消息,说咱们公司和四海金融公司涉及金融诈骗和洗黑钱,对方还有实打实的铁证……”

  “是吗?这么说的话,云集还能熬得下去吗?咱们公司不都要准备关门?”

  “还好吧,至少现在还安全,警方正在介入调查。”

  ……

  刚开完会议,审核完文件的冼浩刑跌坐在座椅上,疲惫的捏着眉心,脸色异常难看。

  云集,是冼家人一辈子打拼来的家族产业。

  涉及黑社会的人,难免会洗黑钱,但冼浩刑自问这项工作做得很是隐蔽,就连四海都是和冼家常年合作的老企业了,他还占着四海百分之七的股份。

  个中缘由,他不知是谁爆料出来的,但是必定有人在暗地里拉他下水,他有办法堵住外面的悠悠之口,却无法抓住自己帮会的贼。

  这才是目前最让冼浩刑焦头烂额的地方。

  那通和墨曦在一起时的电话,正是一家小报社打来的,暗中转告他这件事,说报社正在校对文稿,几天后就要报道这条新闻。

  当务之急,堵住悠悠众口,抓住幕后元凶才是他应该做的。

  警察那边他自然有办法应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