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订阅或其他问题,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客服QQ。

第二十九章 其人之道

作者:黑白铃铛君|发布时间:2018-09-14 13:50|字数:3041

  夏瑜不太懂为什么姬苍林会在这个时候询问他的想法,之前明明都没有考虑过,突然就这样问题,还是让下移有些意外。

  “关于这点,你不是和林洁沟通过嘛!”夏瑜说道。

  姬苍林摇了摇头,说道:“虽然确实是要问过委托人和鬼的想法,但最终做决定的其实还是我们,虽然他们付了钱,但是关键点在我们这里,该怎么决定,自然也在我们这里。”

  夏瑜更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了,如果真的是工作室决定的话,那之前问林洁干什么?也没有一点用啊!

  “说说你的看法吧!对着一对兄弟,对着林洁,都是什么样的看法,”姬苍林说。

  这可把夏瑜给问住了,这种事情,从他的角度看的话,那郭家的兄弟俩简直是罪有应得,就算被林洁活活吓死都不为过,可林洁已经死了,但那两兄弟还是活人,应该还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我到是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是个圣父,”仿佛是看出了夏瑜在想什么一样,姬苍林突然就露出一个笑容,那笑容看上去带着些恶意,不是那种鄙夷和不屑,更像是一种开玩笑的意思。

  说完,姬苍林似乎也打消了要询问夏瑜意见的意思,然后转身就走了。

  夏瑜不明所以,赶忙就追了上去。

  他们回去之后,姬苍林就直接去了书房,似乎在这么晚的时候,都不打算休息,而夏瑜,根本就被她无视了个干干净净。

  夏瑜其实觉得,在姬苍林问完话之后,气氛就有点尴尬,现在见姬苍林无视他,他反而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早,夏瑜下楼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两个人和一个鬼,鬼当然是林洁,夏瑜很快就想到,林洁在工作室的时候,是能够现身的,而那两个人就是林洁的父母。

  姬苍林正坐在他们的对面,面前的茶水已经喝的盛夏一个胡迪,看上去他们已将聊好的样子。

  夏瑜侧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电子风景画下面显示的时间,早上七点半,应该是大多数人起床去上班的时间,而他也刚睡醒,可这对夫妻竟然已经在这里坐着了,而且不知道坐了多久。

  “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姬大师,”林洁爸爸站起来对姬苍林说道。

  姬苍林只是点了点头,连站起来都没有,对他们摆了摆手。

  那对老夫妻似乎有些欣慰了,转头竟然看了一眼夏瑜一下,冲夏瑜点了点头之后,这才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夏瑜十分意外的看着姬苍林。

  “在工作室决定选择困难症的时候,委托人有义务给出自己的选择,帮工作室解决问题,”姬苍林在那边说道。

  “啊?”夏瑜不懂。

  “意思就是,在工作室无法决定凶手的结果的时候,询问委托人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姬苍林道。

  夏瑜不自觉的皱眉,他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他的女儿被人欺负了,那他希望凶手有什么样的报应?

  可是,当夏瑜脑子里一有这样的心思,他马上就在心底给出了答案,他希望那个人去死,死的越悲惨越好,这样才能解心头之恨。

  “会换位思考,真是一个不错的习惯,”姬苍林见夏瑜站在那里不动,又见夏瑜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觉得有些有意思。

  “所以,你们最终的决定是什么?”夏瑜一边下楼,一边冲姬苍林问。

  “嗯……”说到这个,姬苍林却迟疑了一下,然后才似乎有些困难的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夏瑜闻言皱起眉来,这种做法听上去是最好的做法,但仔细想想的话,也是最残忍的做法,不过,当下与想到林洁的遭遇的时候,又觉得那两兄弟就算是得到这样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你打算怎么做?”夏瑜问姬苍林。

  “这个嘛……”姬苍林的表情高深莫测起来,他摸着下巴想了想,最后竟然笑了一下,说道:“当然是,林洁遭遇了什么,就让他们也遭遇什么。”

  夏瑜愣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新闻大学,这里虽然是双北市很有名的大学,但也不是轻易就能考上的,因为要考上这里真的很严格,而入学率也是真的不高,不过,在这里走出去的学生,口才都一级棒,就算是最后没有做主持人或者记者,也是做了一些类似的工作。

  姬苍林又再次来到新闻大学,不过他这次没有从正门走进去,而是翻墙进去的,他身高将近两米,要翻墙的话,还真难不住他。

  每个学校其实都是存在霸凌问题的,只是轻与重罢了,而姬苍林这次的任务就是,他要找一个同样被霸凌的女孩儿。

  姬苍林走在路上实在是太显眼了,路过的大学生纷纷看了过来,甚至还有学生以为他是新来的体育或者医务室的老师,因为姬苍林的身高太高,但身穿的太像是个老中医了啊!

  姬苍林就这样漫步在校园中,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那些老师却没有发现他,甚至连个来跟他打招呼的都没有,甚至,有人觉得他就是这里的人。

  姬苍林漫步着,目光在校园中搜索着,最终,他走到了一处地方,而且是个他进不去的地方——女厕所。

  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只要是霸凌,总是少不了这种地方,就仿佛这种地方就是为了抽烟欺负人而存在的一样。

  姬苍林停在厕所的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

  在厕所中,正有一个女生趴在地上,昏黄的地面上看着有些脏,而她被打的站不起来,身上的衣服沾满尘土,长发也被一个女生揪在手中。

  不过,姬苍林是看不到里面的,他只是在外面听到了那些女生骂骂咧咧的声音,一点也没有学生的样子,还不时响起啪啪的声音,不时那种暧昧的声音,而是一种巴掌抽在脸上的声音。

  姬苍林并没有闯进去救人,而是在外面听了半晌,厕所里面的霸凌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但对那个被伤害的人来说,这绝对是度日如年的。

  在那些女生从厕所里走出来看到姬苍林的时候,都是有些意外,但她们并不害怕姬苍林,反而是对姬苍林故作媚态的撩拨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然后洋洋洒洒的走了。

  姬苍林又在厕所门口等了一会儿,厕所的门才被打开,已经整理好衣服的女生从里面走了出来,但是她脸上那红肿的巴掌印却没有那么容易消除下去。

  那女生看到姬苍林的时候愣了一下,处于下意识的就后退了几下,有些惊恐的看着姬苍林。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姬苍林对那女生笑了笑,只是,他的气势实在太强,并没有让女生放松警惕的感觉。

  “你要做什么?!”女生吓的不轻,她脸上带着巴掌印,但仍是可以看出来,她长得很漂亮,与林洁那种清纯不一样,他更偏向于艳丽,是那种走到哪儿,都会被男生看两眼的类型,这大概也是她不受女孩子欢迎的原因。

  “我想跟你谈一笔生意,事成之后,我会付给你一笔钱,让你能摆脱现在的困境,”姬苍林说的十分有诱惑力,看着那女生,面上滴啊这微微的笑容。

  那女生看了一眼姬苍林,心中虽然警惕,但想到这里是学校,到底是松懈了一些。

  ……

  自从郭勇上次在郭智门口被吓得屎尿都拉出来之后,他再也没去郭智那边,一来是觉得丢人,二来也是觉得他这个哥哥有些冷血,虽然人是他害的,但郭智绝对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郭勇的面色隐隐有些发呗,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眼底下都是青色,看着就是那种很久没有休息好的感觉,这时候,他背着背包就从学校出来了,他有个当教授的哥哥,学习上倒也有点用,不会被老师抓到错处,逃一次课也就没什么了。

  这些天骂他一直过得都不好,一到了晚上,他就觉得林洁似乎在他看着他一样,不论他在什么地方,那视线如影随形,令她感到有些窒息。

  郭智不信,但郭勇是真的信了,林洁真的来找他报复了,现在他似乎在什么地方都能看到林洁不就是最好的证据。

  出了校门,拒绝了那帮子狐朋狗友的邀约,郭勇拿着手机查找地图,想找到庙宇之类的地方去烧香拜佛,但是找了半天,他却什么都么有找到,不禁有些恼火。

  就在这时,一股子冷风从郭勇的脖颈变吹过,吹得他一个激灵,捂着脖子就往别处慌张的看去,就仿佛有个人在他脖子上抹了一把一样。

  但可惜,郭勇看了半天,他什么人都没有看到,甚至是行人。

  一看到这离殇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郭勇就有种惧从心底生的感觉,脚下走路的速度都加快了。

  可是,郭勇一边走一边张望,他却没有看到不远处,一个女生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短裙,看到郭勇后,一鼓作气就冲向了郭勇。

  “救命啊!有人有人抢劫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