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八章

作者:安婕|发布时间:2018-08-10 12:30|字数:2255

  耿梦天忽然整个人震住了,他不但无法言语,还差一点就无法呼吸了,一阵压迫感从心脏亘袭而上,他几乎要窒息了,宜生则吃惊的狠狠抓住他的肩膀。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宜生吞了口口水,有些困难的开口,替他问了出来。

  “你以为我是个骗子吗?我才不会为了这几块钱,骗你们这些小孩子。”

  “……那你知道,我该怎么找到她吗?”他听见自己微弱而嘶哑的声音。

  “……她在东方……你必须要花上一些时间……”

  “时间?”耿梦天喃喃的自语,显然是陷入了沉思中。

  “一些时间是多久?”宜生又替他问了。

  老太婆又瞪了她一眼。“是他的事又不是你的事,你怎么这么没有耐心……”

  宜生一时语塞,忍不住又有些发火,想不到这老太婆说估这么犀利。

  “我该怎么做?”耿梦天又问。

  “……”她又仔细地看了看他的手。“嗯……你要往东方去……你会找到她的……”

  “可是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

  “你记住了,不论她在哪里,不论她叫什么名字,不论她长得什么样子,你都要相信你自己,你可以凭着第一眼的感觉,就认出她来……”

  “是吗?”耿梦天茫茫然的说。

  “当然是真的,你敢怀疑我算的不准吗?换到你了,把手伸出来给我!”她那对浓浊的眼睛,忽然转向宜生。

  “不……不用了……”宜生吞吞吐吐的拒绝。

  “我叫你把手伸出来!”老太婆专制的说。

  宜生皱着眉,满脸不情愿的,还是只得把自己的手给她,老太婆只看了几秒后就说:

  “……你将会跟一个你很讨厌的人结婚。”她对宜生只有一句话解决,马上把手丢还给她。

  宜生错愕地看着她,顿时有一个非常强烈的念头,她暗自诅咒着,要是她会多给这个可恶的老太婆小费,她就不姓钟。

  算完了命,两人一下子都有些不知该说什么的尴尬,后来还是宜生先开了口,她隐约猜到耿梦天想要算命的原因了,显然他现在正是举棋不定的时候,而那个吉普赛老太太的话,很可能推了他一把。

  “我听Mr.Stewart说,你不打算进交响乐团?”

  “对。”耿梦天回答的很干脆。

  “想再读书?”宜生试探的问。

  耿梦天很快的摇了摇头。

  “那你有更好的计划了?”

  “有一件事,我一直都还没有告诉你,也刚好那个吉普赛老太太提到了,有关于东方……”

  “你可别为了她一句话,真的要到什么东方去?”

  耿梦天朝她微微一笑。“……前几天我在一份过期的中文报上,看到一个唱片公司在徵人,我寄了履历去了。”

  “什么样的唱片公司?在哪里?”

  “一个在台湾的流行音乐唱片公司,你看,这不是很巧吗?”

  “流行音乐!”宜生瞪大了眼。

  “对,他们在徵制作人,报纸是过期了的,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已经找到人了,也不知道我会不会被选上……”

  “流行音乐!耿梦天,你是疯了还是怎么?染发会连脑袋也染坏吗?”宜生丢开了他的手臂,目不转睛地瞪着他,忽然有一种很想抓狂的感觉,她完全不理会其他路人的眼光,就这样直直的站在街头,随时准备开骂。

  反正纽约每天光怪陆离的事情那么多,两个就要毕业的音乐系学生,站在路口大吵一架,也.不会是什么奇观。

  “镇静一点,Allison!”他扶住她的肩。

  “镇静,我看你才是那个需要镇静的人,你到底是哪里有毛病了,为什么会想回台湾搞什么流行音乐,那种、那种……是根本不入流的东西……”宜生拨开他的手,几乎是口不择言,破口大骂了。

  “我想不到你也是这么迂腐的人!”

  “这不是迂不迂腐的问题,而是……而是……流行音乐?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你明明有很好、很直的大路可以走,你为什么偏偏要去钻那种难走的小路。而且……就算是流行音乐好了,台湾?台湾的流行音乐算什么,它根本还跟不上世界的潮流,美国、英国的流行音乐,可能可以流行全世界,可是你有听过台湾的流行音乐,上过世界的舞台吗?”

  “也许我就是要当第一个。”耿梦天自信满满的说。

  宜生气急败坏的说:“我到底要怎么说你才能了解?”

  “Allison,音乐就是音乐,不管是古典乐,还是流行乐,我相信只要能感动人心的,就会是好的音乐,能够做一些庶民的、接受程度大的音乐,不是比做那些只有特定阶级才会听的,更实际、更有成就感不是吗?”耿梦天不似宜生那么激动,他兀自慢条斯礼的说着。

  宜生一时有些语塞。“……问题是你怎么会想到这么做,没有人会这样自毁前程的……”

  “我只是换个跑道而已,不见得是自毁前程,Allison你还是有那种古典乐才是正统音乐的老旧观念。”

  “……难道不是吗?你学了这么久的音乐,难道就是为了回去搞那种……那种东西,你不觉得太浪费了吗?Mr.Stewart说你的前途正看好,你却要在现在放弃?你已经不想当第二个马友友,第二个林昭亮了吗?况且你爸妈会怎么说?他们会有什么反应,我敢说他们一定不会答应的……”

  耿梦天的脸上突然一黯。“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我不需要他们的同意,才能做决定。”

  “我懂了。”宜生忽然全明白了,她为了化解尴尬的气氛,笑着说:“所以你的头发,也是这么一回事了?”

  耿梦天也笑了出来,他摸了摸自己满头的金发。“还是你了解我,说真的,我不能爱上你,实在是很可惜的一件事,以后也不知道会是那个好运的家伙,才可以拥有你,不过你的对象,最好还是给我看过合格后才可以。”

  “呸,你是谁呀,我就是我,我才不要让任何人拥有我。“宜生十分大女人的说着。

  “你这么说,小心跟那个吉普赛老太太说的一样,哪天就真的跟一个大沙猪结婚,我常听人说,女孩子话不要说得太满,你愈是讨厌的对象,愈有可能会嫁给他,像是说不爱嫁给警察的,后来就真嫁了,说她讨厌胖子的,后来也是跟一个超过二百五十磅的人结婚,说她讨厌……”耿梦天故意逗她,其实他知道宜生本身的条件这么好,又是一个理性而且丝毫不马虎的人,她宁可选择不结婚,也不可能会将就跟一个她痛恨的对象在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