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25页

作者:安绮萱|发布时间:2018-08-10 21:40|字数:2457

  阴森的议事大殿离自己越来越近,蔚小楼的脚步越来越缓慢,后来干脆原地踏步。

  他们现在要去向巫怀晚解释代嫁的前因后果。

  「玮风,我们可不可以明天再去?」她拉着巫玮风的衣袖,面有难色。

  巫玮风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怎么,害怕了?」

  「谁说我害怕。」蔚小楼逞强的挺直脊背,「我只是怕故事太离奇,爷爷年纪大了一时会受不了。」唉!说到底还是害怕。

  「放心,爷爷不会吃了妳。」

  「哼,我才不是害怕,不就是一个顽固的老头子嘛。」蔚小楼装作毫不在乎的撇撇嘴。

  「不可以对爷爷没礼貌。」巫玮风敲敲她不安分的脑袋。

  「是,知道了。」她闷闷应道,磨蹭着不肯进去。

  以前她处心积虑的想逃离王宫,所以怎么对巫怀晚都没关系;可是现在她决定要做他的孙媳妇,逃也逃不掉,只期盼巫怀晚突然得了老年痴呆症,忘掉她往日的恶劣行为。

  看穿她的担心,巫玮风牵起她的手迈进大殿,「爷爷没那么小心眼。」

  巫怀晚正端坐在宝座上,神情平静的看着拉拉扯扯的两人。

  「爷爷。」巫玮风恭敬地行礼后,硬拉出躲在自己身后的蔚小楼。

  「爷爷。」蔚小楼低着头,几乎要亲吻到地板。

  「抬起头。」巫怀晚不怒而威地道。

  蔚小楼不情愿的撇撇嘴,可扬起来的却是布满甜腻笑容的脸。

  「妳是谁?」巫怀晚波澜不兴的问。

  蔚小楼的笑容益发的甜,她指着身旁的巫玮风,「他叫巫玮风,是您儿子的儿子,也就是您的孙子。」

  要不是顾忌身分,巫怀晚真想丢给她一记白眼,「这个我知道。」

  他又没有老年痴呆症,怎么会不认识自己的孙子?

  「啊!」蔚小楼瞠大水眸,语带埋怨:「爷爷,你明知道还问。」

  「哼!」巫怀晚重重一哼,险些从椅子上掉下来。

  「爷爷。」巫玮风忍笑走向前,他若再任由蔚小楼胡闹下去,恐怕他的婚姻不会得到爷爷的祝福。「她是我的妻子--蔚小楼。」接着,他缓缓讲出蔚小楼代嫁的前因后果。

  看着孙子的神情,他恍然地看见若千年前的小儿子,当时他也是这样幸福而坚决的站在他面前,希望他接纳他的妻子,而他冷酷的拒绝儿子的请求,并把他赶出巫仙王国……结果,天人永别!

  他老了,再也禁不起生离死别了。

  「选个日子重新举办婚礼吧!」他揉揉眉心从宝座上站起来,走回内宫。

  「告诉漫雪,有空来宫里陪陪我,我很想念她……泡的茶。」

  翩……小楼说得对,漫雪毕竟是他的孙女,可是突然说想念她,他还是有点难为情。

  「爷爷……他愿意接受我了?」蔚小楼不确定的问。

  巫玮风抱住她,对着巫怀晚离开的方向说:「爷爷他年纪大了,而且很寂寞。」

  蔚小楼咬着下唇,想了想,「我们可以帮爷爷介绍女朋友。」

  巫玮风揉揉她的头发,「别瞎说,爷爷很爱已经去世的奶奶。」

  「那我以后会和漫雪多陪陪爷爷,并且也不会再惹他生气。」

  既然爷爷都已经试着改变对漫雪的态度,她当然也要放下自己对他的偏见。

  巫玮风挑眉,一脸怀疑,「真的?」

  其实他并不反对蔚小楼偶尔惹爷爷生气,毕竟爷爷生气的时候比较有活力。

  「当然。」蔚小楼推开他,扮鬼脸,「我去找西雅。」

  改邪归正的第一步当然是,让看门的猫和抓老鼠的狗各司其职啰!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啊--太、太恐怖,太恐怖了。

  一个年老的女巫跌跌撞撞地跑进花园。

  「沈嬷嬷,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一旁忙着工作的男巫、女巫全围过来,好奇的问。

  「好恐怖,实在是太恐怖了。」沈嬷嬷煞白了脸,不住的拍着胸口。

  「到底发生什么事?」众人更加好奇,想不通有什么事可以吓坏经验丰富的沈嬷嬷。

  「我……我看见、看见……」她张大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快看哪。」

  她哆嗦着出手指,指向前方。

  众人顺着她的手看过去。

  啊--老鼠居然在抓……抓猫。

  这是什么世界啊,太恐怖了!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整个王宫都在为了王子的第二次婚礼忙得焦头烂额之际,蔚小楼也在西雅的协助下修复被剪成自由女神像的灌木,换回猫和狗的灵魂……

  可是新的问题出现了--人们已经习惯那样的王宫。

  猫本就是应该看门,狗就是要抓老鼠,灌木本来就要长得像举着火炬的女人。

  蔚小楼懒懒地趴在桌子上,长吁短叹,她终于明白何为一失足成千古恨。

  早知道、早知道……唉!都怪317随意坊里的那几个女人,要不是她们误导她,说什么比好更好,她怎么会……怎么会爱上巫玮风?如果没有爱上巫玮风,她就不知道幸福有多令人爱不释手……

  只是,她要怎么摆平那些因为她的恶作剧而对她敬而远之的人?

  「在想什么?」巫玮风的热吻唤回她神游太虚的意识。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她眨眨琥珀色的美眸,神情可爱得像只猫咪。

  「在想什么?」入迷到连他进来都不知道,他有点吃味。

  「没、没什么。」才不想告诉他那些人避她如洪水猛兽的事情,多丢脸。

  看着她的表情,他大概也明白是因为什么事情了。

  「我要去通知棠他们来参加婚礼,妳要不要……」她不想说,他也不勉强。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巫玮风的话淹没在蔚小楼雀跃的欢呼声中。

  她的确需要离开王宫来纡解郁闷的心情。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东方317随意坊

  郭菲媛闭起美目,相当投入的弹奏「命运交响曲」以配合窗外的滂沱大雨。

  韦一端着一杯澄黄的液体站在窗前发呆。

  雷玥棠好笑的看着最后一桌的客人落荒而逃。

  郭菲媛的琴声戛然而止,她漾起优雅的笑容,「他们的定力不错嘛!」比她预计的时间晚了两分零一秒。

  「人家怎么招惹妳了?」韦一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我最讨厌吃嫩草的老牛。」郭菲媛站起来,坐进专门为她们六个人准备的位子。

  「或许人家是父女。」韦一不是有心和她抬杠,而是男人看起来的确像是女孩的父亲。

  郭菲媛甩甩发酸的手臂,「谁家老爸用那种色迷迷的目光看女儿!」她忍不住想踹那张充斥着欲望的睑。

  雷玥棠细心的为她倒了杯柳橙汁,「妳就放任无知少女受骗?」

  「谢谢。」郭菲媛轻尝了一小口,「救助落难少女是桐桐的职责,她是警察,我可不是什么正义使者。」

  雷玥棠摇头表示难以理解,这六个女人是他见过最奇怪的人。

  反正无所事事,郭菲媛也乐得闲嗑牙,「女人陷入爱情时是非常盲目的,所有的感官都会处于冬眠状态。」她顿了顿,嘲弄地道:「年轻的爱情总要经历几次挫折。」

  「我……」雷玥棠的话还未说出口,目光便被蓦然出现的两道身影所吸引。

  「玮,小楼?」他不确定的扬起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