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大结局(二)

作者:森囚|发布时间:2019-06-11 13:14|字数:1654

  烈山走了,悄无声息。

  苏晚落没说什么,她的嗓子哭哑了,没说一句话,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来之后,那身红嫁衣也像沙似的被风一吹集散。

  旁边扶她起床的黎离:“……”阿弥陀佛。

  她又换回自己的淡紫色的旗袍,一坐就是一整天,一言不发。

  黎离的心提到嗓子眼里,每天军营沈致余府三处来回跑,他不了解什么九天玄女,只知道这是一个女孩。

  长得很好看,会登台唱戏,有两个弟弟,一个师父,她活的很好,偶尔有点脆弱。

  他也没法安慰她什么,“感同身受”都是扯淡,说永远都比做容易,五千年的爱恨,哪那么容易做个甩手掌柜啊。

  说到沈致,那天他晕过去醒来后有些怀疑人生,对冯曜的态度也是冷热不定。

  同样是轮回,苏晚落是九天玄女的转世,冯曜是黄帝的转世,烈山是炎帝的转世,怎么偏偏他就是一把剑呢?

  还是把浑身闪着金色的光,有点土……还有点丑的剑。

  现在想想,黎离第一次把冯曜推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甚至都没见过冯曜,刚睡醒那么随口一说就把冯曜留下了。

  再见冯曜也是半个月之后,他就那么毫无保留地信任他,甚至在北伐的时候,想要除掉杜宥铭违背黎离的命令时,也傻了吧唧地告诉了他。

  现在想想……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倒是那小子坦然得很,三言两语就弄出个“你君我臣”的混蛋理论,把两个人撇的干干净净,这么一看,好像他才是小气的那个。

  尽管他还是吊儿郎当,但是他看出冯曜心事重重。也对,许介平大军直逼北平,黎离就算再优柔寡断,也不得不做出决定了;而他那位好“姐姐”估计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

  江南某个不知名的小山村里,叶琳鸢捏了捏眉心无奈的苦笑出声:“她都知道了。”

  余温伸出去一半的手在空中僵了几秒,又缩了回去。

  他坐在床边脑袋放空了片刻,又抬起头来,发现叶琳鸢正看着他,眼睛里的笑意快要溢出来。

  她被剜去两把心头血后,虚弱得要命。

  余温没从北平带来一点东西,他的嗓子在一群大老爷们土包子之间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无奈之下跟人学着做生意。

  生意没做一半就让人赶了出来,理由无非是——这人好可怕,感觉自己欠了他二五八万。

  叶琳鸢拍着床笑了一个晚上,眼泪笑出来,心口的旧伤都笑得隐隐发痛。被挫败感压得无处发泄的余某人愤愤地看了她半晌,冲上去就把人压在床上折腾到天亮。

  后来北平的最高驻军长官想起自己抢了人家的姑娘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每个月都会让人送些钱来,没个信封里都加着一个红底金字的“囍”字。

  一摸还掉金粉,差点闪着余温的眼。

  余温:“……”

  叶琳鸢没敢笑得太过分,只是那个晚上,余温感觉怀里的人一直在颤抖。

  ……

  转瞬之间,她已经能从轮椅上站起来,帮着他做些家务。

  那些粗布、木柴在她手上留下一道道厚重的茧子——她活了几百年,拿过最重的东西就是那只白猫。

  她本就是天之骄子,却一次次地为了他被打下云端,跌落尘埃。

  余温也知道她在想什么,摸索到她撑在身后的手,手指覆上她的腕骨,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我想回去看看。”

  叶琳鸢点点头:“不成功也没关系……”她顿了一下,突然就感觉到手被人一下子攥紧,舌头当即转了个弯,“不,我们必须得成功。”

  她突然就有点累了,呼吸频率微微加快,余温拾起她的手腕,偏头吻了一下,把她慢慢放在床上亲了下她的眼角,“我会快点回来的。”

  叶琳鸢闭着眼,被亲的有点痒,笑了一声:“没那么着急。”

  余温:“那我走了。”

  床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听见他的脚步渐渐远去,开门,关门……

  走了。

  叶琳鸢嘴角的微笑突然就拉了下来。

  她抬起一只手臂盖住眼睛,眼泪丝丝缕缕的从眼缝里渗出来。

  九天玄女回来了,那么她存在的意义……也就消失了。

  凡事有阴必有阳,她存在的意义没有了,那么这个阴阳平衡的世界也就没有理由再让她存在了。

  下一秒,他听见门被人一脚踹开,脚步凌乱得不像话,叶琳鸢警惕性地睁开眼。

  余温的唇齿就落了下来。

  叶琳鸢的“警惕”瞬间就投了敌,毫无抵抗地就微启了牙关,任由那柔软的唇舌轻轻探进来扰动。

  叶琳鸢被他压得有些难受,难受地推了他一下。

  哪知他变本加厉,张嘴就咬破了她的嘴角。

  余温率先尝到了甜腥味,轻轻地舔了舔她的唇,安抚性的抚过她的嘴角,眼睛里似乎带了这愧疚的意味,喉结动了几动:“……等我回来。”

  “一定要等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